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百二十五章 請求

注視著花珈宏久違的燦爛笑臉月汐忽然心中有些酸酸的,她實在無法想象在離開的這段時間裏花珈宏到底都遇到了什麽事情,剛剛因為要著急救人所以月汐並沒有去仔細觀察,現在月汐終於有這個精力了,也終於發現了花珈宏那比之從前明顯消瘦的臉頰

想起花珈宏胸前原本猙獰的傷口,月汐忽然有一股衝動,那就是把花珈宏從床上拖下來揍一頓,以花珈宏的身手,如果不是他狀態不佳給敵人以可乘之機的話怎麽可能會傷的如此之重,這樣不愛惜自己身體的家夥月汐很想教訓教訓,否則下回花珈宏還不得小命不保啊,月汐可沒有第二枚增幅徽章給他

心中埋怨歸埋怨,月汐在麵對花珈宏燦爛笑臉的時候還是回以了甜甜的微笑,聽著臥室外那傳來的陣陣歡呼聲,在口口相傳之下相信所有在等待著花珈宏醒來的隊員們此時已經都知道了這個好消息,擔心了許久,隊員們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得到了期望中月汐甜甜的微笑,花珈宏滿意的加深了臉上的笑容,試著晃了晃還是有些暈眩的腦袋,花珈宏自己用手撐著從床上坐了起來

月汐沒有去幫助花珈宏起身,因為根本就沒這個必要要知道,月汐光係魔法的治療效果那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別看花珈宏現在貌似有些手腳不利索,但這也隻是曾經失血過多的小小後遺症,在稍稍活動下氣血後,花珈宏立馬就會和健康人一模一樣

花珈宏此時身體狀態很是.良好的這個道理月汐是明白,但除卻月汐以外的其他人可就不是那麽明白了

看著花珈宏那晃晃悠悠、笨拙起.身的樣子,原本因為攙扶陳逸飛走開而不在床邊附近的袁寧快步走回來將花珈宏給扶住,在接下來小心攙扶花珈宏起身的過程中袁寧抽空瞟了床邊不遠處的月汐一眼,那意思很明顯,袁寧在埋怨月汐的沒有伸手幫忙

月汐無奈的翻著白眼,她這是.招惹誰了嘛,袁寧大姐頭就是有些愛心泛濫過度,難道她對月汐的治療魔法就那麽沒有信心麽?

事實證明,袁寧的小心翼翼根本就沒有必要,因為.剛剛的動作而有些活動開氣血的花珈宏拒絕了袁寧想要繼續幫忙的動作,在稍稍做了下準備工作後,花珈宏在屋裏屋外大部分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從床上一躍而下,那動作很是瀟灑寫意,根本是一點剛剛那瀕臨死亡的樣子都沒有了

袁寧對於花珈宏這忽然變得活蹦亂跳也有些反.應不過來的稍稍愣神,不過畢竟她跟月汐待的時間也不短了,所以緊緊隻是一個愣神的功夫袁寧就恢複了過來接下來就很是出乎月汐意料了,袁寧竟然在反應過來後的第一時間就惡狠狠的瞪了月汐一眼

這次袁寧想要表達的意思可就和剛剛瞟的那.眼不一樣了,這次瞪月汐是因為袁寧有些懊惱,都怪這段時間月汐太老實了,沒有做出什麽讓人驚奇的事情以至於袁寧那曾經被鍛煉的很是堅韌的神經有些退化,她都快忘了月汐那層出不窮、無所不能的凡本事了,能讓剛剛還瀕臨死亡威脅的花珈宏轉眼間活蹦亂跳,這對於月汐來說還真是很小兒科的事情

無緣無故再次.受了大姐頭一記眼刀的月汐鬱悶的扁了扁嘴,雖然都想不通她為何會遭此無妄之災,但誰讓人家是大姐頭呢,不久前才被收拾了一頓的月汐歎息著被強權所擊倒,忍

看到花珈宏如此迅的就徹底恢複了健康,臥室外的歡呼聲大了,對基地中大部分隊員們來說月汐打架的本事他們是知道的,但他們沒想到月汐救人的本事強,眼瞅著就要命落黃泉的人轉眼間就變得活蹦亂跳,這不是奇跡還能是什麽呢?

