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真看不出來啊。嘖嘖,你看這乳溝,真是羨煞人也。”阿水頓時讚歎道。劉玲立刻做出一個極其**的動作配合順便把胸部的禮禮服往下拉了拉,那胸簡直就呼之欲出。

“劉玲,你這胸……最起碼也有36D吧。強悍,平時咋沒看出來,真是走眼了。”這時宿舍的門恰好被推開,秦瓊就那麽一覽無痕的看見了所有不該看見的。

“啊……!”o(╯□╰)o

“砰”秦瓊立刻關上門退出去。

“糟了,我的淑女形象。”劉玲喊了句。

除了木木穿著睡衣,其他三人形象都不怎的。劉玲的胸,小陽的背,阿水那嫩白白的大腿啊……\(^o^)/~木木大笑起來。

“秦瓊今天可真有眼福。”

“劉玲,我恨你。”阿水恨恨道。

“我不一樣嗎,我也不知道他會這個時候來找我。”劉玲咬著牙。自從劉玲知道秦瓊和白木木青梅竹馬後,一天一個新花樣的追求秦瓊。剛開始的時候秦瓊還言辭拒絕說自己有喜歡的人,後來見木木對自己並沒有多少熱情,加之劉玲的糖衣炮彈和投懷送抱。終於倒戈,拜倒在劉玲的石榴裙下。為此劉玲還向木木炫耀了N天,害得每次木木看到秦瓊都長籲短歎男人的忠心度。

三人趕快換衣服,梳理形象。

木木對著門外高喊:“秦瓊,我說你這個看門的,也不掐指算算。真對不起你這名字,有你這麽擅闖女生宿舍的嗎?”

秦瓊雖然也閱花不少,但是也難得碰到這麽香豔的一次。尤其是劉玲那呼之欲出的胸,讓他著實愣住了。

門打開時,秦瓊故作淡定。

“呃……那個……我什麽都沒看到……”

“啪”三個枕頭從天而降。秦瓊隻接到了兩個,另外一個雖然砸到了門框,但經過反彈了下到底還是準確無誤的砸到他的腦袋上。

秦瓊低低的哀嚎了句:“你們……”

“色狼。”阿水和小陽狠狠的瞪了秦瓊一眼,甩手出了宿舍,臨出門前丟出一句話:“劉玲,管好你家男人,再有下次別怪我們不客氣。”

秦瓊瞄了眼劉玲,不過還是不自覺的瞄了下劉玲的胸。都說男人是下半身動物,這話一點都不假。

“咳咳……”

木木覺得秦瓊那眼神,明顯下流了點。

“話說秦大哥,你擅自闖進女子的閨房,所為何事?”

“那個……哦,我來找你,想跟你問問丁嵐的情況。”秦瓊這才想起自己的正事。“她,沒事。後天的演唱會沒問題。”木木風輕雲淡道:“不過,葉蘇宜就有事了。”

“已經找好臨時頂替的人了

。”

“哇,人家前腳就出了事,你後腳就跟過來說已經找好了頂替的人,莫非……”木木咕嚕著眼珠子。

“莫非什麽呀,是葉蘇宜打電話通知的。”秦瓊解釋道。

“她?什麽時候?”

“今天早上。”

木木怔了下,難道葉蘇宜早就料到今天會出事,所以早交代好一切事情?如果是這樣……木木想起自己被葉蘇宜的腳絆倒時無意中拉了下繩子,接著就發生了這一切!回憶那幕,木木的臉立刻寒了下。

“木木……你不是說去圖書館嗎?”劉玲假裝關心木木。“呃……差點忘記了。”

木木蹭到劉玲身邊,拿起桌子上的包,小聲壞笑道:“得,就別裝了。我可先跟你說好,一會兒鬧大動靜時最好憋著嗓子,免得讓人以為咱宿舍是開那什麽什麽的。”

“你個蹄子,什麽動靜?瞎想!”劉玲驀地臉紅。

“木木,一起去圖書館吧。”秦瓊這時岔出一句話,劉玲頓時臉色變了變。

“那什麽,你在坐會兒,劉玲有東西給你,我先閃了。”木木以最快的速度出了宿舍,關上門前對劉玲拋了個媚眼。

圖書館裏,木木坐在休息椅子上,打通阿和電話:“阿和哥,我想問下,昨天的事故,有關人員有沒有告訴你們原因?”

