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對吹。”喬子戌把三瓶啤酒分別放在沈遙,胡海和李威麵前。胡海和李威立刻拿起瓶子。

沈遙看了眼三人已經舉起的瓶子,拿起麵前的瓶子。

喬子戌一口喝下大半瓶,這時服務員打開門端來一些瓜果,門打開的時候,一個身影進來。眾人一看便樂了。胡海立刻踹了下喬子戌道:“你的女神來了。”

喬子戌一回頭便看到葉小天雙手抱胸的倚靠著門正冷笑的看著自己,於是放下手中的瓶子,朝胡海拍了下,胡海立刻會意的把屁股挪向對麵。喬子戌對著葉小天拍了拍自己身邊的空位。

葉小天這才走到喬子戌身邊坐下,剛坐下便拿起桌子上的蘋果開始削。喬子戌的臉色立刻變成黑色的,屏息的看著葉小天削的蘋果皮,直到最後一刻,才長舒了一口氣。

“小天,如果蘋果皮斷了,你這次怎麽整子戌?”李威來精神的看著葉小天,葉小天撇了一眼喬子戌道:“你們誰認識白木木?”

胡海和李威心知肚明賊笑的對望了一眼,然後落井下石道:“這個問題自然是要問子戌了!”

沈遙拿著瓶子慵懶的倚靠在沙發上,看著他們。

“誰要是能幫我把白木木約出來,我把胡倩介紹給他。”葉小天跳過沈遙直接在胡海和李威身上掃了下。

胡海和李威剛才還同穿一條褲子,現在聽

到有這等好事,立刻諂媚的搶著互相打包票。打完包票還不忘互相挖苦下對方的長相。

喬子戌憤怒的看著所謂的同室鐵哥們。但是葉小天的一個眼神瞟過來,立刻溫柔的給葉小天又是遞可樂,又是遞瓜子的。而且笑得如沐春風。

這時,葉小天望了一眼有些發呆的沈遙,欲言又止。正當她準備把要說的話咽回肚子裏裏的時候,沈遙倒是開口道:“想說什麽就直說。”

“沒……沒什麽了。”葉小天忽然覺得如果說出來,顯得自己特小心眼。最後想想,還是算了。別人之間的關係,自有別人處理。自己的事還沒顧好呢。

“不就是想說笑琳的事。”沈遙無所謂的笑了下。

“原來你知道啊。”葉小天忽然輕鬆了下。其他三人立刻八卦道:“什麽事?”

“難到……”喬子戌腦袋裏閃過一個畫麵。

“難到什麽?”胡海和李威看熱鬧的等著喬子戌的下文。對於喬子戌和沈遙的八卦緋聞,他們兩個是最為津津樂道的。這就叫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誰讓他們沒那個資本去製造緋聞。

喬子戌忽然覺得內心淡定了不少,看來不止自己受了嚴重的內傷,就連一向清高的沈遙,也在默默的舔傷口。

“今個還不錯。”有了自我安慰,喬子戌一下子高興了不少。

“不錯你個頭。走

,陪我去唱歌。”葉小天用胳膊肘戳了下喬子戌,喬子戌立刻捂著肚子嗷嗷叫。

胡海和李威看著到嘴的八卦沒了,不禁沒了興趣,拿起瓶子互相幹了杯:“還是咱倆惺惺相惜,幹。”

沈遙看了眼他們,拿起瓶子自己也喝了口。這時電話響了,沈遙看了眼號碼,直接掛了電話。對方似乎不死心,繼續打。連著響了四次,沈遙才起身到一片相對安靜的地方接了電話。

“你現在在哪兒呢?”

“在摩卡。”

“等我去找你。”

“不用了,我一會兒就回校了。”

“……”

“沈遙,今天……”

“呃,我想起我的書還在圖書館老地方,如果你有空的話,幫我去拿。免得被管理員收去。”

“好,我馬上去圖書館。”

“恩。想吃什麽,我回去給你帶。”

“荔枝。”

“好。”

沈遙掛了電話,沒有再回包間,而是直接出了摩卡的門。九點,大街上依舊人來人往。夏日,空氣裏有點甜膩膩的味道,沈遙買了杯礦泉水。打開剛準備喝,一個人突然撞上來,水直接濺了一臉。

“對不起。”那人的腳步頓了下,在沈遙還沒來得及說什麽的時候,就看到那人拉著旁邊的人低著頭快速的走向學校大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