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從來都是充滿變數,永遠都不知道下一秒你會遇到誰。當阿水正在苦口婆心給木木講述灰姑娘的故事不過是童話大師給世人開的一個玩笑,現實當中的灰姑娘就像小三一樣,永遠變不成白雪公主成為正室時,阿和撐著傘推著坐著輪椅的葉蘇宜從他們麵前走過。

木木和小水同時怔了下。

阿和此時不是應該在上海陪丁嵐進行全國巡回演唱會嗎?怎麽會依然在江城?傘撐的忽高忽低,木木看的不是很真切,於是忍不住喊了聲:“阿和哥!”沒想到真的是阿和。阿和停下腳步,和葉蘇宜一起回過頭。

阿和看到木木,熱情的打招呼:“木木,小水,你們這會兒不上課嗎?”

“哦,剛下課,正準備回宿舍。阿和哥你怎麽在這裏?”木木疑惑的問。

“我……”

“木木。”葉蘇宜反倒先開了口,微笑的仰著頭看著木木:“是我不好,因為的我的腿一直沒好,阿和覺得挺過意不去的,就來看望我。剛好A大的花開了,我就讓他陪我來看看梔子花,順便給小天送點東西。”

“要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這樣子。”阿和立刻愧疚道。“阿和哥,那丁嵐姐……”木木欲言又止。“丁嵐正在上海做巡演,我有電話她。”阿和輕描淡寫道。“哦,這樣啊。那你們先逛,我先回宿舍了。有什麽事打我電話。”

“那木木我們先走了。”葉蘇宜熱情的跟木木說再見,木木不冷不熱的說回見。阿和對木木和小水點了點頭,便一邊撐著傘一邊推著葉蘇宜的輪椅。

回宿舍的路上,木木沉默了一路,任小水說什麽都是嗯,哈,哦的回答。就在宿舍門口木木想起什麽似的,奪過小水手中的傘扭頭往回走。“木木,你幹嘛去?”任小水怎麽喊,木木頭也不回。

千禧大廈管理部,木木坐在凳子上焦急的等待。過了一刻鍾,一個中年男子推門而進,立刻伸出手來跟木木握手。木木恍了下神後立刻伸出手道:“麻煩您了黃經理。”“不麻煩,不麻煩。您這次來是想詢問丁嵐小姐受傷的情況吧?”“是的。”“那天的情況是這樣的……”

木木聽完後震驚的不知道如何開口,告別了黃經理,一個人顫悠悠的出千禧大廈,隻覺得耳邊不斷的回響著黃經理的話:“我們的錄像顯示,那天是您拽開了綁海報的繩子,導致支撐海報的支架散落,引起海報跌落,同時這也是我們工作人員的失誤。這件事情我們已經報告給丁嵐小姐,丁嵐小姐聽後說她不想追究任何人責任……”

木木一

遍遍回想那天發生的所有事情,她記得她把東西交給阿和後,就往台下走。不多不少恰好那一秒葉蘇宜出現而且“不小心”絆倒了她,她無意識的伸手拉了旁邊一條繩子……接著葉蘇宜為阿和受了傷,海報砸到了丁嵐……葉小天扇她第二巴掌的時候說是為了她姐……

一切到底是設計好的,等著木木往裏跳?還是果真如黃經理所說的純屬她白木木的“意外”?

木木頭大的看著前方,腦海中又浮現丁嵐演唱會那晚阿和摁掉葉蘇宜的電話。現在阿和竟然為了葉蘇宜沒有陪丁嵐去上海巡演……木木敲了敲腦袋,她忽然覺得自己搞不清楚狀況。

翌日,木木頂著大大的熊貓眼坐在剪輯室裏,眼睛不斷的打盹,手無力的握著鼠標。講師講的一個字她都沒聽。終於支撐不住趴在桌子上睡著了,一陣笑聲驚醒了她。她發現自己睡的一臉口水,而她的講師正在指揮著一個同學拿著攝像機對她猛錄。木木尷尬的擦了擦口水。“白木木的同學,請問您昨晚幹嘛去了?”“老師我……”“不用說了,等會下課了你留下來把這節課所學的摳像和畫中畫給我演練一下。”眾人用同情的眼光看著她。白木木不禁哭叫了聲,她這節課都在夢中,鬼才知道怎麽摳像,怎麽畫中畫。木木用眼橫了三位室友一眼,三位室友立刻表示出無奈:“這是講師下的令,不準叫醒你的。”“你們三個就是見死不救,快告訴我怎麽摳像,怎麽畫中畫。”木木剛說完鈴聲便響了。

