第六章 空氣感染

因為忌憚我和健子手裏的熱武器,羅玲那夥人最終沒有選擇和我們硬拚,轉而在羅玲的和解下,雙方各懷心思的坐到了一起。

不過即便如此,我們兩邊人的關係也隻能用冷冰冰來形容,要不是羅玲一直在那裏說話圓場,這種對峙絕對持續不了多久。而也就在這這種難熬的氣氛中,羅玲提出我們雙方交換情報,為了公平起見相互詢問問題。

對於早就想了解學校情況的我和健子而言,對方的建議我們無從反駁,所以之後的交談還算“友好”。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將部分不重要的情況整合了一些,回答了對方提出的幾個問題。雖說我們有不少地方因為楚文陽的叮囑,並不方便多說,但對於一般幸存者而言,我們提出的那些關於喪屍的情況,還是非常有價值的。

正因為如此,可能是感受到了我們的“誠意”,之後對方在回答我們問題的時候也還算上心,不過一直都是羅玲一個人在說,其他人從頭到尾都沒搭理我們。

我們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喪屍爆發之後,學校這裏都發生了什麽事情。

因為是羅玲在說,所以陳述的過程是以她自己的視角來的,以至於很多情況都無法說清。好在我們本身也是經曆了一個多月末世生活的人,再聯想一些以前看過的喪屍劇套路,我們勉強能夠把她含糊帶過的部分自行腦補齊全。

羅玲首先提出的一點,就是喪屍在學校出現的大致時間。和以前得知的深更半夜不同,在她口中,我們得到了另一個版本的答案。

當然我也能夠分辨出來,這並不是她欺騙我們,隻是因為w市範圍太大,各個地方有一個時間差罷了。

喪屍病毒可不是從w市的高空從天而降的,而是從遠離這裏的農村那邊,隨著空氣漸漸彌漫過來的。這是一個較為漫長的過程,同樣的,病毒從剛進入w市到覆蓋整個w市,也是需要一段時間的。

按照我們這一係列的行程可以很好看出,我們的路線其實和空氣病毒的傳播路徑差不多。換句話說,病毒進入市區之後,首先是從兵工廠那一帶的工業區彌漫開來的,所以仔細推敲的話,工業區的喪屍應該相對較早出現。

之後病毒進一步擴散,也就會從工業區一帶向著周邊地帶移動,我們此刻所在的大學園區,應該算是其中一個第二站。再然後病毒隨空氣繼續“漂流”,才會進入市中心一帶。

之前的情報我們是從李建業那裏得到的,而李建業又是從市中心撤下來的部隊指揮官,所以很自然的,他對於喪屍病毒爆發時間的認知,準確來說應該是市中心一帶的爆發時間。

因為地理環境的原因,工業區和這所大學園區的爆發時間相對市中心早一些,同樣的城市另一頭的那些區域,爆發時間應該更晚一些。

這個時間差不仔細推敲的話,一般人是不會注意的,但真要較真,恐怕其中會有四五個小時的差距。也就是說,市中心是半夜爆發的喪屍危機,那麽早一步的大學園區,很可能在零點時分就已經混亂了。

事實也的確如此,按照羅玲說的,當時學校周邊出現混亂的時候,她和她男朋友剛吃完宵夜,準備去旁邊的旅館過夜,時間上差不多在十一點半左右。

然而那天晚上,她和她男朋友的幸福時光還沒有開始,災難就爆發了。很不幸的,她之前的男朋友成了第一批空氣傳播感染者。

我和健子最開始碰到喪屍的地方,是在人煙罕至的鄉間小路上,所以除了七號工廠的老劉那次,我還真沒見過人變成喪屍的過程。而老楊那次也是因為被喪屍抓傷而變異,對於空氣感染是個什麽情況,我還真不知道。

此刻聽羅玲提起我才知道,這所謂的空氣感染,其實還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羅玲說,當時他們吃完宵夜準備離開,她男朋友突然感覺肚子有些不適。路邊小攤的衛生情況不能保證,一開始的時候,她隻以為是吃宵夜吃壞了肚子,兩個人匆匆忙忙跑到最近的小旅館開了房間,準備讓他男朋友先上個廁所。

結果他們才剛進房間,她男朋友整個人就暈暈乎乎起來,好像喝多了一般,並且很快就演變成頭痛欲裂的情況。

她情急之下也不知道該怎麽辦,就把她男朋友扶到床上讓她休息,本以為就這麽熬一晚上就沒事了,卻沒料到情況越來越糟。

他男朋友躺在床上,似乎是發了高燒,整個人的意識都模糊了,一開始隻是在床上痛苦的亂動,之後又演變成了亂抓自己的皮膚,甚至隱約還帶著一絲詭異的叫聲。

就在羅玲不知所措準備打救護電話的時候,她男朋友在床上雙腿一蹬,整個人的身體一下子僵硬了起來。

倒黴的羅玲當時還以為男朋友是有什麽心髒病之類的疾病一下子嗝屁了,嚇得不輕,差點哭了出來。結果還沒等她哭出聲來來,更詭異的事情就發生了,她男朋友突然哀嚎起來,手臂更是詭異的開始腐爛。

