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木。”一聲尖銳的聲音。

木木回頭,“啪”一巴掌落在木木的左臉上。

喬子戌和沈遙都怔了下。

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啪”另一巴掌落在木木的右臉上。

葉小天抬著下顎,蔑視的看著木木:“第一巴掌是為照片,第二巴掌是為我姐。不是你解開海報的繩子,我姐也不會受傷!”

來來往往的病人和醫生都不禁的探出頭來看。

“啪”一巴掌打在葉小天的左臉,緊接著另一巴掌也沒落下。

“第一巴掌是你對我的無禮,第二巴掌是你姐算個P,而且我不知道你說的什麽繩子。”

葉小天從小備受家裏寵愛,沒想到木木會直接打回來,頓時傻了眼,一怒之下手又揚過來,一把被木木接住。

“如果要打架,你可不是我對手,所以呢,你還是省省吧。”木木對著葉小天燦爛的一笑,說完甩開葉小天的手,心情倍爽的哼唱起歌。

如果眼神是把利劍,木木此時定是萬箭穿心。隻是可惜了,一切不過是如果。

木木出了醫院門,摸著火辣辣燙的臉蛋,心罵道:“TNND,這個葉小天下手也忒狠了點吧。可憐了我的臉蛋。”

所以木木一路見誰都謙虛的低下頭。

宿舍裏幾個人見了木木本來還在怪她太不夠義氣,跟丁嵐那麽親的關係都不帶她們去見丁嵐活該了受罪,但是見她紅腫著臉一副委實可憐巴巴的樣子,著實讓人心疼,心裏的氣都撒在葉小天的頭上。於是葉小天的祖宗被問候了N代。

“喂,你們還是不是女生?”

木木第一次見室友這麽“兩肋插刀”般的為她鳴不平。“你們不用拐著彎罵我,我知道我錯了,我該第一時間就帶你們去見大明星丁嵐的。這樣吧,明天你們各自梳妝下,我帶你們去見大明星去。”木木白了室友三眼。

“這會兒才良心發現啊,沒看到我們都快罵的口幹舌燥了?”劉玲一臉委屈道。

阿水和小陽已經打開自己的箱子,翻找自己最漂亮的衣服。

那麽一刻,木木覺得自己就是那妓院的老鴇。

丫的,有興奮成你們這樣子嗎?

木木“切”了聲。爬上床休息去,三個人正熱烈討論穿哪套衣服去會更符合大明星的氣質。

木木躺在床上,無論如何都想不出來到底是哪兒出了問題,卻隱隱約約覺得海報跌落下來不是場意外。閉上眼睛,滿是丁嵐一身血的樣子。木木煩躁的煩了身,覺得有點微微涼,撈起一邊的毯子蓋在身上,沉沉的睡去。

夢裏,她一個人走在一片黑暗當中,有一隻小小的螢火蟲發出微弱的燈,在她麵前緩緩的飛著,像是在指路。木木赤腳走在黑暗中,腳底不斷被凹凸出來的石塊絆倒。當木木跌倒在地上的時候,覺得地上是潮濕的,似乎有水聲滴答滴答落在石壁上的聲音。那隻螢火蟲也停頓下來,旋在她的頭頂。借助它的光芒,木木依然分辨不出自己到底在什麽地方。這時前方忽然探出一道光束。像是有股什麽力量召喚著木木,木木使勁全身力氣跑向那束光,就在即將接觸到那束光前一秒,她一腳踩空,落進一個漩渦。

“不要……”

木木一下子醒了。

依然

熱烈在討論見丁嵐要穿什麽的室友同時轉過頭看著滿臉是汗的木木。

“嗬,嗬,嗬……”木木訕訕的笑:“不好意思,剛才在做夢……”

阿水立刻放下衣服跳到木木床邊:“木木,你不會又做桃花夢了吧,夢裏誰正在非禮你?不會你又遇見你的冤家喬子戌,這次換他非禮你,你誓死不從?”

“去一邊,說什麽呢?你才做桃花夢。”木木抹了一把汗,一骨碌翻身下了床:“你們也夠誇張的,翻箱倒櫃的這是幹嘛?”

“木木,你覺得我穿這件衣服好看嗎?”小陽一身綠色的裙子,顯得乖巧又可愛。

“好看。”

“真的?”

“假的。”劉玲白了一眼小陽:“那麽幼稚的衣服。”

“我覺得還可以啊。”小陽委屈道。

“好看好看,丁嵐最喜歡簡單又可愛的衣服。”木木趕緊安慰了一句。

阿水立刻扔掉自己手上的衣服,把自己再次埋進箱子裏。

劉玲倒是淡定道:“憑我對木木的研究,我決定還是穿這件小禮服好看點。”木木倪了劉玲那款小禮服,再次流了下口水,那件小禮服雖然不是很正規,但是卻極其修身,把女生的婀娜多姿彰顯的完美萬分,再者那款小禮服在胸前還有玫瑰花的蕾絲,腰間是一款藍色的蝴蝶結,木木曾經趁著劉玲不在,而那件衣服剛好在劉玲的床上放著時,忍不住偷穿下。那感覺好極了。木木不禁爽笑了下。

“喂,笑什麽?”這時劉玲已經穿好那小禮服站在他們三人麵前。

木木一下子不笑了,不自在的挺了挺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