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是這麽無厘頭,因為你不知道你什麽時候,就碰到一些很神馬的人。所謂浮雲,從來都沒給力過。

白木木第一次認識“賤”字是如何體現的。

徐菲菲的尖酸刻薄,像個站街女裝小B,轉臉忘記了自己的身份。木木懶得理她,她把目光轉向沈遙,沈遙倒是一副事不關已高高掛起的樣子,不禁讓人覺得這人的人品很有問題。

接下來的課,木木終究還是遲到了。當所有的人都在公共課上看小說、吃東西、發呆、睡覺時,有一個人很用心來聽這課的時候,往往老師一次便能記住。所以當木木在上課鈴響後十五分鍾出現在教室門口時,老師並沒有多為難她。反而又把剛才講過的課程稍微重複了下。

但是這次木木的積極性並不是很高。

“怎麽了木木?”阿水用胳膊捅了捅木木。

木木強打起精神:“沒什麽,剛才被一賤人罵了一頓,而且還把我最心愛的手機鏈給弄丟了。”

“不是吧,你被誰罵?葉小天?”小陽在旁邊小聲的插了句。

“應該不會吧,事情都過去了N久了。”阿水懷疑道。“不是,不曉得那人是哪個班的,但肯定是咱係的。草,你都不知道,她嗲的那狀態一看就是二奶的樣兒。”

“什麽狀態?”秦瓊的聲音……木木轉過頭,看到劉玲的手幸福的在桌子底下牽著秦瓊,那樣子好像在跟木木炫耀:“他是我的,已經蓋上

我的印章了。”

“沒……沒什麽。”木木立刻轉換了話題。她從不在秦瓊麵前提起自己的事情。

阿水和小陽相互望了眼,彼此很會意的賊笑了下。

“劉玲,這下木木不用在十五天內找到男朋友了吧。”阿水對劉玲拋了個眼神。“她現在已經威脅不到我了。”劉玲幸福的在秦瓊肩膀上靠了靠。

“喂,拜托現在是上課好不好。秀恩愛也不至於這樣子,我會難過的。”木木假裝很受傷的樣子。

“愛我的幸福,讓你難過去吧。”劉玲對木木比劃了個“V”字。

“切。”木木白了她一眼。“同誌們,想吃冰淇淋嗎?”木木對阿水和小陽使眼色,阿水和小陽一致點頭。

“秦瓊,為了你不堅定的立場,我們一致決定了,我們要吃哈根達斯的冰淇淋。”木木一臉熱情的笑著對秦瓊。

閱女無數的秦瓊此時做出了個令木木難得一見的羞澀表情道:“好。”那刻木木差點說:“草,你不會被搞腎虛了吧?”幸虧那嘴還遮攔了點。

生活就是到處閑晃,尤其是大學生活。

當五個人坐在哈根達斯冰淇淋店的時候,木木的心情已經是一片風輕雲淡。所有的冰淇淋就像彩虹般五彩斑斕。

劉玲心疼的看著秦瓊掏著不菲的價錢,胳膊肘外拐道:“木木,你還真秦瓊青梅竹馬呢,也不知道心疼下。”

“喲,我心疼啥?我要是

心疼了,你不非掐死我不可。”木木看著吧台付賬一點都不含糊的秦瓊道:“沒事,他家有錢,有錢到他隨便揮霍點也足夠把你娶回家。”

“貧吧你。”劉玲眼神裏洋溢著幸福。

五個人邊吃邊聊,所有的暑氣被消得的隻剩淡淡一小點。這時,阿水猛然咽了口冰,對著木木直哼哼。“咋了你?”木木用勺子挖了一勺冰。

“沈遙!”阿水道。

木木抬頭,沈遙剛好坐在他們前排的桌子上,他對麵坐著徐菲菲。木木頓時所有的暑氣又全部回來了。

人背運的時候,喝水都塞到牙縫,吃口冰都能噎到。

木木不停的咳嗽,咳的很多人都嫌棄的看了她兩眼。

對麵的沈遙,穿過徐菲菲,望向白木木,被咳的漲紅了臉,倒是很像害羞紅的臉。不禁輕笑了下,徐菲菲正在用iphone4自拍,聽見沈遙這麽一笑,還以為是笑她,然後不自覺的在心裏小自戀了把,然後深情款款道:“沈學長……”

“呃……”沈遙立刻低頭吃冰淇淋。

“沈學長,我們一起拍張吧。”徐菲菲一把坐在沈遙旁邊,這時徐菲菲才明白剛才沈遙是在看白木木。不過依然笑意動人的和沈遙做親密的自拍。沈遙瞧了眼時不時瞟一眼的木木,也極其配合的跟著做各種誇張的表情和親密的動作。

於是白木木很不幸的又被冰淇淋的奶油給嗆到了,咳的漫天都是白眼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