要說還能出聲,那就是沒死了,隻是本應該高興的羅玲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因為她男朋友此刻的樣子,簡直和那些恐怖電影裏的鬼怪差不多。

雖然心裏恐懼,但畢竟是自己男朋友,感情還是有的,她壯著膽子走到床邊,試探性的喊了對方一句,卻沒想到對方竟然一下子鯉魚打挺坐了起來,更是伸出手臂要抓她。

要是換成平時,情侶之間玩點遊戲,就是過分點羅玲也不會害怕,但現在不同,她發現男友整個人的臉部都扭曲的不像人樣了,剛才不敢靠近還沒察覺到。而且對方的手臂也明顯變樣了,最明顯的就是手指的變化!

麒麟臂發作?聽到這裏的時候我心裏忍不住發笑,很顯然她男朋友現在不是變成喪屍就是死了,不過經曆了這麽多,我對於死者的敬意,倒是已經不剩多少了。

不過隨即我就想明白了,羅玲所敘述的情況跟什麽麒麟臂毛線關係沒有,那是對方在變異的趨勢。就算我沒見過空氣感染變異的過程,也能夠大致猜到,這家夥的變異可能還不簡單,變異手臂,會不會是獵殺者的變異過程?

羅玲見狀哪還敢靠近,當時的心情幾乎是瘋了一般,什麽都不顧的就跑出了旅館。原本指望著出去想辦法,或者找人求救,但卻沒有想到,真正的恐怖現在才開始。

大學附近的夜生活還是很豐富的,雖然時間已經到了十二點,但平時的時候,外麵還是很熱鬧的,尤其現在是暑假,夏天的夜晚更是人多。那個時候學校才剛放暑假,很多人都還滯留在學校,更因為第二天不用上課,深夜在外的人不減反增。

以前羅玲還沒覺得這種情況有什麽,但那一夜,她注定是要嚇破膽了。等她出了旅館才發現,原來不知什麽時候,大街上已經混亂了起來,不少人都出現了和他男朋友相似的症狀,而更多的人,則是慌亂的怪叫亂跑,外麵的場麵更加混亂。

傳染病?還是別的什麽?羅玲腦子裏竄出這麽一個念頭,但卻根本沒辦法細想,她看到不少人朝著學校外麵的大馬路逃竄,似乎想要逃到公交線路上,原本她也是有這個打算的,卻不料還沒實施,那邊就傳來了更慘烈的叫聲。

根據羅玲事後的分析,那邊應該有部分人更早一步變異成喪屍,所以“學會”了走路和咬人,那些逃過去的人,就是被喪屍給殺死了。

那時候羅玲當然不清楚這些,她隻是覺得那邊慘叫連連太恐怖,就轉而朝著學校裏麵跑去。當時學校的大門已經關了,很多人都在翻越護欄進入學校,羅玲眼看自己沒機會擠進去,一咬牙,就又回去了剛才的旅館裏。

再進旅館的時候,旅館裏已經有很明顯的怪叫聲了,這是不少喪屍哀嚎的聲音。羅玲強忍著恐懼,拿著臨時的鑰匙回到了剛才租用的房間,這時候她男朋友還在床上進一步變異。

麵對一個怪物,總比麵對一群好,更何況眼前的怪物還是自己男朋友,多少熟悉一些。這就是當時羅玲的想法,於是她回到房間反鎖了房門,再次和已經變異的男友共處一室。

外麵的噪音越來越大,羅玲嚇得不輕,對此充耳不聞,隻是整個人拿著不知哪兒找到的剪刀,一個人龜縮在牆角裏。

事實上羅玲也是看過喪屍片的人,還記得以前是她男朋友為了嚇唬她,故意跟她一起看的。隻不過在那種情況下,她根本連思考都做不到,就不用說想到這是喪屍爆發了。

這樣的情況足足過了一夜,她那晚一秒鍾都沒合眼,高度的緊張讓她一點困意都沒有。房間裏的僵持局麵一直持續到了第二天早上,經過一夜的變異,不管是她的男友還是外麵的眾多喪屍,都漸漸完成了第一次進化。

就像當時我和健子在加油站第一次直麵那隻女員工喪屍時一樣,她男朋友變成的喪屍,在身體靈活之後,終於走下了床,並且第一時間,朝著牆角的她撲了過去!

這是羅玲第一次麵臨喪屍,同時,也是整個大學園區,真正恐怖的開始!?末日涅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