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子戌也不好過,望著論壇上的照片,眼珠子都快要蹦躂出來。他忍不住大聲罵了句:“操。”這時沈遙剛好從宿舍外回來,聽到喬子戌這句,不禁微皺了下眉。

“想不到一向風流的喬子戌也有栽跟頭的時候。”胡海不禁哼起小曲,似乎這張照片為他解決了怨氣。

“這回陰溝裏翻船了吧。平時要你分我們一杯羹你都不願,這就是小氣的下場。”李威也順著杆道。

“你們少在那裏TM的放屁。老子怎麽分,誰讓你們長一副被驢踢的模樣,白送人家人家都不要。”喬子戌憤怒道。沒想到這兒時候,他們非但不安慰,還火上澆油。“有你們這樣的嗎?還哥們呢!沈遙,走喝酒去。”

一聽喝酒,胡海和李威立刻狗腿的賤賤道:“得,我們不夠哥們,我們長的被驢踢,喝酒是嗎?哥們陪你,今天誰不醉誰TM的是JB。”

沈遙瞄了眼喬子戌的本本,照片上白木木的爪子正在解喬子戌的褲子扣。沈遙淡淡的扯了下嘴角道:“去哪兒?”

一群人來到學校後門的摩卡酒吧。

剛七點,摩卡酒吧裏已經擁擠了不少人,喬子戌剛進去,便看到安雙扭著S型的柳枝腰搖擺著走向他們。喬子戌看到安雙,本來低沉的眼眸瞬時被點亮。安雙雖然稱不算校花,但是也是計算機係的一朵係花。而這朵係花尤為出名的就是她柳枝似的腰身。在這點堪比校花秦笑琳。

喬子戌吹了聲口哨,安雙已經到了麵前,她細嫩的手在喬子戌的臉上溫柔撫摸過去,落在他身邊的沈遙身上。頓時胡海和李威解氣的對著喬子戌眨巴眨巴著眼睛。

“哇,真想不到麵前的這位俊男竟然是新聞係的高材生沈遙?嘖嘖,看著就是比某些人有素養。”安雙瞟了眼黑著臉的喬子戌。

沈遙不動聲色的躲開安雙落過來的手,淡笑著道:“係花柳扶風似的腰果然是迷人。”安雙笑著望著沈遙,手轉了個彎落在自己的腰上。

“是嗎?那謝了。”不愧是久經風塵,安雙甜美的笑,在昏暗曖昧的燈光下,漾起別樣的嫵媚。

“安雙!”這時旁邊包間的門被打開,一個男生的聲音響起。

“馬上到。”安雙笑著道。

那個男生正準備關門的時候,忽然在喬子戌的身上打了個轉,最後又在沈遙的身上轉了圈,才關上門。

“不好意思,今天我和朋友一起來的。”安雙嫣然的對著沈遙四人道。

“美女就是忙啊。”李威羨慕的感慨了句。安雙掃了眼李威,李威立刻覺得神清氣爽。“再忙會有喬公子忙嗎?都淪落到女生宿舍當眾被扒褲子了。”不提還好,一提喬子戌的臉立刻變成綠色。

安雙見狀立刻向他們告別後閃身進了旁邊的包間。

其他三人笑著看著喬子戌黑著臉邁著大步子進包間。“操,TMD,那個安雙也不是什麽好鳥,還在那邊笑語嫣然的嘲笑老子。”

“她騷眉弄眼的走了,正如她擠眉弄眼的來。唉,什麽時候也讓我嚐嚐‘暗爽’的滋味。”李威還沉淪在剛才安雙瞟他的那眼中。“爽個屁,去叫酒。”喬子戌懶懶坐在沙發上,踢了一腳還在YY的李威。李威不情願的站起來去叫酒。

馬上幾瓶啤酒已經擺在桌子上。

胡海已經把K歌部分的工作做好了,喬子戌發泄似的用牙把幾瓶酒挨個咬開。“喂,你屬狼啊你。”李威看喬子戌那陣勢,看來照片的事,真傷著他了。

沈遙也在旁邊看著喬子戌的“牙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