三位室友再次表現出見死不救的偉大情懷,每個人在木木的肩膀上拍了下:“革命尚未成功,同誌仍需努力。”木木徹底無語。

木木坐在電腦前,望著素材,不知道從何處下手。講師剛想對木木說什麽,電話便響了。講師看了眼木木:“你先自己摸索下,我等會回來看效果。”說完邊接電話邊走出剪輯室。

木木看著空無一人的剪輯室,大歎人生命苦。看著片子,先粗剪了一番,接著自己摸索著做了幾個特效。憑著睡覺之前的記憶,一點一點的試,試了幾番都沒把背景給扣換成藍天白雲。就在木木要泄氣的時候,沈遙的身影出現了剪輯室的門口。木木一下子收斂起自己的情緒,裝作很認真做片的樣子。

“別裝了,剛才碰到李老師了,他說你在做摳像和畫中畫,要我過來幫你。”

“幫我?不用了,我自己會。”

“是嗎?”沈遙挑了挑眉:“那你做個我看看。”

“呃……”

沈遙在木木身邊坐下,木木立刻聞到一股淡淡的梔子花的味

道,還有潘婷洗發水的味道。木木看了眼沈遙半幹的頭發,脫口而出道:“想不到你也用潘婷啊。”說完才意識到自己幹嘛跟他說這個。沈遙怔了下,倪了眼木木有些毛糙糙的頭發道:“真看不出你也是用潘婷的。”木木汗了下,心道:我兩天沒洗頭發了,能跟你剛洗過頭發的比嗎?就像猴子能跟猩猩比嗎?呃,等等,誰是猴子,誰是猩猩?木木掃了沈遙一眼,嗯,肯定我是猴子,他是猩猩。不是有那句話嘛,叫猩猩作態。他這人什麽都不會,就隻會在人麵前惺惺作態。哼!!

木木在心裏哼了聲,又在心裏鄙視了他一番。“噔噔”兩顆爆栗子敲在腦袋上。“喂,你幹嘛?”

“你在YY什麽?專心點。”木木不滿的摸著腦袋,瞪著沈遙,倒是沒再還口。

“摳像呢,其實很簡單。一般要先看背景如何,背景色調越純淨越好做。這段素材的背景就很簡單……先疊加軌道,把這段素材放這裏,這段要摳像的素材添加到這個位置……最好用心記下快捷鍵。”木木看著沈遙的手利索的點擊著鼠標和敲打著鍵盤。等到她自己的時候,就忘記了怎麽做。在沈遙的“萬分耐心教導”下,木木才勉強的把摳像和畫中畫做到位。“你可真笨,真不知道當初你是怎麽考到這所學校的?”沈遙長舒了口氣。

木木也覺得自己渾身是汗。今天的她特別沒狀態,老覺得心裏慌。從沈遙身上傳來淡淡的男生的味道,讓她怎麽著都不能集中精神。木木懶得說什麽。望了眼門口,猜想講師不會再回來了,於是就準備收拾東西。如果再一起呆下去,木木不知道自己會成什麽狀態。

“等一下。”木木走到門口的時候,被沈遙叫住。

“幹嘛?”

“嗯……你等會兒再出去吧。”沈遙皺著眉。

“為什麽?”

“你哪來的那麽多為什麽?我說了讓你等會你就等會。”沈遙不耐煩道。

“為什麽我要聽你的?”說完木木轉身就準備出剪輯室。

沈遙一個箭步衝到門口攔下她。木木立刻警戒的看著他,雖然她覺得被沈遙這種男生非禮了還不錯,但是這麽明目張膽的,還是……

“我對你沒興趣。”沈遙不屑道。

“…… 那你想幹嘛?”

“你褲子……髒了。”沈遙說完臉紅了下,眼神很不自在的向旁邊亂瞟。

手摸褲子,濕濕的,還有點血味。“啊!!!!”白木木不禁大驚,在心裏狂叫了一番。咬著唇,立刻把包擋在屁股上,臉紅到脖子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