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老實交代。說,你的初吻給哪個王八羔子了?”

“就是,我們幾個人的關都沒過的,就把你搞到手了,也太不把我們幾個放在眼裏了吧?”

“什麽叫搞?說的那麽難聽!”

“難不成你投懷送抱?”

“你才投懷送抱!”

“你又不是沒投懷送報過,人家喬子戌的褲子還不是被你給扒了?弄的人家現在女朋友都沒了!”

“我說你怎麽胳膊肘往外拐?”

“木木,你不會真跑去跟沈遙告白了吧?”

“不可能,都說了沈遙看上誰都不會看上木木的。”

“愛情不分貧賤與尊貴的。”

“……”

木木聽著她們你一言我一語,就知道會是這種後果。

“話說木木,難道那個人真的是沈遙?”

“哎,木木,你們今天怎麽就吻上了?誰先吻誰?是不是你?”

“木木,你真決定跟沈遙在一起了嗎?”

“我……”

木木的遲疑讓所有人心中都肯定了沈遙。

“你不是一直都很稀罕他,既然那麽喜歡,都已經接了吻,又何必猶豫?” 劉玲看不慣木木做什麽事都拿捏不定。“喜歡就是喜歡,一切爽快點不更好?”

“木木擔心是有道理的啊,沈遙那種有錢人家子弟,你幾時看他不花心過?這秦曉琳剛出國不久,他就跟那個叫什麽蘇錦,徐菲菲,李茉莉傳過緋聞。這才幾天啊?反正我覺得木木會吃虧。相比較,我倒覺得還不如木木跟了喬子戌得了。”阿水極力反對木木和沈遙。

“阿水,你今晚怎麽老是不停的提喬子戌,難不成你看上他了?哎喲,才幾天了你姑奶奶就讓人家蘇億霖成了過去式!”劉玲語氣有絲嘲諷。

“那是俺的事,不勞駕您劉玲大媽費心!!”阿水倒是爽快的回應。

“我才沒那閑工夫呢!不過,我倒覺得你和喬子戌還真配!有本事把他追到手!!隻是……我怕你還沒表白,人家葉小天就一把金箍棒砸在你頭上。”

“哎,你們倆個往哪兒扯呢?”小陽不滿道:“說木木的事,你們幹嘛又吵起來?”

木木此時沒心情管劉玲和阿水的爭吵,不過當木木聽到劉玲說葉小天的時候,想起今天忘記做的事。“糟了。興奮過頭了。”木木在心裏驚叫了聲。

國貿酒店,303房,阿和正在整理設計手稿,有人敲門。開門,是葉蘇宜。阿和淡笑道:“請進,我馬上就好。”

“不急。”葉蘇宜款款走進房間。等葉蘇宜在沙發上坐定,阿和倒了杯茶給她:“不好意

思,讓你等了這麽久。餓了吧,我很快就好。”說完阿和把攤了一床的設計稿收拾裝訂。

“沒有,我也是剛下班。”

“你什麽時候開始做服裝設計師?”

“我?”阿和淺笑了下:“不長時間,準確的說,是遇到你那次後,才開始慢慢接觸這一行的。”

“哦?是嗎?”葉蘇宜驚異的望著整稿的阿和。

“嗯,那次去雲南,本來是玩的。陰差陽錯的讓我走上這一行。”阿和並沒有細說,顯然並不想解釋什麽。

葉蘇宜臉上有淡淡的失望感。

她想起那次他們相遇。她那年馬上要大學畢業,一個發小約她去雲南麗江玩。在火車上遇到了坐在對麵的阿和。顯然那天阿和的精神不是特好,一路特沉默。帥氣的男生,在什麽地方都那麽耀眼,那麽的引人注目。阿和一直盯著窗外,看著一晃而過的綠色,房子,和一閃而過的人。她一上車便注意到了他。葉蘇宜有喜歡在車上看雜誌的習慣,所以上車前隨身帶了本瑞麗。恰好,那本瑞麗上有一期時裝秀展圖片。她還記得上完廁所回來後,便看到阿和正在翻看自己的瑞麗。見主人回來,阿和歉意的跟她打招呼,淺淺的溫暖的笑容,一下子讓人覺得火車裏不再有人群擁擠的悶熱感,而是帶著綠茶般清爽。她一下子迷戀在他得笑容裏。無法自拔。

