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鈴……”誰一大早沒安好心,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天不用上課嘛!木木懶懶的接通電話。

“喂,今天是星期天,你不用這麽鍥而不舍的電話我吧。”木木閉著眼睛嘟囔道。

對方愣了下,然後以咆哮的姿勢道:“白木木!你個死懶豬。”

說完對方立刻掛掉電話。白木木睡夢中不以為然的掛了電話,準備繼續約會周公。忽然腦海靈光一閃:糟了。連忙翻身看手機上的號碼。

“丁嵐?不是吧,速度也忒快了,不是後天才到?”

木木看了眼還在睡的室友,躡手躡腳的出了宿舍,來到陽台上。忙不迭的電話撥過去,對方過了很久才接通:“喂。”

“安姐,我找丁嵐。”

“哦,是木木吧。丁嵐她現在正在化妝,不方便接電話。”

“得,你跟她說我錯了,還不行嗎?讓她接電話。”

對方有一陣沉默,之後一個溫柔的聲音道:“喂,哪位?”

“丁豬啊,你現在哪兒圈著呢?”

木木這話以聲波的速度迅速傳向丁嵐的耳朵,順便也傳到了正在給丁嵐打腮紅的化妝師阿和的耳朵裏。阿和輕笑了下。

丁嵐白了他一眼。

“白木木同學,我敢保證你這次肯定會死的很慘。”

“是嗎?我倒要看看你給我一個什麽死法。”

阿和瞟了一眼丁嵐。

“我現在南京路上浪淘沙酒店,我限你十分鍾出現在我麵前,否則你下個學期的學費就免了。”

丁嵐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木木在陽台上嗷嚎叫了聲,立刻返回宿舍迅速穿衣穿鞋。學費,那是她生家性命的事。

“阿和,你說她怎麽還那麽沒大沒小。真是的。”

“這不正是木木的可愛之處?!況且是你自己先喊人家豬的。”

“你聽到啦,她這死妮子,都什麽時候了,還在睡。不知道一年之計在於春,一天之計在於晨。我這是要她少小多努力,免得老大徒傷悲!”

“好啦,別一副賢妻良母的樣子。”阿和取笑道。

“我也是為她好,如果她當初努力點,憑她的聰明,絕對清華北大了,也不會窩在這裏。”

“這裏也不錯,最起碼也是全國數三的大學,而且這所學校尤其以文為主,不是剛好適合木木嗎?”

“我隻是覺得她應該能考到北京去的,而不是留在這裏。”

“你不覺得木木也是有她自己的想法嗎?”

“什麽想法?”

“別忘了你姨媽可是那所學校的佼佼者。”

丁嵐忽然沉默了,因為木木的原因,她的姨媽丁繁卿一直都是她們從小忌諱的話題。

話說木木坐在公交車上,看著公交司機一副田園散步般的開車模樣,不禁著急。在離浪淘沙酒店不遠,木木就看到大批的粉絲們舉著牌子歡快的在酒店門口“示威”。

在跨越了“千山萬水”後,木木才從一堆人後麵擠到了酒店門口,這時一個保安攔下了木木,說什麽都不讓木木進。木木汗唧唧的擦了下額頭,眼珠子左轉右轉,趁著保安正在攔截其他粉絲的時候,鑽空跑向酒店大門。隻是木木沒想到她的這一行為,立刻得到粉絲的呼應,頓時場麵一陣混亂。幾個明智的粉絲跟在木木的身後直奔五樓。

所以當丁嵐的經紀人安姐打開門得時候,一大群人直接衝了進來,屋子裏的人頓時被熱情的粉絲給嚇怔住了。

木木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

被一大群粉絲圍著的丁嵐恨恨的給了木木一個大白眼:你白癡啊。

木木丟給她一記無辜的表情。

平息了火,丁嵐立刻揪起木木的耳朵。

“疼,表姐,疼。俺錯啦,俺真的錯了。俺不曉得您大人比Lady gaga還要魅力四射。”眾人被木木給逗笑了。

這時木木看到阿和,立刻做出救命的眼神。

“小姑娘長大了,木木現在也是小美女了。”阿和端著咖啡道。“美女正揪著我耳朵呢。”

木木揉著

被丁嵐揪紅的耳朵。

“哎,不是說你們後天才蹦躂到S市了,怎麽突然大駕光臨本市了?”

“還不是思你心切。”

“我雞皮疙瘩都快落一地了。”

“在哪兒,我怎麽半個雞皮都看到,隻看到比城牆都厚的豬皮。”

“哼!”

“Y”丁嵐無不得意的比劃著她那雙細長的手指。

“我說這女人年紀一大把了還裝可愛,是不是有點裝SB。”

丁嵐隨手拿起枕頭就砸向木木,木木頭一偏,恰好砸在了還沒來得及反應的阿和的臉上。

“一比一,平。”木木心情一下子爽快了。

丁嵐開始出現在S市的各大報紙、電視、廣播和網絡,所到之處,人群蜂擁。作為出道多年的丁嵐,此番也沒想到在自己的故鄉,自己能這麽受歡迎。

木木作為丁嵐的助理,第一次近距離接觸所謂的娛樂圈。

所有的活動壓的木木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這時木木才體會到丁嵐的辛苦。木木的臉都快笑僵了,看著台前丁嵐那雙丹鳳眼眉目流轉,不得不佩服時勢造人。看著遠處一片黑壓壓的等待著丁嵐簽名的人群,不禁唏噓。

阿和這時淡淡的撫摸了下木木的頭:“怎麽了?”

“沒事。”木木強打起精神。

“要想做藝人,首先做鐵人。”阿和看了眼丁嵐。

“阿和哥,幸虧我不是藝人。”木木有種慶幸道。阿和淡淡的把目光鎖定在丁嵐的身上。

“阿和哥,你跟我姐這麽多年,怎麽看你們一點譜都沒?”

“木木的意思是,自己現在有譜了?”

“誰,誰說的。”

“吞吞吐吐還不是嗎?是叫喬子戌吧。”

木木不禁磕巴了下巴:“不帶這樣子吧。我跟他真沒什麽,那完全是個誤會。”木木想起那張照片,想死的心又回來了。怎麽風波還未過去。都什麽時候的事了。

這時一個女人,扭著S型的柳腰朝他們走過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