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的存在是為了證明悲傷不是一場幻覺。

白木木看著沈遙牽著秦笑琳的手,從她麵前橫行而過。她終於拗不過自己的右手,一把掌甩在了沈遙的臉上。

“我算什麽?”

沈遙收起他一貫懶散的目光不屑的看著白木木道:“你不過是個沒娘要的,有什麽資本?”

白木木的淚,頓時落下。原來在他沈遙的世界裏,她不過是一個沒人要的人。她狠狠的用右手擦掉眼淚,梗著脖子一字一句道:“所謂的天長,不過是你隨便承諾的地久。”

那年夏天,所有的人,不歡而散。

多年後白木木站在江城的長江大橋上,望著滾滾長江東逝水,依然想起那年那天沈遙那副不屑一顧的眼神和語氣。和她訣別的離開。回憶總是不期而至,白木木想起A大,想起那所讓她念念不忘的人,想起那段念念不忘的青蔥歲月。

“如果不是喬子戌,如果不是那場‘意外’,你白木木就不是現在這德行。”在久別重逢後,劉玲點著木木的腦袋,恨鐵不成鋼道。“那我什麽德行?神馬德行?”白木木笑嘻嘻道。所有的思緒都漂浮在江城的上空。

——————————————

A大,江城最有名的大學,但凡在文學上有點造詣的,都出自於A大。所以每年都有N多學子擠破腦袋的想擠進這所大學,同時A大更以美女和桃花著稱。A大有一大片的桃林,每年三月大片大片的桃花盛放,成千上萬的遊客把A大桃花林當成一景來賞。都道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這學術,美女,桃花,三大“景觀”,哪個不吸引人?

白木木當年高考,毅然決然的放棄北京的C大,是死是活的非要進A大。卻不想A大,真成了她是死是活的是非地。最近A大校園論壇上正盛傳一文學院美眉當眾強行扒了計算機係一男生的褲子,樣子十分猥瑣,態度極其誘人。消息就恍如流星般的迅速,一晚上校園內眾人皆知。一時間從來都“單純良家”文學院,出了個“芙蓉姐姐”,群體嘩然。

“我見識過饑渴的,我沒見識過你這麽饑渴的!”劉玲指著論壇上的照片,對著白木木上上下下鄙視了三遍。“嘖嘖,你看看你那爪子……你要是真缺男人,跟姐說啊。”“事情真不帶你們想的那樣猥瑣,那純屬一場意外。”“什麽意外?誰中標了?木木你中標了?”阿水冒著熱汗拎著一大袋吃的跑回來。一屁股蹭在凳子上便看到那張舉世聞名的照片。“哇,木木你的豔照門?”木木狠狠的白了阿水一眼。“哪裏有豆腐,讓我一頭撞死!” 木木長歎一聲把自己深深的

埋進枕頭裏。“喬子戌?你竟然跟他扯上關係,白木木同學,這下你死定了。聽說他女朋友是個超級難搞的人,在學校裏出了名的‘野豹子’。”“我都說我跟喬子戌真沒什麽關係,那天我隻是無意把洗衣水灑在他的褲子上,他要求我給他洗褲子……唉,跟你們解釋你們也不會相信我的。”木木撈起身旁的毯子蓋在頭上,索性閉上眼睛。但是腦袋裏滿是昨天發生的那幕……

————————

白木木在宿舍的洗水房裏一邊哼著歌,一邊跳著搓衣舞。風從窗戶裏溜進來,揚起了她的長發。整個盆子裏,都布滿了泡泡。

外麵的陽光落落的散在泡泡上。像一抹彩虹,五顏六色的綻放在盆子裏。“啊,可愛的泡泡。你們像蒲公英般的飛翔吧……”白木木揚起手,對著手心歡快的吹泡泡。隨著風,泡泡洋洋灑灑的落滿地,也不很巧的落在喬子戌的身上。

喬子戌皺著眉,看著被陽光渲染成彩的泡泡。眼神一冷的掃向肇事者。本來歡快的白木木,正在得瑟,猛然的感覺到後背一陣陰寒,抬眸便看到一雙冰冷的目光。

“咳咳,那個……不好意思。偶不是故意滴。”白木木打著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奔到喬子戌麵前為他擦泡泡,卻忘記了自己還是滿手泡泡。這下,喬子戌的褲子上滿是泡泡留下的痕跡。

