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逐漸扭曲的人性

聽著眼前三人旁若無人的談話,雖然他們話裏沒有明說,但我在角落裏聽著,已經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和我猜測的一樣,這些人就是之前因為和老楊發生爭執,最後被所有人排斥而趕出去的家夥。而且這些人不知道是怎麽的,當時逃跑的時候沒有從後門偷偷溜走,而是選擇了從正門明顯的地方,翻院牆離開。

對於這一點,我之前沒有想過,現在想來也很不理解,直到聽完這些人的談話,我心裏才隱隱有了一個猜測,一個很不好的猜測!

從他們說的話裏我可以聽出,這些人對於派出所裏的其他幸存者,尤其是以蘭花、老楊為首的那幫子警察很不滿。這種事情放在平時倒也不難理解,又有多少小混混是喜歡警察的?

但就目前的情況而言,這些人之所對他們不滿,甚至可以說是仇視,我猜測很有可能就和他們被趕出去有關。

他們是被那些警察逼著離開的,甚至可能是拿槍威脅著離開的,從這個方麵聯想,他們之所以選擇相對危險的正麵跳牆離開,會不會真正原因也是被逼的?

當時聽那位男警員描述的時候,他沒有跟我們詳細提這個細節,但目前看來,有可能是他們刻意隱瞞了這一點。

在此之前,我對於那些警察的印象還不錯,他們堅守著派出所,不斷收容保護著幸存者,甚至不願意讓他們外出冒險。哪怕之前聽說他們講幾個以前的混混趕出去,我也沒有多想,在我看來是理所當然的。

但現在看來,從單反麵了解的事情果然是不全麵的,我不能說那些警察做的是錯的,因為在我看來這些小混混待在幸存者裏確實是個隱患,就好像我之前擔心老鐵會危及團隊一樣。

可我也的確無法認可,這些人會讓幾個小混混去送死。在我看來,拿槍逼著他們跳下院牆,為他們引開喪屍,其實就是在讓他們送死,以一般人的情況來看,那種情況下活下來的幾率很小!

小混混同樣也是人,他們也是幸存者,我可以認同他們趕走這些人,卻無法接受他們去讓這些人送死。

這是一個觀念上的問題,同樣也是一種末世的巨大轉變。我之所以不能接受這一點,就是因為這兩種情況,完全不同!

前者,即使在和諧社會中,也有可能發生,他們趕走這些不安定因素,是為了讓其他安定的人獲得更好。但讓他們送死則不同,即使是為了讓更多人安全,這種做法也是一種觀念的改變。

人在末世,不是說隻有壞人會變得更壞,就算是以前的好人,心態同樣也會發生變化。必須肯定的是,那些警察還在堅守他們的本分,但他們堅守的做法,已經開始發生改變了。

身處喪屍環繞的情況下,這些警察,也已經開始學會了犧牲他人來保存自己。今日他們可以讓這些小混混去送死來保全其他人,那以後再出現危機,沒有小混混可以舍棄的時候,那些警察會選擇讓自己來做誘餌,還是讓那些被保護的幸存者中的某些人。

對於這一點我無法確定,我甚至開始懷疑,那些警察保護著幸存者,其目的到底是不是單純的!

在我看來,雖然表現得不明顯,但這已經是一種人性扭曲的表現,不僅僅是這些混混,那些警察同樣也是。

就這方麵而言,我還是比較理解這幾個人的,他們仇視其他人,有其原因。當然理解這一點不代表我會讚同他們的計劃,事實上,他們的計劃太可怕了!

那些警察的做法有些激進,同時做法讓人難以接受,但總的說來還算是末世裏無奈的選擇,我不認同,但無從反駁,也無從製止。

可這幾個報複者的計劃就太恐怖了,是我絕對無法認同支持的。他們這樣的做法,簡直將人性最醜陋的一麵給表現了出來!

他們談及計劃的時候完全沒有避諱我們,似乎確認了我們必死無疑,或者說是逃不出去。

從他們的字裏行間我意識到,這些家夥之所以能夠逃過追殺,和一個還未出現的神秘人有關。是這個神秘人救了他們,並且這個神秘人好像認識我和健子,讓他們把我們綁了但不殺,這也是我們現在沒事的原因。

我聽不出來他們說的這個神秘人是誰,我也完全沒印象我在這裏能夠認識什麽人,貌似我們從進入趙家村到現在,認識的人基本上都死光了,那還能是誰?

