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無賴。”

“對啊,你現在才知道我無賴?晚了!”

木木氣憤的把臉轉向一邊,氣呼呼的。什麽嘛,不就是仗著我喜歡你,就可以這麽過分的耍我,你不止無賴,還特別混蛋。你一個富家公子哥,什麽時候不是零花錢一大把?姑奶奶的包現在身處何地不曉得,180塊錢也就這樣打水漂了……不知道這年頭什麽都貴啊?還這樣耍我……木木做了三個深呼吸才把自己的心情給平複了。

“木木,你暈車?”戴維忽然轉過頭來問。

“啊?沒,沒有啊。”

“那怎麽看你一副很不舒服的樣子?”

“沒,沒事,胃有點不舒服而已。”

“早上又沒吃早飯吧?”戴維笑著道。

“又?戴維你什麽時候跟木木這麽熟?難道……”說完壞笑的看著戴維。

“嘿嘿,怎麽不可以?你看木木多溫柔,見人就笑。還有兩個甜甜的酒窩?”戴維說完從後視鏡裏看木木。

“是嗎?我怎麽沒注意到。”葉蘇宜轉過頭去看木木。木木適應氣氛的淡笑了下,果然有兩個小酒窩,隻不過是淡淡淺淺的酒窩。

“戴維,你觀察的可夠仔細的哈。”葉蘇宜打趣道:“木木,我跟你說,戴維可是我們台裏出了名的憐香惜玉型帥哥,被他看上,那是別有一番幸福感的。”說完還故意對著戴維挑挑眉:“是不是啊,戴維!”

“我,我隻是一個不起眼的女生,戴維老師就算喜歡也不會喜歡我這種類型的。我倒覺得你和戴維老師很相配!”木木順水推舟。葉蘇宜優雅的扯下嘴角,眼神晃過不屑:“戴維我們兩個?哎,沈遙,你說我和戴維配嗎?”沈遙這才緩緩地睜開眼睛懶懶道:“蘇宜姐的美貌,不是誰可以隨便高攀的。”

戴維輕哼了聲:“我看你不就是想說你和那個叫什麽善和的跟你配?!”

本來無心聽他們說話的木木,不禁怔了下。這時葉蘇宜的臉色變了下:“你說什麽呐你,不過是開個玩笑,你扯上別人幹嘛?”

“怎麽急了,你天天那麽親熱的叫人家阿和,阿和,阿和……咦,雞皮疙瘩都出來了。”戴維並不知道木木跟善和的關係,所以大

肆的開玩笑。

葉蘇宜的臉色已經難看到極點。

“對了,你的善和哥的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是不是期待的不行了?今晚準備去哪裏開房?四季春?”

“戴維,你再胡說一句,你信不信我讓你車毀人亡!”

“莫黑我,你什麽時候變的這麽不經開玩笑。其實咱們都成人,又何必……啊,忘記後麵還有兩個小不點。”

難道善和跟葉蘇宜真的在一起?木木感覺到葉蘇宜透過倒車鏡在看自己,於是假裝什麽都沒聽到。

之後,一路無話。

回到電視台,沈遙前腳剛把攝像機放回辦公室,木木後腳跟來扯著沈遙:“我的包?快點還我,我有重要事情。”

“什麽事?”沈遙懶洋洋的問,一副沒睡醒的狀態。

“不關你的事。“木木拽著沈遙的衣服,一臉無辜的看著沈遙:“你快點還我!”沈遙看著木木道:“那你給大爺我笑個!”木木無語的看著沈遙:“你以為你是嫖客!”“你不笑的話,我堅決不知道那包在哪兒!我很無賴的!”

“嗬嗬嗬……沈遙同學,你就快點還我的包吧。一會兒我請你吃冰激淩行不?”木木學著徐菲菲嗲嗲的聲音矯揉造作。兩個淺淺的酒窩掛在她的臉上,沈遙這才看清。

沈遙驀然轉過身,直愣愣的盯著木木,剛才還一副懶散的模樣順便變的淩厲。

木木看著沈遙的眼神,不自覺地把手鬆開,退後一步。哪知沈遙跟著進一步,木木再退一步,沈遙再進一步。直到木木無路可退靠著身後的牆。

“你……”

沈遙慢慢的伸出胳膊,伏在牆上,把木木直接圈在自己的懷裏。再慢慢湊近木木的耳朵低低道:“白木木,你給我聽好了,以後不要隨便對別人笑。要笑也隻能對我一個人笑!”木木無由來的心跳加速。“難道你是個笨蛋,什麽都沒看到?”我……”木木不敢呼吸的看著沈遙。可以看到他眼裏的血絲,看到他眼睛裏她的樣子。沈遙望著木木通紅的臉,繼續壓低過去,兩個人的呼吸越來越重,幾乎快要鼻子挨著鼻子。“阿……阿嚏!”

氣氛戛然而止。

沈遙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似的,轉身就走

“喂,我的包。”

“在紙條背麵。”

“紙條背麵?”木木從口袋掏出紙條,背麵……

木木無語的從寄存處把自己的包領出來,進了不遠處的衛生間。剛進去,沒兩秒,便聽到葉蘇宜的聲音:“善和,你到哪兒?要不要我去接你?我們晚上一起去吃飯吧……我?你選地方吧。我哪裏都行……我想你送我玫瑰花……那好吧,晚上見。……國貿大酒店406房。嗯,我記下了。……晚上見。”

木木走出來的時候,葉蘇宜已經離去。掏出包裏的手機抓在手上猶豫了下,還是放了回去。

丁嵐現在還在巡回演唱會中,如果現在打給她,她肯定會立刻飛過來。但是……國貿大酒店,406……木木暗暗下了心。

電視台大廳,沈遙立在電梯不遠處。一波接一波電梯人三三兩兩下來,始終不見白木木的身影。就在沈遙準備離開的時候,白木木才姍姍出現。沈遙這才收縮眼孔的鬆了下神經:“白木木!”

木木側頭便看到沈遙倚靠著牆一貫的手插口袋站在那裏,淡淡的看著她一臉的溫情。呃,看錯了吧。木木自嘲的輕笑自己。他可是從來沒對自己擺出過好感,除了那次在食堂門前眾目睽睽下,給自己擦汗和剛才……剛才……木木沒有來的心裏漏跳一下。

“你回學校,還是去哪兒?”沈遙走過來淡淡的問。

“當然是回學校啊,被你耍了一頓,180塊大洋沒了,我半個月的生活費……”木木想想就可氣。難道他沈遙不知道過江的士收費貴啊。真是個富家公子哥,不知道人間的柴米油鹽貴!!

“如果你陪我去個地方,我可以考慮給你報銷這180塊錢的路費!”沈遙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切,你幾時見過天上有掉餡餅這等好事?就算有,也輪不到我身上。”木木才不相信他沈遙會給她報銷。

“不信?那就算了。給你十秒鍾的考慮。”說完沈遙邊向電視台大門口走去,邊淡淡的數:“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等等!”

“去哪兒?”

沈遙露出得意的微笑。

“到了你就知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