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以為沈遙會帶她到什麽地方,原來是遊樂場。沈遙直接走向過山車的售票口,從口袋掏錢買了兩張票。

木木傻傻的看著沈遙,不知道他葫蘆裏賣的什麽藥。

“你不是一直都想坐過山車嗎?怎麽?不敢了?”沈遙淡淡的俯下臉來看木木。“誰說的?”木木抬腿便跨過欄坐到座位上。沈遙輕笑著跟上,坐在了木木身邊。

工作人員將木木固定好後,木木立刻緊緊地抓住座位上的欄杠。“小姑娘,你不用抓那麽緊,隻要坐好就行,固定架會保護好你的安全的。”旁邊的工作人員看木木一臉緊張便安慰道:“你第一次坐過山車吧,放輕鬆點。”

“你……說什麽?”木木像木頭人似的揚起臉,這時過山車已經慢慢啟動:“啊……!!!!不要,救命……!!!”過山車快速劃過一個頂峰,滑下山穀,接著向另一個頂峰滑去:“沈遙,救命……!!!我不要玩這個……!!!我真的不要玩這個……!!!快要他們停下來……!!!”木木緊緊地閉著眼睛,大叫著,眼淚都快要出來了。耳邊是尖利的風聲,和器械與器械摩擦的聲音,還有其他人大叫的聲音。“不要……!!救命!!!”木木的聲音都帶著哭腔。

“木木,不要害怕,抓抓我的手。快!”

耳邊傳來沈遙的聲音,木木閉著眼睛揚起左手,可是除了風拂過左手。過了幾秒,一雙有力的大手深深地握著木木的手,木木這才停止大叫,但緊緊地閉上眼睛。

當過山車已經停了,木木依然沒有回過神來。

“哈,從來沒見過你這麽膽小的。連過山車都不敢玩!還在那裏大喊大叫:‘救命啊,救命啊!’”

“……”

沈遙看著木木嘴唇發白,臉色發青,眼神茫亂。

“你不會這麽挫吧?連玩一場過山車都玩傻了?”沈遙話剛落地,“啪”一巴掌打在沈遙的臉上。

“你耍我耍夠了吧。”

木木一臉冷漠的起身離去。

沈遙望著木木離去的身影,臉上嘲笑的表情淡淡的疏離。他臉上還有淺淺的五指印,旁邊的工作人員和遊客都在用疑惑的眼神望著他。他也起身離開了過山車座位,朝木木的方向走去。

“對不起。”

木木沒

有理睬他。

“我請你吃冰激淩!”

“沈遙同學,我現在鄭重的警告你,雖然我喜歡你,但是我不是猴子,任你一次又一次的耍來耍去,不要太過分。”木木憤怒下,話脫口而出,說完發現自己失口。

沈遙看著木木的眼神,慢慢有了溫情的神色:“你……說什麽?我……沒聽清楚!”

“沒什麽,就當我剛才什麽都沒說。”

“什麽叫什麽都沒說,明明就有說!”

“我說我什麽都沒說,你這人怎麽這麽煩?”

“我明明就聽到有人說什麽!”

“我沒說。”

“說了。”

“沒說。”

“說了。”

“是,我說了。”

“那再說一遍。”

“……”

“你再跟著我,我喊流氓!”

“你喊啊,我聽著。”

“流氓!!!!!”

“我喜歡你!”

陽關下,一個少年,一個少女,一個大聲喊著流氓,一個大聲喊著我喜歡你。

周圍人都有意無意的投過看熱鬧的目光來。

“我喜歡你!”沈遙再次重複了遍。

木木一時怔在那裏,她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沈遙的表白。可是為什麽這表白來的這麽突然,這麽怪異,這麽措手不及,這麽尷尬。

“白木木同學,我鄭重的告訴你,做我女朋友吧。”沈遙一臉認真的表情看著木木。

木木搞不清楚狀況,她今天早上出門沒踩狗屎啊。一貫的隻是她自己的單戀,何時沈遙這棵校草也對自己暗許了草心?如果他喜歡自己,那為什麽從來都沒有一點表示?難道沒有戀愛過的女生沒有戀愛直覺?還是他不過是隨口而出的玩笑話?但是……為什麽他臉上的表情那麽……認真!

愛情,從來像是一陣風,因為你不知道它什麽時候,就那麽忽然來到自己的身邊!

木木,完全愣在沈遙的表白裏。

一直以來都是她在暗戀他,暗戀的她的朋友都曉得,就隻有沈遙不曉得。

可是,為何,此時此地?他對自己表了白?

他從何時開始喜歡自己?

他……

他就

近在咫尺。

他臉上的表情,從未有過的柔情。

木木扯起沈遙的胳膊便一口咬下去。“一點都不疼啊,應該是幻覺。嗬嗬,嗬嗬!!”木木訕訕的笑,自嘲的笑。

“因為你咬得是我的胳膊。”沈遙悶聲道。“啊??”木木向後跳了一步,低頭看到自己深深地牙印在沈遙的胳膊上。異常刺眼。

“對,對不起。”

“你不會激動傻了吧?”沈遙蜷起食指狠狠地在木木的腦袋上敲了兩下。

“好痛!”木木抱著頭。

“還是幻覺不?”

“不是了。”

摩天輪裏,木木和沈遙兩兩相對。

“你……你剛才說的不是真的吧。”木木不確定的問,她怕自己確定問了,沈遙忽然反悔了。

“那我先問你,你耳朵聾了沒?”沈遙無語的看著木木。

“沒。”

“那不就得了。”

“可是,你怎麽就喜歡我了?”木木還是不確定,盡管她心裏已經如小鹿亂跳。

“你要我怎麽說你才相信?”

“因為你的告白一點都不浪漫!”

“吧嗒”沈遙身子直接蹭到木木跟前,捧著木木的腦袋直接把唇覆在木木的唇上。木木睜大眼睛看著閉著眼睛的沈遙。沈遙在木木毫無防備下直接撬開木木的唇探尋著木木的舌頭。木木一瞬間木了。

她的舌頭不聽使喚的任沈遙的舌頭舔著,兩個人的口水相互交纏著。那刻木木都能聽到沈遙和自己快速跳動的心跳聲。

摩天輪裏,夕陽淡淡的灑在他們的臉上。

直到很久,木木時不時的回憶起初吻,都覺得砰然心動。很久以後,木木都不相信那刻,那樣的甜蜜會是真的。那麽沈遙是從什麽時候開始喜歡上她的?這個問題,沈遙至始至終也沒跟她說,直到……分離八年後他們再次相遇。

那夜,木木整宿都沒睡著,翻來覆去。最後木木悄悄地在被子裏發短信給劉玲:“親愛的劉玲同學,請問,什麽叫做……吻?”發完,木木望了眼對麵的劉玲,隻見劉玲極其不耐煩的把手機打開。

之後,開始大叫:“木木,你的初吻是不是沒了?”

頓時,宿舍的四個人全都沒了睡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