白木木無辜的看著濕了一大片的喬子戌的褲子。

“喂,你這人是不是想找死啊。”喬子戌看著褲子,冷冷的把白木木上上下下掃了N遍。白木木看著喬子戌掃過來的眼神,大夏天的卻有種赤身走在寒冬般的清冷。不禁抖了下。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白木木哭的心都有了。好不容易挨到天清氣朗心情又歡快的日子洗衣服,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不對,應該是木乃伊。白木木看著喬子戌沒有表情的臉,一點心情都沒了。

“那你想怎樣?”白木木撅著嘴巴,不就是弄濕了你的褲子,怎麽像是欠了你八百塊錢似的。你來討債啊。白木木心底嘀咕著。

“我這褲子在順義路店買的,說吧,你怎麽賠我。”喬子戌雙手抱著肩看向一手泡泡的白木木。

“不是吧,就這破褲子竟然是在順義路買的?”白木木驚訝的跳腳。是個S城的人都曉得,順義路上的東西,不是普通老百姓買的起的。不帶這樣吧。

“要不要我把發票給你看看。”看來喬子戌也不是一般省事的人。

“我……我……”白木木“我”了半天,也沒說出個啥,賠錢,把她賣了也許會有點錢。“我……我要去管理員那裏,質問她

為什麽放一個男生進女生宿舍。”白木木本來沒底氣,正要裝可憐,無意看到喬子戌明亮的眼睛裏閃現一抹得意。忽然想起自己所處的地方。

“哦?”喬子戌像是也忽然才想起自己所在的位置,但是依然麵無表情道:“隨便你,就算你去告訴你們院長都無所謂,有所謂的是,我這褲子弄髒了,你說怎麽辦吧。”喬子戌一副無賴的樣子看著白木木。

白木木差點氣暈。不是吧,天底下竟然有這樣的男生。白木木看著喬子戌的無賴樣,把心一橫道:“你說褲子髒了是吧,那你脫下來我幫你洗洗,洗幹淨了不就沒事了。”

這話剛出,喬子戌就被噎住了。看了眼還在洗水池裏亂七八糟放著的衣服。

“怎樣?給你兩種選擇,要錢呢,你就甭想。要不你就把褲子脫了,我給你洗完拉倒!”白木木叉著腰看著喬子戌。

“不行,你要是洗壞了怎麽辦?”喬子戌不耐煩道。

“洗不壞的。”白木木立馬保證道。

“我覺得還是賠錢好!”喬子戌道。

白木木一看這人糾纏著,忽然不耐煩的走上前便去解喬子戌的褲子扣。“喂,你要幹嘛。”白木木白了他一眼道:“幫你脫褲子。”喬子戌的臉徹底綠了。準備去躲,誰道白木木的手已經拉上喬子戌的褲子。

一群人這時剛好從外麵回來,有說有笑的。卻被突如其來的眼前這一幕給震撼到。所有的人都看到白木木的爪子抓著喬子戌的褲子扣,喬子戌死命的護著褲子拉鏈。所有的人都麵麵相覷的彼此對望了一眼。

肇事的兩個人似乎感覺到氣氛的詭異,才發現一群女生正在以震驚的眼神望著他們兩個人。白木木心裏咯噔了下,目光看向自己的手,頓時鬆開。誰知喬子戌沒白木木的拉力,一下子摔在地上。

所有的人更詭異的看向白木木。

白木木此時欲哭無淚。

還沒到下午吃飯時間,幾乎所有的人都曉得,中文係的白木木堂而皇之的在女生宿舍裏強行脫男生褲子。

校內的論壇上,到處都在流傳這一聽起來有些BT的故事。更有甚者,竟有人貼出當時的照片。白木木在看到那張照片時,整個人都快氣炸了。

宿舍裏的其他三個人,笑著調侃道:“木木,做人可不帶這樣的。就算你再饑渴,也不至於當中扒人家帥哥的褲子啊。”

“就是,木木,你當時的樣子就像餓狼撲食。”劉玲看著論壇上帖子裏的照片,都快笑被過去。

“真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子。”白木木看著眾人,想死的心都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