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遇見誰,會有一段對白。

誰在角落看著誰,臉上帶著別樣的目光。

誰傻傻的,看不清楚方向。

沈遙望著狼吞虎咽的木木,就像剛從利比亞難民裏回來似的。揚起嘴角晃悠悠把自己的菜放在桌子上。那麽大的動靜,木木卻一點反應都沒!

沈遙挨近木木後忽然大聲喊了句“難民!!”

“什麽?”幾粒米飯從木木的嘴巴裏毫不留情直接蹦躂到沈遙的臉上。

沈遙的臉立刻變成青菜色,木木尷尬的連忙從口袋裏掏出紙巾遞給他。

“有你這麽吃飯的嗎?”沈遙不耐煩的擦著臉。

“有你這麽打招呼的嗎?”木木沒嚼直接把飯咽了,立刻給嗆著了。“咳咳咳……你簡直就是災星,我知道見到你從來都沒好事!!哼。”

木木先發製人說完後假裝低頭繼續吃,臉巴已經尷尬的紅透。為什麽每次遇見他,自己都傻了吧唧的,跟個傻妞似的。木木在心裏把自己上上下下的鄙視了番。他是人,自己也是人,再說自己現在也不比他弱到哪裏,幹嘛一副低眉順氣的模樣,就因為自己喜歡他?

這時食堂的師傅在高喊誰的皮蛋瘦肉粥?

沈遙揚揚手後起身離去。好奢侈,一個人一頓飯還搞三菜一粥!木木趁沈遙不在偷偷夾了塊回鍋肉放進嘴巴裏。沈遙走進立刻低頭吃自己的飯。

沈遙望著“小賊”木木,輕笑了下。

“你的皮蛋瘦肉粥!”沈遙把粥放在木木的跟前。

“我的?”木木抬眸看向沈遙。

“你就這麽對待你的胃?宿醉後,最好吃點粥。”沈遙淡淡道。

“……”

木木看著那碗粥,一看就是熬了很久的,而且皮蛋也是最新鮮的。木木咽了下口水道:“要你管!”

“你不喝?你不喝的話,我倒了!”沈遙看了眼木木,端起碗就準備倒進旁邊的垃圾桶。

“哎哎,你幹嘛?我又沒說我不喝!”木木搶過那碗粥,用勺子舀了一小勺。味道真的很不錯,想必是食堂那位最出名的王師傅做的。

沈遙夾了些菜放進木木的碗裏:“你順便把菜也解決了吧。”

就這樣,一頓飯下來,沈遙沒吃多少,木木倒是吃的撐住了。起身的時候,都覺得自己像個螃蟹想橫著走。

“下個星期一九點,我在校門口等你。”分別之前沈遙交代木木。

“星期一?幹嘛去?”木木一頓飯下來已經什麽都不記得了。沈遙用食指在木木的腦袋上敲了下:“去省電視台,你說幹嘛?!”

“哦,哦,給吃忘了。”木木訕笑道。“那我先走了。”

“等一下!”

江城的夏天,一頓飯下來,都可以汗濕整件衣服。尤其是剛喝了熱湯。

木木轉回身,沈遙從口袋掏出一張紙巾,溫柔的擦了擦木木額頭的汗水。

“……”

他們所在的地方,是所有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因為那個時刻剛好十二半點,大批的人群湧向食堂的時候。

木木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被沈遙一臉深情的拿著紙巾擦臉上的汗水,在外人看來沈遙眼裏的深情都可以凝出水來!

“記得照顧好自己的胃,以後還是少喝點酒。”沈遙在木木的耳邊輕輕地說。那語氣……木木覺得自己快要暈了。

事後,阿水打擊的對木木說:“你不過是中了點小暑,而已!”

劉玲卻截然相反道:“也許沈遙對木木也喜歡呢?!”

“不可能,沈遙那麽優秀,木木這德行,跟他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愛情來了,誰說都不算。即使不是一路人也一樣。”

“他們兩個都沒怎麽接觸過,哪來的喜歡?不過是木木的一廂情願!”

“沒聽說過一見鍾情啊!”

木木看著阿水和劉玲你來我往的唇槍舌戰,長歎了口氣。

什麽叫**情?

這對於沒有戀愛的女生,永遠是道難解的謎。

“對了,跟你們說下,以後大部分時間我會不在校,因為我要去電視台實習!”木木看著還在為木木和沈遙到底適合不適合的話題爭吵的兩位美女,決定換話題。

真是個好話題,木木剛出口,兩個人立刻休戰的圍著木木:“真的假的?”“省電視台?你走的誰的後門?”“沒走誰的後門,是學院推薦我去的。”“我聽說有兩個名額,那個人是誰?”“呃……沈遙。”劉玲立刻拍手叫好道:“你們看吧,這就是緣分。”阿水用徹底無語及其不相信的目光上下左右掃射了木木N遍。

“你當我是靶子啊。”木木不自在的看著阿水。阿水

則是歎了口氣,拍拍木木的左肩膀:“木木,你好自為之吧。到時傷了痛了別怪我。作為室友加最好的朋友,我可是做到份上了。”

接著木木的右肩膀也被劉玲拍了下:“木木,加油。我們會做你堅強的後盾。要相信自己的愛,你看我不就把秦瓊給收買了!”

是左是右,這是個選擇。

木木,輕輕地問自己的心,自己對沈遙,到底是淡淡的懵懂喜歡,還是不知不覺的早已經愛上他?

星期一。

木木踩著高跟鞋滴答滴答的走向校門口,遠遠地便看到沈遙一身休閑裝的站在石獅子麵前,不時的有女生回頭看他。他正在低頭看手表。

“剛好九點。一分不差。”

木木訕訕的擠出一絲微笑。

“怎麽了?不舒服?”沈遙看著木木一臉不甚高興地樣子。

“沒有,沒有!”木木心裏卻嘀咕道:早知道你穿的這麽休閑,我就不用穿這該死的職業裙,還有這該死的八厘米的高跟鞋。

隻見沈遙等到木木後便開始向省電視台方向走。“我們……我們今天不坐車過去嗎?”“坐車?這麽近,幹嘛坐車?走走多好,鍛煉身體。”

木木怔在原地,天哪,該死的沈遙。小女子可是穿的八厘米的高跟鞋。你竟然要我和你走過去……木木嘟囔著嘴。看著對麵的公交車站牌,多想奔過去,一塊大洋就到電視台門口了。

可是……

可是在這樣的大早上和沈遙單獨相處那麽長的路,也很不錯……

木木猶豫著。

“你是蝸牛嗎?那麽慢。”沈遙在麵前不耐煩道。木木一咬牙踩著高跟鞋奔過去。沒走多遠,木木便覺得自己的整個腳都是痛的,在沈遙回身看的時候,裝作什麽事都沒發生的大步向前走。

一串串的汗珠,從脖頸處往下滾,木木覺得身上黏黏的。當他們終於走到電視台後,木木覺得自己走了千山萬水。一進電視台大廳,木木立刻去找凳子。如果再走下去,毀腳的可能性都有。

“哇,沈大公子又來光臨電視台了?”這時從一個演播廳裏走出來一個女生,在木木還沒有反映過來的時候,直接擦著木木而過。木木腳本來就疼沒怎麽用力站立,這下受外力的影響一下子倒向地板上。

但是呢,英雄救美的故事,從來都不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