也許是隊員們歡呼的聲音實在是太吵了,原本坐在臥室沙發中呈現閉目養神狀的陳逸飛陳大隊長緩緩的睜開了雙眼,隨後揮手讓客廳中幾個能說的上話的分隊長們進到臥室,根本就不給幾名分隊長對花珈宏表示關心機會的陳逸飛直接就下達了趕人的命令,既然現在花珈宏的傷勢已經沒事了,那這麽多人都還擠在這裏做什麽呢?該幹嘛幹嘛去

那幾名被陳逸飛叫進了臥室的分隊長們相視苦笑,不過陳逸飛說的也是事實,無法反駁的幾名分隊長在領命後隻能用眼神對花珈宏進行了最簡單的慰問,隨後轉身離開,順便也帶走了那客廳、走廊乃至已經發展到樓外的花珈宏關心慰問團,乖乖,人可真不少呢

隊員們雖不情願但都乖乖離開了,而當隊員們全部撤離之後陳逸飛也走了,這一連串的變故下來使得陳逸飛那不在年輕的身體有些吃不消,反正花珈宏也不會跑,這講述經曆的事情還是壓後再說

接下來在這沒有其他人在的情況下那可就是單純敘舊的時間了,何耀輝他們定居基地的事情對花珈宏來說還是聞,雖然因為要各司其職等種種原因那從城市中分別重聚的夥伴們此時並沒有齊聚一堂,但對於能在基地中再次見到曾經並肩戰鬥的眾夥伴,花珈宏還是很開心的

敘舊嘛,當然就是要各自說著彼此這段時間的經曆以供對方了解,在陸飛、龍靈以及甜甜那小丫頭嘰嘰喳喳的攪合下這敘舊的氣氛本來還是很不錯的,不過當月汐隨口問起花珈宏這段時間到底經曆了些什麽才導致的受傷之後,因為花珈宏的忽然沉默使得這本來熱熱鬧鬧的敘舊場麵頃刻間冷了下來

袁寧、龍靈、甜甜、何耀輝、陸飛五雙略帶責怪的眼睛齊刷刷的望向了月汐所在位置,他們都知道花珈宏是因為其父親突然亡故而離開的,月汐的問題顯然是觸到了花珈宏的傷心事,這下就算是最袒護月汐的歐陽都有些無奈了,月汐這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月汐再次扁嘴,她也不是故意的,再說了她明明已經問的很小心了,難道問問花珈宏身上的傷到底是怎麽來的也不行麽?要知道這個問題可是所有人心中都迫切想知道的呢

沉默下去的花珈宏很快就發現了周圍氣氛的不同尋常,而在看到眾人那投到月汐身上的責怪目光後花珈宏馬上就明白了這其中的各中原委,得趕緊想辦法澄清,讓月汐受委屈可不是花珈宏想要看到的

再說了花珈宏沉默下去的根本原因也不是袁寧他們所猜想的月汐的問題觸動了他的傷心事,之所以花珈宏會沉默下去,其實是因為他想起了他空間手鐲中那些他親手製造出來的屍體

“汐兒,我需要你的幫助”嚴肅了表情,花珈宏在眾人疑惑的表情中這樣對月汐說道

“嗯?沒問題,你說”月汐重重的點頭,沒有一絲猶豫其實她不點頭也不行啊,一幫人在旁邊看著呢

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花珈宏在微微一笑後對月汐以及臥室中的其他人道:“跟我來”

帶著一頭霧水,月汐幾人在花珈宏的帶領下來從原本擁擠的臥室來到了那還算寬敞的客廳之中

沒有去對自己的行為做出解釋,花珈宏在來到客廳後第一時間的將客廳中那擺放得體的一眾沙發等障礙物給用空間手鐲收了起來,放東西之前先收東西,這習慣其實還是跟月汐學的呢

看到花珈宏的動作,月汐第一個明白了花珈宏的意思,以前就做過這樣事情的月汐當然知道這到底是在為什麽做準備工作,不過當花珈宏收拾完障礙物開始往外拿東西時,別說月汐了,屋子裏的所有人包括歐陽在內都很是難以置信的愣住了

誰也沒想到花珈宏從儲物手鐲中往外拿的會是一具具血淋淋的屍體,屍體的具體數目因為花珈宏還沒有拿完所以月汐他們並不清楚,但從屍體那全部一擊斃命的傷口上看,行凶的顯然是同一個人

很詭異啊

從花珈宏的表情與其輕柔的動作上看這些人顯然對花珈宏來說都很重要,能和花珈宏認識並對其很重要的人會都是普通人麽?既然不可能都是普通人那他們之中很有可能會存在著異能者,有強大的異能者存在竟然還會被同一個人在同一位置將所有人一擊致命,甚至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這難道不能算詭異麽?簡直都詭異透了

先說出讓月汐幫忙並在隨後取出了一堆屍體,花珈宏的意思此時所有人都已經明白,複活術啊這一逆天的技能除了月汐還有誰會擁有呢?看這些屍體那絕對的完整性,顯然花珈宏將他們收進儲物手鐲的意義就是複活

將儲物手鐲中最後一具尤帶體溫的屍體拿出,花珈宏也不說話,隻是站在那裏默默的注視著月汐,眼中帶著深深的期許與歉意,花珈宏知道要一次性複活這麽多人,月汐的損耗一定是很大的

第三百二十五章?請求

> > 第二卷 第三百二十五章 請求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如果您喜歡,請,方便以後閱讀

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

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 發表。

本站提供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遊小說,網絡小說,小說下載,小說導航,如本站無意侵犯到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係!

本站所有小說的版權為原作者所有!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歡迎您訪問8810讀書吧,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首發站!

《末世之我會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