隨後他們聊了很多東西,她知道他有一個當明星的女朋友,他覺得他總是隱藏在他女朋友的光芒下,找不到方向。想去闖蕩,又舍不下自己心愛的人。所以自我鬱結。

令葉蘇宜沒想到的是,阿和的女朋友會是丁嵐,鼎鼎有名的國際巨星丁嵐。

下了火車,他們並沒有互相留聯係方式。臨下火車前,葉蘇宜張了張口,最終也沒有開口問阿和要聯係方式。

之後,他們四年沒見。

葉蘇宜一畢業便留在了省電視台,一年後便爬到了女主播這一位置。

誰料到如今再次相逢。

在這四年中,葉蘇宜作為省電視台的一枝花,明裏暗裏都有各種追求者,常常見深夜她做完節目,電視台門口便停著一輛輛的好車,接她回家。

電視台是什麽地方,美女如雲的地方。但是葉蘇宜的氣質誰都沒有勇氣承認比她好。偶爾有幾個女人看不慣她的風格,不久後便會被調動工作,久而久之誰都不敢得罪她。傳言有個富商包養了她,而那個富商,還是江城有頭有臉的人物。但是誰也沒見到過他出現在葉蘇宜身邊。

阿和整理完設計稿,透過窗戶看著外麵的車水馬龍,不禁長歎了聲,他想起他和丁嵐剛大學畢業那會兒,兩個人在長江邊手拉手對著長江呐喊

:我們一定要在這個社會裏出人頭地。

如今……

“蘇宜,我們去吃飯吧。”

“好。”

葉蘇宜一臉燦爛的站起來,忽然裙子被茶幾邊扯了下,隻聽撕拉一聲,葉蘇宜的裙子頓時被撕破,裂縫直接到了大腿處。

葉蘇宜尖叫著連忙雙手抱著自己。

“你……你沒事吧?”阿和立刻轉過身去。

“沒……沒事。不過我衣服不小心被弄破了……”

“呃。我這裏沒有女孩子的衣服……”阿和思索了下:“你等下。”

阿和從包裏翻出一件衣服,給服務生打了電話,不久服務生敲門,阿和小心的開門,接過服務生提供的剪刀,從包裏掏出針線。阿和把襯衣的領子給剪掉,做成荷葉式,兩邊的袖子也被剪掉,做成了各種形狀的碎花,塗上顏料,縫在衣服衣領,腰圍和裙擺處。接著把腰圍處稍作修改,達到一種收身的效果。同時,在衣邊處縫做成裙擺的樣式並縫製一圈蕾絲,用顏料在衣服上畫出簡潔清麗的圖案。頓時一件男式襯衫被炮製成一款小女生的簡蓬裙。

阿和遞給葉蘇宜,當葉蘇宜從衛生間出來時,阿和定定的看著葉蘇宜。這款衣服恰好襯托出葉蘇宜低調的性感,而性感中又不失少女的純真。葉蘇宜看著阿和的目光,臉上有淡淡的紅暈色。

阿和笑著道:“幸好我183的個子,你要是再高那麽點點,那麽我今天又將失去一條褲子!”“真的好合身啊!”葉蘇宜忽然像個小孩子似的轉個圈給阿和看,阿和也淺笑著點點頭。

他們去吃西餐,所有的人都在葉蘇宜進店的那刻,有意無意的去看她一眼,準確的說是看葉蘇宜身上的裙子。

“阿和,謝謝你!”一坐下葉蘇宜便道。“謝什麽?不過是一件衣服而已。”阿和淡淡道。“不是啊,你看好多人都在看你設計的這件衣服。”“不是看這件衣服,而是在看你。你可比衣服漂亮多了!”阿和笑著道。“真的?”“真的!”

晚上,阿和把葉蘇宜送回家,在葉蘇宜家樓下,葉蘇宜邀請阿和一起上樓。阿和淡淡的搖搖頭:“不用了,不打擾你家人了。”

“我自己一個人住,他們搬到江那邊新房去住了。”葉蘇宜忽然嫵媚的笑了下。

阿和,淡淡的把葉蘇宜鬢角的發撩了下:“快進去吧,外麵的風大。”葉蘇宜忽閃了下目光道:“好,那我先上去了。”

“嗯。”

葉蘇宜站在樓上,遠遠地望著阿和離去的身影。她換下睡衣,把阿和的那件衣服緊緊抱在懷裏,吹著風。

這時她聽到隔壁的房間裏傳來了喘息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