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她……”徐菲菲“她”了半天也沒說出個什麽。“聽說白木木是丁嵐的表妹。”“而且我聽說白木木她媽媽以前也是這個學校的,是個很出名的人物。叫丁……丁什麽來者?”“丁繁卿嘛!”“對對……”

“不會吧!”徐菲菲張著O型大口聽著旁邊的幾個長舌婦念叨。“難道我老爸的夢中情人就是白木木的她媽媽?”“怎麽?”沈遙在旁邊問了句。徐菲菲立刻合上嘴巴:“沒……沒什麽。”

這時閃光燈嘩啦啦的閃爍。木木一看到記者,立刻拉起室友開溜。

宿舍裏,三朵花拿著丁嵐給的禮物到處炫耀。一時間整棟宿舍的女生都曉得白木木是丁嵐的表妹。於是拍馬屁的拍馬屁,套近乎的套近乎,所有的人都換了張臉似的對待木木。木木被眾女生圍的水泄不通,到了熄燈時間,才好不容易喘口氣。

“有你們這麽待我的嗎?早知道說什麽也不告訴你們了!”木木白了室友三眼。“幹嘛呀,這麽好的事有什麽呀!如果是我,我就充分利用這層關係。”阿水羨慕並氣憤的看著木木,氣憤她一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態度。

“睡覺!真不想理你們三個。”木木爬上了床,撈起被子就蓋在身上,一並蓋在頭上。腦海裏卻出現了在後台的情景。沈遙幫徐菲菲把頭發上的發卡弄掉,耐心等待徐菲菲換衣服,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和諧之景。

木木不耐煩的翻了翻身,企圖甩掉腦海裏沈遙和徐菲菲親密的樣子。在木木不斷的翻來覆去中,床也被木木翻的“吱吱”想。“喂,木木。我說你大晚上的不睡覺,在YY啊?”對麵的劉玲扔過來一句話。木木在床上停頓了下。

“啊!”一聲尖叫從劉玲被窩裏發出。

“咋了?”阿水本來快有睡意了,被劉玲這一喊,驚醒了。

小陽一語中的道:“她被木木非禮了。”

“你想幹嘛?”

“小陽說我非禮你了。”

“不準摸我的胸。”

“我想知道有沒有36D。”

“你流氓你。”

“我又不是男的,充其量是觀摩觀摩,你怎麽長成這樣的。

“我再說一遍,不準摸。”

“我摸了。”

“不準。”

頓時劉玲的床“吱吱”的響。

“白木木,你不會是拉拉吧?”

“……”

江城的天陰晴不定,早上起床的時候,還是陽光普照,上完課就稀裏嘩啦的下起了雨。眾多人等待在教學樓前期待雨勢小點。這時一陣涼風吹過,穿著裙子的劉玲頓時成了“瑪麗蓮夢露”,劉玲連忙用手遮擋著裙子,還是很不幸的露點了。因為身邊有位男生對另外一個男生道:“我似乎……看到了……毛……”說完和另一個男生不懷好意的看了眼劉玲。劉玲頓時氣結的罵了句:“無恥!”“哎你罵誰無恥呢?”“罵你呢!”男生正準備接著罵的時候,聽到旁邊有人小聲的罵他們“不要臉”。那兩個男生理虧,不敢往下對罵,悻悻的離開。這時秦瓊扯著傘過來,一不留神沒看到人,抬腳那刹鬼使神差的絆倒了其中一個男生,那個男生頓時來了個狗吃屎,全場人轟然大笑。

雨越下越大,秦瓊隻多帶了一把小傘。五個人,沒辦法走。木木看了眼成瓢潑似的雨道:“要不你們先走吧,我去教室再坐會兒,你們誰好心到了宿舍還惦記著我呢,就給我來送把傘。”於是秦瓊擁著劉玲走了,阿水和小陽撐著一把小傘艱難前行。木木重新轉回教學樓,百無聊賴的看著空空的教室。忽然想起江一燕和佟大為演的《我們無處安放的青春》裏,他們在所有人走了後,在舞台上大唱兒歌。木木不禁也哼唱起來:“太陽當空照花兒對我笑,小鳥說早早早,你為什麽背上小書包?我要上學校天天不遲到,愛學習愛勞動,長大要為人民立功勞……大雨當空下,花兒看不到,更別提小小鳥……太陽快出來,花兒要對我笑,小鳥說,好好好。”

這時後排傳來輕笑聲,木木大驚的回頭,隻見沈遙坐在後排笑著看著她。“你好幼稚。”木木一頭黑線。他幾時進來的,那……剛才的歌他全都聽到了。想到此,木木臉色更難看。她唱歌向來不靠譜從來不著調。剛才那歌她唱的麵目全非……

“難道你是僵屍,幹嘛走路沒有一點聲音。而且你好像走錯

教室了吧,你們5班教室不在這裏。”白木木生氣的搶先道。

“是某人太投入,沒聽到。”沈遙懶懶的看著木木諷笑道:“哪來的小鳥跟你說好好好?”

木木甩了他一個白眼,轉過身不看他。從第一次見他,她就沒安生過。再說他現在應該在徐菲菲的溫柔鄉裏。“沈同學好雅興,怎麽沒見著您的菲菲呀?莫非她向別人投懷送抱了?”木木學著徐菲菲嗲嗲的說話,說完自己先抖了一把。“你吃醋了?”沈遙饒有興趣的看著白木木的背,細長的脖子上掛著一根紅繩子,頭發高高的盤起來,一邊別了一支蝴蝶型的發夾。“你才吃醋呢!”白木木嗤之以鼻,堅決否認。“那你聲音怎麽那麽酸?不是吃醋是什麽?”“我吃不吃醋關你什麽事?!”木木騰的回過頭去。沈遙雙手托著臉巴正湊近在欣賞木木的脖子,木木這一回頭兩個人立刻臉對臉的差兩根指頭的距離。四目相對。木木忽然覺得心裏麵像是少了塊東西,撲通撲通的作響。

“咳咳咳……”木木和沈遙這才回過神彼此移開目光。“阿水。”門口站的阿水笑嘻嘻道:“呀,真是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的二人世界。”說完放下傘就走了。

“哎,阿水。”木木急忙站起身追出去。在出門那刻木木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眼沈遙,卻發現他正側著頭不知道再看什麽,眼神中一閃而過的淩厲。

出了門,一陣陰涼的風吹來,木木才察覺到自己的臉燒熱。木木狠狠的罵了自己一通。但心裏卻有股淡淡的喜悅感。“木木,你不會真喜歡上沈遙了吧?”阿水皺著眉問。

“誰說我喜歡他?”木木打死嘴硬。

“你還說,剛才如果不是我進去,恐怕你們就親上了吧?”阿水不滿道。

“你說什麽那!”“你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傘都歪了你都不曉得。明明就是心裏有鬼。作為室友我不得不提醒你,沈遙那種人咱配不起。”

“什麽叫配不起?難不成他是仙人,咱老百姓摸不著?”

“木木你還不曉得吧,沈遙真正的身份。”

“什麽身份?”

這時木木的眼角莫名的跳動不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