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疼!”木木輕微的shenyin了一聲。

沈遙額頭汗了下。

“喂,你能不能正常點?”

這時木木才看到自己正趴在沈遙的懷抱裏。立刻閃離開,木木揉著被沈遙抓疼的胳膊,有意識的看了眼旁邊的喬子戌。

“我很正常啊,我又不像某些人眼睛長在頭頂上。”木木鄙視了眼沈遙,然後甕聲甕氣的跟喬子戌道了聲:“對不起了。”

說完拔腳就準備走。

“你走的那麽慌幹嘛?難不成這次你被人非禮了?”沈遙懶懶的調侃著白木木。

“我走的慌不慌關你什麽事?”木木甩了他一個眼神。

這時葉小天挽著一個女生走過來。

“喲,這不是白木木嗎?”葉小天嘲諷的喊了聲:“怎麽?跟喬子戌勾搭上了?”說罷搖搖頭:“不像,沈遙,該不會是你的口味吧。嘖嘖……你說笑琳姐要是在的話,那會是什麽樣子?有些人都不照著鏡子瞧瞧自己那模樣,爛人一個!”

“小天。”喬子戌吼了句。

“喬子戌,我告訴你,咱倆的事我還沒跟你算呢,你是不是想跟我分手,好啊。反正看到你,我也覺得沒什麽好心情。”

“葉小天,你這人怎麽這麽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那你找可以理喻的人啊。”

這時沈遙直接拉著木木就走,葉小天的話直接被堵在那裏,臉色刷的更難看。

走出人群,沈遙才放開木木的手。

“你笨啊,不知道還口?”

“有什麽好還的,人嘛就是要被說的,不是嗎?再者嘴巴長在人家的身上,難不成我拿針把她嘴巴縫起來?”

木木冷冷回道。

徐菲菲穿越人群,看到沈遙和木木站在角落裏,直接S扭過去。

“學長,你怎麽在這裏啦?我找了你好久啦。”徐菲菲立刻顫著台灣音,恨不得立刻扒在沈遙身上。

木木看了徐菲菲一眼,直接甩手走人。

剛走出十米,人群中立刻出現許多保安,跟著就是一片尖叫。

“丁嵐,丁

嵐,丁嵐……”

閃光燈一片。

丁嵐穿越人群,在保安的護航下,走在從校門口一直鋪到舞台後台的紅地毯上走入後台。眾人尖叫不止。

木木在擁擠的人群中,被擠來擠去。

這時舞台上的燈光開始亮起了,沈遙和徐菲菲走入舞台,但是歌迷的尖叫聲,根本就聽不到他們在舞台上的開場白。接著是所謂的領導講話。但是所有人都在尖叫著丁嵐的名字。

當沈遙宣布丁嵐的出場的時候,一片煙花瞬時在空中燃放。那刻歌迷的聲音震耳欲聾。丁嵐一臉微笑的跟所有人打招呼。

木木在擁擠的人群中,看著舞台上的丁嵐。眼中帶著興奮和崇拜。

她開始附和人群,大喊丁嵐的名字。

丁嵐沒有過多的話,隻是一首接著一首的歌唱。

從她出道的第一首歌開始唱起。

舞台上一片絢爛。

所有的人揮舞著手中的熒光棒,與丁嵐和聲唱。

木木激動的隻想哭,這時,一個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回過頭,是阿和。

“阿和哥,這麽多人,你怎麽找到我的?”

木木興奮的大聲叫著,阿和沒說什麽隻是淡淡的點點頭。

“木木……”

“什麽?”

“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說?”

“什麽?阿和哥你剛才說什麽?”

木木把身體側向阿和,依然沒聽清楚阿和說什麽。

“沒什麽了。”

阿和看著一臉興奮的木木,欲言又止。

等木木再反應過來的時候,阿和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離開了。

木木四處看了下,並沒有阿和的影子。想起剛才阿和的樣子,木木費了好大力氣才從人群中擠出。

出了人群,木木四處望,找了半晌才看到阿和獨自一人站在荷花池旁邊抽煙。

木木下意識的望了眼舞台上的丁嵐。

“阿和哥,怎麽了?”

“沒,沒什麽。隻是覺得有點悶。”

“你剛才想跟我說什麽?”

“我明天

回D市,有沒有什麽要我給你奶奶帶的?”

“為什麽?明天丁嵐姐你們不是要去上海嗎?”

“我臨時有事,去不了上海。我已經跟丁嵐說過了,而且安姐已經安排好化妝師了。”

阿和說完,木木淡淡的說了聲:“這樣啊。”

此時舞台上的丁嵐,放下麥克風,走到鋼琴曲,手指在黑白鍵上淡淡的落下去。

黑白配,我們是黑白配麽?丁嵐有那麽一瞬失神。

“你眼睛會笑彎成一條橋,終點卻是我永遠到不了。感覺你來到,是風的呼嘯。感覺像是苦藥 竟如此難熬。每分每秒。我找不到,我到不了,你所謂的將來的美好……”

舞台上,丁嵐唱了一首範瑋琪的《到不了》。

“對不起,這首不是我的歌,但是我今天想把它唱給一個人。唱給一個這些年一直陪在我身邊的人。”

台下粉絲又開始一波尖叫。

“我什麽都不要,知不知道。若你懂我這一秒。我想看到,我在尋找,那所謂的愛情的美好。我緊緊的依靠,緊緊守牢,不敢漏掉一絲一毫,願你看到……”

木木回首望著舞台上的丁嵐。

阿和也淡淡的去看丁嵐。

“阿和哥……”

“也許,愛情,我們兩個都到不了。”阿和搶先開口道,隻不過聲音裏帶著苦笑還有一絲淡淡的無奈。

“不是的,阿和哥,你跟姐兩個人風雨那麽多年。難道你們真的……”

“很多事情,都強求不來的。”

“但是……這首歌……”

“木木,我隻是一個化妝師,你姐姐前途一片美好,承認這段戀情,隻會徒增彼此的煩惱。而且娛樂圈每天都有新人冒出來,如果因為我……”阿和聲音暗下去。

“還記得那天的記者會嗎?如果她那天承認我和她之間的關係,也許我會勇敢一點吧。”阿和自言自語,像是說給木木聽,更像是說給自己聽。

“阿和哥,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你……”

“什麽?”

“你跟葉蘇宜……到底什麽關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