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當病房裏四個人正在惺惺相惜的時候,秦瓊的聲音冒出來。劉玲一看到秦瓊馬上迎上去接過他手中的水果:“你怎麽過來了?”

“喲,有人吃醋啦。”木木忽然忘記傷痛般的調侃起來。“去,吃什麽醋啊,你們無非是青梅竹馬,我們現在是有情人成眷屬。”劉玲回嘴道。秦瓊笑了笑然後把目光轉向木木,木木一看秦瓊那眼神立刻道:“得,我知道你想說什麽,我現在已經好了。不用再說什麽安慰的話。”秦瓊剛張口的話被木木給生生的咽回肚子裏。

病房外麵的沈遙聽到這裏,淡淡的笑了下,把手上的水果遞給了恰好經過的護士後便離去。

“白木木,有人給你的水果。”護士放下水果後,眾人疑惑的看著木木:“誰給你送的?”阿水起身到門口,沈遙的身影恰好消失在拐角,阿水皺了下眉,搖搖頭。

“誰啊?”劉玲問。

阿水不確定道:“沈遙?木木你跟沈遙什麽時候熟的?”

木木看著護士帶進來的水果,沉默了下開玩笑道:“熟?我們連生都沒混上,熟什麽呀!”秦瓊也不自覺的掃了下那水果。

打完點滴,木木也好的差不多。出了院木木以重生的姿態活蹦亂跳。校廣場上正在舉行新聞係攝影展和美術係作品。一行人蹦躂過去,這時木木的手機響了,木木撇了眼手機號臉色沉了下:“幹嘛?”“身體好了?那麽蹦躂。”“我好不好關你什麽事?”“是我把你折磨成那樣子,需不需要我負責?”那邊的聲音懶懶的。木木冷笑道:“負責?我怕你負不起。”“你沒試幹嘛就那麽肯定我負不起?”“嗬,看出來了,有些人是寂寞難耐了,不過不好意思,我對你沒任何興趣。”“那好……既然你對我沒興趣,那麽我想我手中的東西,你應該也沒興趣。”

“什麽東西?”“你媽媽留給你的。”“……”“晚上八點,老圖書館門口見。”手機裏傳來“嘟嘟……”的聲音。掛了電話,木木的情緒降了八度。

“木木,你在幹嘛?”阿水像是發現新大陸

似的指著一幅畫:“快過來看這張照片。”木木不在意似的瞟了那幅畫,隨後睜大眼睛急速走到阿水跟前。阿水歡笑著:“你看這上麵的小女孩跟你小時候的照片上的樣子好像啊。”

畫上是一個紮著麻花辮穿著花裙子有點胖胖的小女孩伸著拳頭把一個高個子男孩揍到在地的一瞬,眼神堅毅而犀利。

似乎時間一下子回到了十歲,老街口,秦瓊被三個高年級的男生圍著,其中一個正揪著衣領他的衣領。放學剛好經過的木木看到那一幕,頭腦一熱衝過去便給了那男生一拳。所有人都沒料到一個小女生竟然這麽大力氣。那個挨拳的男生也被木木這一拳嚇蒙了,倒在地上。木木把瘦弱的秦瓊護在自己身後,眼神堅毅而犀利的看著欺負秦瓊的三個男生。也就是因為那一拳,木木後來被三個男生使壞,一頭栽倒在石頭上額角被縫了七針。也因為那一拳,秦瓊從此對木木不再冷嘲熱諷。

木木看了眼落款:沈遙、葉小天。

木木一下子覺得自己的世界從未有過般的淩亂。

夜幕黑的發亮,幾點小星星不規則的排列著。

一百多個階梯,被木木不知疲倦的走了三遍,終於累的坐在階梯上,看偶爾考研的師哥師姐匆匆忙忙的從老圖書館裏走出來,又走回去。百無聊賴又心裏一片淩亂。所有的事情像是聚會般的發生在她身邊而且還是一撥接一撥。

木木遠遠的望了眼學校附近交通銀行的時鍾指向八的時候,沈遙的身影才懶懶散散的出現在她麵前。木木很憤恨的看了眼沈遙。兩個人恰好站在階梯的兩端,雖然彼此看不清對方的表情,但是都能猜的出此刻對方的表情。

是從什麽時候,他們兩個人產生了交集?

沈遙淡淡的站在那邊沉默的想,是小時候看到胖胖的她穿著花裙子勇敢的把一個高她一頭的男生打到在地?還是她扒喬子戌褲子的照片?想起那張照片,沈遙忽然輕笑了下。

“你笑什麽?”木木不滿道。

“笑你扒子戌褲子。”沈遙仍然笑著道:“你還真有

趣,小時候喜歡揍高年級的男生,現在喜歡扒男生的褲子,看來你這愛好千年不變。”

“你……”木木氣結的幾步便走到沈遙麵前,揪著沈遙的衣領。“我什麽?難道我說錯了?”沈遙指了指木木的爪子。木木不甘的放開沈遙,沈遙撫平木木剛才揪著的衣領。玩味的看著昏暗燈光下都顯得有些蒼白的木木。

“那這麽說,廣場上的那副畫的確是你畫的。”

“什麽畫?”

“你還裝蒜,原來你這人不過如此。”

沈遙皺了下眉,隨即掏出電話:“子戌,你是不是有什麽事瞞著我?”

喬子戌正在跟葉小天兩個人在校外西餐廳燭光浪漫著,沈遙這通電話讓他摸不著頭腦:“什麽事情,沒有啊。”

“那我的畫是怎麽回事?”沈遙這句讓喬子戌愣了下,不自覺的看了眼葉小天。葉小天顯然也意識到什麽事情。

“沈遙你聽我說,小天這幾天過生日,沒來及畫作品,又剛好他們係要展,就先借你那畫幾天。”喬子戌連忙道。“那是我私人物品,我希望明天還給我。”沈遙冷漠道。“沈遙……”沈遙直接掛了電話。

“我不想聽解釋,你把東西給我,我還有事。”木木的聲音比沈遙的聲音更冷漠。

西餐廳,喬子戌放下電話,葉小天吧嗒著問:“是沈遙?他不同意那畫?”

“我早就說過沈遙不同意的,他最不喜歡自己的私人物品隨便就被別人拿走。”

“哎,我說這主意還不是你出的?”

“是我出的,但問題是你要我去拿。”

“你這話是說我錯了?”

“難道還是我錯了?”

“喬子戌,我還真沒看出來,原來你這麽膽小?這麽不負責任。”

“我怎麽不負責任了?”

一杯紅酒直接潑在喬子戌臉上。

“你……”喬子戌氣憤的看著葉小天不顧其他人的目光揚長而去。

餐廳角落,一個玩味的目光正盯著喬子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