阿和頓了下:“有人將綁海報的繩子拉扯掉造成的,具體的細節他們還在調查,不過他們說會盡快做出賠償的。”

“哦,我知道了。我下午還有課,就不去醫院了,你跟我姐說聲。”

“好。”

“對了阿和哥,葉蘇宜的傷勢如何?”

“她……她還好。好啦,別多想了,不是還有我嗎?我會好好照顧嵐兒的。你快去上課吧。”

木木掛了電話,進了書館內。

沈遙從另外一間書館內走出來,走向椅子。把借的書隨手放在椅子上,一個東西觸碰他的手,他看了眼,是條簡單的手機鏈。一根細繩穿了一塊小木頭,木頭上刻了個胖胖的小人,在下角的地方有兩個很小的字:木木。

沈遙收縮了下瞳孔,不禁笑了下,把手機鏈收回到口袋裏。

拿起一本書蓋在臉上,等待著失主。

一個高跟鞋滴答滴答停在沈遙麵前。

“喂,同學。”

沈遙裝作沒聽到。

“喂,同學!”顯然對方已經有些不慍。

這時沈遙才懶懶的拿開書:“有事嗎?同學。”木木看到沈遙驚訝了下,冷冷道:“請問沈同學,您有沒有看到一個手機鏈。”

“什麽手機鏈?”

“就是一塊木頭上麵雕刻

著小人,上麵有我名字。”

沈遙裝作不幸同情又無辜的表情:“是嗎?我沒看到,怎麽辦?” “我不信。”木木看著沈遙一副懶散又欠扁的模樣,恨不得一口咬了他。

“難不成你想咬我?”沈遙輕笑了下,他看著木木一臉無奈又氣憤而且把牙齒咬的咯咯響的時候,就特想捉弄下她。不禁想起小時候她總愛跟男孩子打架,打完了非要別人叫她“大王”。

“你個變態。”

“呀,沈學長,你在這裏,可讓我好找啦。”這時一個尖聲尖氣的高挑美女奔向沈遙。“我的片子又遇到問題了,您就再幫我一下啦!”那嗲嗲的聲音,跟林誌玲有得一拚。不是台灣人,故作台灣樣。這人可真會裝。

沈遙皺了下眉,急忙躲開撲過來的人。

“學長,學長!”哪知那女生不甘心手一推,把沈遙身邊的書給推向一邊,自己坐在了他身邊。

木木視而不見聲音冷冷的對沈遙道:“把我的東西趕快還給我,我要上課了。”

“喂,你這女生怎麽這樣?幹嘛對學長這麽凶!”

木木冷笑了下,把手伸向沈遙。沈遙忽然懶著身子靠向椅子,徐菲菲立刻靠向沈遙道:“學長,這女生幹嘛?你欠她什麽?”

“我沒欠她啊,是她死乞白賴的非說我拿了她東西不可。”沈遙淡淡道。徐菲菲聽完沈遙的話,站起身,推了下木木道:“你這人怎麽這麽死乞白賴?沒聽到學長說他沒拿嗎?”這聲音明顯的不那麽台灣。

木木猝不及防趔趄的後退了幾步。

“你……”

徐菲菲雙手抱肩以占有的勝利感不屑了木木一眼。木木差點氣岔。她知道隻有碰上沈遙,就沒好事。

沈遙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悠閑的看著。

這時徐菲菲用她尖刻的聲音道:“瞧你穿的,跟個乞丐似的。還有那一頭亂發,跟雜草沒兩樣。真不知道你怎麽就考上我們學校的。就你這樣,還想搭訕沈學長,我勸你還是少白花力氣。也不看看你那姿色。一點檔次都沒……”

徐菲菲的聲音越說越高,不禁來來往往圖書館裏的人,不免都在看笑話。

“說完了嗎?說完了請你的沈學長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哎,我說你還真是賤。”

“比起你,我還不算什麽。因為我還沒賤到往別人懷裏鑽。”木木總算還了嘴。

“你!”徐菲菲氣結。

這時有人小聲道:“咦,那個不是白木木嗎?”

徐菲菲耳尖了下,忽然上下打量著木木:“原來,你就是扒子戌哥褲子的女生。自己是狐狸還說別人騷。別在我麵前裝清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