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和,這位是省電視台的主播葉蘇宜。”

“這是丁嵐的化妝師阿和。”

經紀人安姐介紹葉蘇宜的時候,木木恰好看到經過人群的沈遙。

“木木!”

阿和喊了三遍,木木才回過神,茫然道:“什麽?”

“這位是省電視台的主播葉蘇宜。”安姐介紹道。

“你好,我叫葉蘇宜。”

“我叫白木木。”木木訕訕的笑,為自己剛才的失態。

葉蘇宜上下打量的看著木木,像是要看透木木般。“呃,你之前認識我?”木木不自在的問。

“沒有。”葉蘇宜微笑道。

木木卻覺得她的笑裏藏著把刀似的。

“木木,那個男生是誰?”

葉蘇宜剛離開,阿和便問道。

“哪個男生?什麽男生?”木木裝傻道。

“木木,別忘了,你小時候可是我的跟屁蟲!”阿和意味深長道。

“咳咳……他,他叫沈遙,是我們係的高材生。”

“你喜歡他?”

“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阿和“他”字還沒落地,木木便否認。

“沒有你幹嘛看的那麽愣神,沒有你幹嘛那麽激動。”

“哎呀,阿和哥你好煩。沒有就是沒有啊。”木木煩躁的擺擺手,把東西給了阿和,轉身離去。

“什麽跟什麽嘛。”木木眼神不聚焦的走路,這時對麵走過來的葉蘇宜有意無意的伸出腳,木木一個跟頭栽了下去,慌亂中木木拉扯到一根繩子。葉蘇宜立刻尖叫道:“白木木同學,你沒事吧?”

“沒,沒事,不好意思沒看到你的腳。”木木急忙解釋到。

“小心!”

木木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看到葉蘇宜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到了阿和身邊,迅速的推開了阿和,接著就被一根柱子砸到在地上。巨大的宣傳海報從半空中跌落下來連帶著架子,場麵頓時慌亂,眾人都倒吸了口氣在海報掉下來之前奔逃。

“姐。”木木看到丁嵐沒來得及反應,就被瞬間

掉下的巨大的海報給壓住。

現場的記者擁堵上來頓時鎂光燈肆意,更有記者已經開始打電話給電視台插播這一消息。

所有的保安人員頓時包圍了現場,工作人員和剩餘的保安人員立刻上前施救。

木木衝進海報裏尋找丁嵐。

“姐,姐……你在哪兒?”木木鑽進海報裏。

“丁嵐……你在哪兒?”是阿和的聲音。

“哎喲,好痛。我的腿……”是葉蘇宜略帶哭腔的聲音。

就是沒有丁嵐的聲音。

“姐……姐……”

“阿和,我的腿。”

“我抱你出去。”

阿和抱著葉蘇宜走出海報,立刻被其他工作人員擔扶著。阿和扭頭就進了海報。

“木木……”一個虛弱的聲音傳出。

木木頓時淚出:“姐,你在哪兒?”碩大的海報裏黑乎乎,而且厚重。木木艱難的辨別聲音。

“我在這兒……”

木木憑著方向走過去,看到丁嵐滿身是血。

“姐。”

“嵐兒,你在哪兒?”是阿和交集的聲音。

“阿和哥,姐在這裏。”

阿和擠到跟前後,打橫抱起丁嵐,木木在一邊使勁的推開厚重的海報。

醫院的救護車已經到了,很多記者湧上來用鏡頭對著丁嵐狂拍,木木第一次這麽討厭記者。

這時,街中心的大屏幕上已經在播放剛才的一幕。

醫院。

搶救室外,木木、阿和、安姐和一大堆保安人員都焦急的等待著。另一邊葉蘇宜的家人也趕來。

阿和看了眼搶救室的燈,轉身進了葉蘇宜的病房。葉蘇宜此時腿上打了厚厚的石膏。阿和進門的時候,剛好聽到一位中年婦女生氣的聲音:“好端端的海報怎麽就掉下來?那些工作人員幹嘛吃的,這要是有個什麽三長兩短可怎麽辦?”

“姐,不要緊吧。”

葉蘇宜剛準備張口,瞥見門口的阿和,便一臉楚楚又故作堅強道:“媽,沒事,幸好沒砸到阿和。”

“阿和?”中年婦女疑惑道。

“伯母,你好。”阿和進了門。

如果可以選擇,木木一定選擇不去當丁嵐的助理。隻道事情總是朝向很TMD不靠譜的方向發展。

丁嵐從昏迷中醒來的時候,木木正在愣神不知道想什麽。

“木木……”

“姐,你醒了。”

丁嵐摸著腦袋,腦袋上纏著紗布。

“阿和呢?”

“阿和哥剛去了葉蘇宜那裏,馬上就過來。”

“葉蘇宜是誰?”

“省電視台的主播,事故發生時,她替阿和哥擋了下,砸斷了腿。”

“哦。我呢?”

“你?輕微的腦震蕩。放心,死不了。”木木嬉笑著。

“看你那樣子,好像我沒摔出個什麽失憶太對不起你似的。”

“得,看你說的,你妹我是那樣的人嗎?”

門被推開,阿和提著早餐進來。

“你起來了?喝點粥吧。”

木木看了眼阿和臉上的關切,調侃道:“姐,你都不曉得阿和哥有多關心你,看著你滿身是血,阿和哥的心疼滴出的血,比你流的還多。是吧,阿和哥。”

丁嵐用勺子狠狠地敲了下木木的腦袋。

“你這小腦袋裏整天瞎想些什麽呀!”

“姐,就別裝了,你心裏早就美的像朵花了。我說姐,你就從了阿和哥吧。”

丁嵐滿臉幸福的瞟了阿和一眼,阿和也溫柔深情的看著丁嵐。

“得,你們纏綿吧,我覺得我這燈泡也該滅了,再亮著就礙眼了。”

木木合上病房的門,一眼看到沈遙和喬子戌站在葉蘇宜的病房門口,喬子戌正準備推門進去。

木木不自覺的把自己的爪子放進褲袋裏,漠視的從兩個人麵前走過去。

“白木木。”一聲尖銳的聲音。

木木回頭,“啪”一巴掌落在木木的左臉上。

喬子戌和沈遙都怔了下。

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啪”另一巴掌落在木木的右臉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