暫且不提這個未知的神秘人,就說這三個青年混混的計劃,實在是讓我心驚。

他們在得救之後之所以回來,就是為了報複派出所裏的人,而現在大樓裏的喪屍,也都是他們引進來的。那些警察說實話也嫩了點,竟然沒有防著這些人的報複,或者說他們從沒想過這幾個人會活下來。

他們引進來這些喪屍的目的,自然就是讓這些喪屍殺光裏麵的所有人。他們利用後門,將喪屍引進來,然後因為害怕自己也被喪屍幹掉,就一直躲在這裏。

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其實裏被攻擊的地方很近,就是大樓二樓最裏麵的會議室,他們之前躲在這裏,後來發現我們的存在,並且大致了解到我們要破壞他們的計劃,這才下手對付了我們。

我和健子沒想到身後會有人,直接被陰了,而這些人在打暈我們之後,突然發現我們和那神秘人強調要找的人很像,於是就把我們捆了起來。繩子是現找的,但是他們沒找到膠布什麽的這才沒綁嘴。

當然這也和這些人經驗不足有關,我看得出來,這幾個人以前肯定都是普通的混混,包括現在這個老大雞哥也是一樣,比起常年混跡的文哥和老鐵都差遠了。

簡單來說,這些人比那些警察更加扭曲,他們的心態在被趕出去,被當做誘餌的那一刻就已經扭曲的不成樣子了。他們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報複,要把派出所裏的所有活人給變成喪屍!

作為一個大活人,我怎麽可能接受這種事情,這簡直就是人類,是幸存者之間的內鬥!

從他們的對話裏我已經意識到,這幾個人雖然表麵上看著還很正常,但已經如同瘋子一般,單從心理層麵上來說,他們都已經算不上人了。

這幾個家夥現在就在這兒等著樓上的人被喪屍攻破大門然後啃食掉,他們現在唯一的樂趣,竟然是想要看著那些反對排斥他們,甚至讓他們去當誘餌的家夥變成喪屍。

他們提起這一點的時候都很興奮,就好像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但在我這個正常人看來,這簡直比變態還變態。

放喪屍進大樓,想要看著活人變成喪屍,這種惡趣味,用惡俗來形容都已經算輕的了!

而現在這幾個變態的家夥,似乎還準備拷問我們?

想到這裏我麵色一白,看著朝我這邊走過來的卷發青年,我忽然有些慶幸,還好有個素未謀麵的家夥讓這幾個人留我們性命,不然就以我們破壞他們計劃的“罪名”,這些家夥說不定也把我們喂喪屍了。

那卷發青年聽到雞哥的話後朝我們走了過來,臉上笑容詭異,也不知道是怎麽想的,丫的竟然先選擇了我。

“喂,說說,你們是得罪什麽人了,那麽牛逼的人都這麽恨你們。”卷發青年直接問道,當然不僅僅隻是問,同時也對我動手了。

這家夥直接一腳踹在我肚子上,將我打的匍匐在地上,我被五花大綁,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隻能在地上悶聲哀嚎。

“草泥馬的,沒聽到我說話嗎,竟然敢不回答!”這卷發青年見我隻是悶哼二不說話,也不想想我被他踹了能不能說話,直接又上來往我背上踹了兩腳。

我在心裏狠狠的詛咒著這家夥,心裏想著等老子脫困了,非要把這家夥喂喪屍不可!

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從小到大我都沒惹過大事,但這不代表我就沒打過架,以前高中的時候雖然不是混子,但幾次爭執還是有的,最大的一次二三十個人打混架也不是沒有過。

再說了作為年輕人,我哪裏有那麽好的忍耐力,平時好說話也不是說就好欺負的。隻是現在形勢所逼,對方有槍,而我們又不能反抗,這時候跟他們作對絕對不理智。

想到這裏我也就隻能強忍著,咬著牙開口道:“我不知道,我們是從市區過來的,在這裏根本沒得罪過人。”

我說的是實話,但這卷發青年根本不信,說了句我在忽悠他之後,就再次對我拳打腳踢起來。我甚至在想,這王八蛋會不會是壓抑狠了,現在故意找我茬,其實本身就是想揍我?

越想我就越憤怒,甚至感覺雙眼充血,思想越來越模糊,就想著要把對方施加在我身上的十倍還給對方。

不要給我這個機會!

我咬著牙,雙拳緊握,感覺指甲都要把手掌抓破,背上因為挨打傳來的痛感反而沒那麽明顯了。

一片混沌的情況下,我聽到健子在旁邊大吼,結果換來的是另外兩個人的毆打,情況甚至比我更慘。

看到這裏我更是瘋狂,絕對,絕對不要讓我找到機會,否則,我一定要殺了這幾個家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