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穿的,是那些虛偽的假麵。

葉蘇宜揚起唇角,一臉可親可愛的笑臉:“木木,我身邊正好缺一個助理,你要不要過來幫我?”木木看著葉蘇宜閃爍的目光,一口回絕。“阿和哥,你們最近有聯係沒?”

“你說善和啊?有啊。善和人那麽好,當初我也隻是好心經過幫他擋了下,沒想到他卻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讓我好感動。”

“謝謝你救了善和哥。對了,你大概不知道吧,善和哥和丁嵐姐,從小青梅竹馬,他們都已經訂過婚了。”木木說完明顯感覺到葉蘇宜眼中閃過一絲驚訝與不相信的目光。不過,主持人就是主持人,應變能力什麽時候都得有。葉蘇宜立刻笑著說:“是嗎?那我先祝賀他們了。”

“蘇宜姐,你不覺得他們挺配的嗎?天生一對。”

“他們,他們挺配的。”葉蘇宜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相反的是反而笑意濃濃:“好啦,我還有事情要做。你好好考慮下我剛才的建議,做我的助理,不但可以拿到你實習生拿不到的薪水,而且還可以接觸到很多其他的上層人物。”

“謝謝你的好意。我覺得我沒什麽資曆,還是先從記者做起。”

“那好吧,我有事我先走了。”

葉蘇宜離開的刹那,木木還是看到她臉上的鄙視和不屑。

木木繼續自己的事情,當把所有的素材生成完了後,沈遙也和其他人勾搭完了。回到了座位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咕嚕嚕”肚子傳來一陣聲音,木木摸摸肚子,發覺自己連早飯都沒吃,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了。

“沈遙,我做好,你要不要去吃飯?”木木剛說完,便看到戴維朝他們走來。

“木木,做好沒?”

“做好了。”

“你們還沒吃飯吧,走吧,一起去吃飯吧。”戴維邀請著木木,木木卻看向沈遙。沈遙站起身拍拍衣服道:“你們去吃吧,我還有點事情,要回學校一趟。”說完頭也不回的離去。木木看著沈遙的離去,自己也想跟過去,但是戴維已經身子岔到她麵前,正等著她答複。

“好吧。”

菜,是川菜。還比較符合木木的口味。在整個飯局中,木木發現她和戴維還是有很多共同點,盡管戴維在國外幾年,口味卻是國內的口味。比如都喜歡吃辣的,

都喜歡吃酸菜魚;都喜歡雪碧兌二鍋頭喝酒;都喜歡在心情不好的時候,跑到江邊對著長江一陣大叫;都喜歡白色的襯衣;都喜歡看美劇《 lie to me》;都喜歡看話劇。所以整個飯局上氣氛極其融洽,但是木木總覺得心裏有什麽東西空落落的。

下午,她沒有直接回學校,而是去了江邊。看著滾滾的長江水,沒有盡頭。忽然覺得自己跟沈遙會不會也像江漢和武洛一樣,中間要跨越長長地長江?

一艘孤舟泛遊江上,顯得異常的落寞,陽光淡淡的散在江麵上,隨著水的晃動而晃動。

那麽她的心情,是否一如這水,隨著他的心情起伏而起伏?

翌日。

當木木氣喘籲籲進了新聞部後,便看到沈遙正在悠閑的看報紙。

“我……我沒遲到吧?”

“你終於來了,剛才你的戴維叫你給他買早餐。”

“早餐?他吃什麽?”

“隨便。”

“他沒交代嗎?”

沈遙不再答她,繼續看報紙。

木木把包取下放在沈遙身邊,拿出錢包到外麵去買早餐。當她再次氣喘籲籲的從外麵買回早餐後,發現沈遙,連同自己的包一起不見了。

“什麽……情況?”

木木看看周圍,是正在收拾東西準備去采訪的其他記者。木木看看手裏的豆皮和包子,怒從心生。難不成他沈遙故意耍我?木木最鬱悶的是手機在包裏,這下她像無頭蒼蠅似的,在新聞部不知所措。“不好意思,打擾下,請問你知道戴維在哪兒不?”

“戴維?他不是和沈遙一起去采訪榮平集團老總了麽?”

“啊?他們已經走了?”

“是啊,剛才就看到他們已經開車去了。對了,你叫白木木吧,這邊有張紙條似乎是留給你的。”

“……”

慕斯山莊

木木打了接近180塊錢的的士,才到慕斯山莊。180塊,接近半個月的生活費,木木心疼的看著自己付那麽多錢。早上剛取的兩百塊,這一下子就沒了。木木不甘的下車。一下車,木木被這裏的別墅給震撼住了,青山綠樹,白色獨棟的別墅群,仿歐式的建築風格。大部分別墅門前置立著電視裏歐洲街頭看到的藝術雕塑。所有的建築依山而建,

每棟別墅之間的種植大量的花卉,走入巷子裏,像是走在花海鋪成的路上,空氣中彌漫著各種花香。更令人覺得愉悅的是,所有的房子麵朝長江。那麽一瞬,木木仿佛真切的感受到海子所說的:“麵朝大海,春暖花開。”

不過所有的風景木木都顧不上慢慢仔細的欣賞,她最主要的還是要找到采訪地,按照沈遙留下的紙條上的地址一路尋過去,可是尋了半天,總是回到了原地。“小姑娘,你找人,還是?這裏是按照迷宮陣建造的,不知道的人可不好找地方。”一位晨練的老者精神矍鑠的看著她。

“怪不得我每次都轉回了原地,大爺,我要找這個地方。”木木把紙條上的地址給老者,老者看後笑嗬嗬道:“你順著花子巷向前走大概100米左右,然後向右拐就到了。”

“是嗎?那太謝謝您了。”木木感激的道謝。

“不謝咯。你找的是榮平集團的王總吧?”老者問。

“嗯,今天電視台對他有個采訪,我遲到了,所以沒找到地方。”

“哦,原來你是電視台的。那你趕快去吧。”

“那多謝謝您啦!”

當木木走到地方的時候,剛碰到戴維,葉蘇宜,沈遙三人從裏麵出來。木木一看,心裏大叫完了。

“戴維,我……我遲到了。”

“沒關係,反正今天也沒采訪到。走吧,回去吧。”

“木木,你怎麽過來了?”葉蘇宜很驚訝。

“我是跟著戴維的實習生。”木木撇了眼提著攝像機的沈遙憋屈了下,淡淡道。“原來你是戴維口中的那個小跟班?!走吧,回去吧。”

一路上,氣氛不是很佳。

戴維為了采訪榮平王總,下了很大功夫,誰道那個王總臨時變卦,木木因為遲到,什麽發言權都沒。戴維跟葉蘇宜坐在前麵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榮平王總,沈遙坐在車後麵閉目休息。忽然覺得胳膊疼,睜眼看了眼木木,木木用眼神瞪著他小聲道:“我的包呢?”

“你的包我怎麽曉得?”沈遙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早餐呢?”沈遙不提早餐還好,一提早餐木木更是用指甲在沈遙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下,然後默生的揚起下巴。

“你……你無賴。”

“對啊,你現在才知道我無賴?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