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303室的乖乖女們都喝醉了,除了韓小陽和秦瓊。

於是在回校得路上,韓小陽和秦瓊手忙腳亂的扶著走S型路線的其他三位美女。劉玲基本上處於癱軟在秦瓊的懷裏。介於男女授受不親,韓小陽一人分身照顧兩個人。一邊拖著木木,一邊馱著阿水。

醉酒後的女人們都很可愛。

劉玲嘟嘟囔囔的窩在秦瓊的懷裏,阿水呢則是高歌,木木是一路沉默。阿水一邊笑一邊嚎叫一邊高歌,惹得眾人側目。小陽急忙去捂阿水的嘴,卻忘記了木木,就在秦瓊伸手去接木木的時候,木木被另外一個人撈進懷裏。木木也在那一刹一口把胃裏翻騰的東西吐在了他的身上。

“沈遙,你來的正好。我已經沒辦法扶木木了,你幫幫忙,幫我照看下木木。”小陽捂著阿水的嘴巴道。沈遙點點頭。一邊的秦瓊眼神裏劃過一絲失落,隨即的就把劉玲抱了起來,之後對小陽說:“小陽,我先送劉玲回去。你們慢慢走。”小陽已經顧不上答話,匆忙之中點了下頭。

沈遙望著懷裏的人,看著自己身上被木木吐的亂七八糟的東西,隨便用紙擦了下,之後用手狠狠的在木木的臉上掐了下:“沒事喝那麽多酒幹嘛?”

木木不耐煩的一把掃開沈遙的手後,死死的抓著沈遙的衣服道:“小陽,好困。送我回宿舍。”

第二天,當木木知道那晚是沈遙送她回的宿舍的時候,懊悔死了。

很多時候,卻是期待相見的時候,反而一次都見不到。越不想期待的時候,反而那人越是不經意的時候就出現在身邊。

木木看著臉色蒼白的自己,想到自己吐了沈遙一身,就死命的拍著自己的臉:你說你幹嘛喝那麽多酒?

就在木木拿著電話猶豫著要不要給沈遙道個歉什麽的時候,沈遙的短信進來了:“胃好點沒?我買了胃藥,在荷花池邊等你。”

木木望著短短的兩行字,看了三遍才放下電話。

心裏一陣狂喜。

但是狂喜過後,又不甘的對自己說:你怎麽那麽沒出息,之前的時候你不是也高傲的看不慣他?

木木趴在窗戶探出身,遠遠的去望荷花池,任憑木木睜大眼睛,也看不到。

“喂,木木,你在看啥呢你,小心一頭栽下去。”阿水揉著太陽穴,輕輕的敲著腦袋。“這宿醉的後果真嚴重,下次打死我都不喝醉。”

“你醉後的德行更差。”小陽捶著勞累的胳膊,昨天死活賴活的把阿水給死拖回宿舍的。“你都不曉得,你見個人就咧著嘴笑,跟傻了似的。還不停的唱‘親愛的,你慢慢飛,小心前麵帶刺的玫瑰……’唱完還冷笑一聲。恐怖死了。”

“有你說的那麽嚴重麽?我怎麽一點都不曉得?”阿水捶著腦袋,使勁的想,但是腦袋裏一片空白。

“那我呢?”木木冷不丁的問了句。

“你?不曉得。我一個阿水就夠了,哪裏顧的上你。剛好沈遙過來,是他送你回來的。想知道你直接問他得了,對了他剛才有打電話給我,問你起床了沒?”小陽邊折著被子邊道。“怪了,他怎麽會有我電話號碼?”

“想想就是木木說的咯。”阿水喝了口水道。

“我從沒給過。”木木一把坐在凳子上,打開自己的電腦,把前天寫的劇本翻出來進行修改。當木木修改完後,已經接近十一點了,肚子咕嚕嚕的叫個不停。看了眼宿舍的其他兩個人,劉玲躺在床上煲電話粥,阿水在另外一邊玩遊戲。

“阿水,小陽呢?”

“圖書館去了。”

木木站起來伸了個懶腰,揉了揉肚子,收拾東西準備去食堂。

在去食堂的路上,木木還是忍不住去了荷花池。

盡管已經知道他不可能等自己這麽久,但是依然固執的在荷花池邊走了三圈,當自己完全處在饑餓的狀態的時候,才走向食堂。

這時電話響了:“喂,木木。我是李老師。”

“李老師,您好

。”

“你現在來趟我辦公室,有事情跟你說。”

“好,我馬上到。”

木木急忙跑向食堂,買了個包子便奔向文學院。等木木氣喘噓噓的推開門的那刻看到沈遙正站在裏麵跟李老師有說有笑。木木繞開沈遙刺過來的目光,直接看向李老師笑著道:“李老師,您找我?”

“嗯。是這樣的,今年省電視台給咱學校兩個實習名額,你這段時間表現的不錯,前幾天你拍的那個短片的放映得到學校領導的一致看好。學校決定把這兩個名額留給你跟沈遙。”

“哦,這樣啊。”木木低低的說。

“怎麽,你不願意。”李老師詫異道。

“不是,我很願意。能跟沈遙這麽優秀的同學一起去電視台實習,我覺得這是無限光榮的事情。”木木趕緊的解釋。

“那就好。沈遙,到時多照顧白木木同學。”

“嗯,好。”

出了李老師辦公室,木木一直跟在沈遙的後麵。沈遙手插在口袋裏,目不斜一的走著。“咳咳咳,那個……”木木撓頭抓耳的正在想著要說一些道歉之類的話時,沒發現沈遙早已經停住了腳步轉過身,便一頭栽向沈遙的胸膛。

從沈遙胸膛傳來悶的一聲,木木眼前一片星星。

“你剛才幹嘛去了?”沈遙並沒有說什麽,直接開口問。木木晃了晃神才安定下來沒好氣的答道:“沒幹嘛。”

“那你不知道我在荷花池等你?竟敢放我鴿子!!!”

“啊?什麽時候?你有說過嗎?”木木裝出一副很無辜的表情,表示自己根本不清楚。

沈遙盯著木木,一瞬也不瞬。木木剛開始還直視他,後來心虛的飄向一邊。“給你。”沈遙從口袋裏掏出一小瓶藥遞給木木,木木不自覺得接了過來。沈遙轉身離去。

木木望著瓶身上的字,悄悄打了自己一嘴巴。剛打完才發現,在五步處沈遙斜斜的靠著牆角噙著笑意的正望著自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