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叫喝口涼水都塞牙?木木此時才體會到這種感覺。越是想在一個人麵前保持一種淑女風範,事情就越糟糕。木木在心裏咬牙切齒的咒罵著大姨媽,什麽時候不來偏偏在這個點來。你說你來吧,還悄無聲息。

木木以閃電般得速度奔向最近的衛生間,可惜大姨媽來勢洶湧。木木蹲在衛生間給室友電話。室友是什麽?室友就是在你最危難的時候,她們一個都不在你身邊。劉玲正在江城最繁華的順義路和秦瓊約會一時之間趕不回來,最讓木木無語的是阿水和小陽手機同時停機。木木汗顏了半天,猶猶豫豫的撥通了電話,電話那邊傳來沈遙磁性低沉的聲音:“什麽事?”電話裏有鍵盤的聲音。木木猜想沈遙還在剪輯室,於是弱弱道:“你……你可不可以幫我買衛生棉!”木木一咬牙說完才發現那邊死一樣的寂靜。過了半響沈遙才出聲:“我不去。”接著直接掛了電話。

木木恨恨的看著“通話已結束”五個字。二十分鍾過去了,也沒個女生來上廁所。

木木翻遍了電話本,打到手機停機,也沒個人來救她。仰天長歎:大姨媽要亡我。就在木木準備提起褲子,管它什麽大姨媽時,女廁的門忽然響了。木木本能的大叫了聲:“誰?”

門外麵響起了沈遙懶懶的聲音。

“你的衛生棉。”

多年以後,木木依然記得這個情景。記得當沈遙隔著門把衛生

棉扔進來的時候,她看著上麵“護墊”兩個字笑出眼淚。

木木拖著麻木的腳從女廁出來時,沈遙早已經消失去。這時木木隨意的瞥了眼窗外,徐菲菲正挽著沈遙從窗前走過。

木木回到宿舍換了衣服後便來到超市,買了根雪糕,旁若無人的大口大口的吃。從那以後,一向來大姨媽不痛的木木,從此每次大姨媽都會把她痛的死去活來。

有些痛,可以痛的徹底。比如大姨媽。

有些痛,就隻能自己默默承受。比如單相思。

木木始終不願意在心裏承認她是喜歡沈遙的,但是每次想到沈遙曾在“大姨媽要亡她”的時候,毅然決然的給她買護墊,心裏就覺得暖暖的。

她知道她跟他的距離,知道他是新聞係最優秀的學生,她知道他也是新聞係最帥的男生。但是任何女生都免不了灰姑娘的童話。

她有時候故意從他們宿舍前走過,希望和他再來次“偶然邂逅”,好讓她有個借口說謝謝。

但是沒有一次她和他“偶然邂逅”,除了上新聞采訪寫作課時,她遠遠的看到他坐在邊邊上,低著頭看書,偶爾跟身邊的女生懶懶的說話。

從來都沒見他急躁過,做事都是懶懶的樣子。但是卻總是不經意的吸引人的目光。

阿水說她徹底沒救了。她有時也會在課上麵對著他的背影問自己,是否夠格跟他在一起。雖然

她有個很優秀的媽媽盡管從沒承認過,但是她沒有那麽優秀。逛街路過唱片店,店主正在看《我是金三順》,三順那臃腫的身材,不一樣的迷倒了男主角嗎?是的,她也可以的。

加油,木木。

從此以後木木經常的出入剪輯室學做片子,托秦瓊關係跟電視台一幫人拍DV劇,常常寫劇本至深夜。室友第一次見到這麽認真的木木。采訪課上,木木總是第一個要求上台模擬采訪。從圖書館借閱大量的新聞類書籍,挑燈夜讀。當以木木的劇本成功拍成劇,在校廣場上映的時候,木木第一次覺得榮耀背後的辛苦。接著木木拉上室友一起從學校借機器,自己當導演拍劇。作為男女主角的秦瓊和劉玲一起為所有人上演了一場及其老套爛漫的生死戀。但是依然感動了不少大學生。

“耶!!!幹杯!!!”303室的所有花和秦瓊這棵帥草一起聚集在天香苑酒樓時,所有人都興奮的端起酒杯碰在一起。

“真沒想到,我還能感動那麽多人?”劉玲驕傲的感歎道。

“得了吧你,你還是先感謝木木,如果不是她拉著我們一起拍DV劇,你能一夜成名?”阿水不滿道:“木木,下次我不要演配角,我要演主角。”

“好啦!這次成功就代表著下次的勝利,讓我們為了下次的勝利幹杯!”

“幹杯!”

那晚,木木喝的酩酊大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