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蘇宜抱著換下來的衣服,淡淡的看著阿和遠走的背影。

這時隔壁傳來了喘息聲。

葉蘇宜翻手把裙衫放在床上,躡手躡腳的朝隔壁走去,聲音越來越大,葉蘇宜順手拿起旁邊的掃把,用力推開門,當場驚嚇在地。

陽光暖暖的照過來,木木額頭有細細密密的汗。

“不要!!!!啊,救命!!!!”木木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大口的喘息。

“怎麽了?木木。”小陽剛醒,正準備起床。

“我……我夢到一個蒙麵的人,持著一把明晃晃的刀,一直追趕著我。我就跑啊跑啊跑啊……跑著跑著來到了懸崖邊,可是那個人依然不放棄的奔過來。就在他明晃晃的刀向我砍來時,我一咬牙便跳進懸崖裏,粉身碎骨。”木木一副驚魂未定的表情。“你肯定是昨晚興奮過頭了,才做這麽無聊的夢。”劉玲翻身插了句。

“呃……”

“起床啦,趕快起床,馬上就遲到了。一堆懶鬼們!”小陽已經起床了,挨著床敲。

“知道了,知道了!”阿水懶懶道。“小陽,你可真是好學生啊。老師有你這樣的學生,真是三生有幸……啊!!”阿水打著哈欠。

一行人洗漱完畢連忙奔向教室,這時老師已經準備開始點名了,小陽怪罪的看著其他三人。

“好啦,這不還沒遲到呢!”木木笑著安慰。

“哎,你們聽說了沒,咱學校有個女生出事了,而且還是在家裏出事的。”木木剛打開書本便聽到鄰座一個女生對另外一個女生竊竊私語。“哎,我也聽說了,好像叫什麽葉小天。8班喬子戌的女朋友。”

“哎,這叫自作自受,你看她平時囂張的要死,這下吃了啞巴虧,看她日後還如何生存,看她還如何囂張起來。你們不知道,我看到她那副表情就夠了,更讓人鬱悶的是喬子戌對她一寵到底。”一個看起來挺漂亮的女生冷哼著對剛才竊竊私語的兩個女生道。“我要是她,我就去死。”

木木正準備問葉小天怎麽了,便聽到老師的點名:“端木水!”老師叫了兩遍阿水都沒反應。木木看了眼阿水,阿水的神色有些恍惚。“阿水?”木木用胳膊撞了下阿水。“嗯?”阿水這才反應過來。“老師點到你了。”木木急忙道。“哦,到!”阿水連忙舉手答到。

“是不是還沒睡醒啊?老半天才反應過來。端木水同學,專心點!一會兒

我會提問你的。”老師不滿的看了眼阿水。

阿水沒什麽表情的放下手。

“阿水?怎麽了?”木木不禁問。劉玲和小陽也看過來。

“沒,沒什麽!我隻不過是剛才走神了,昨晚隻顧討論你的事,弄的我沒睡好。”阿水解釋道。“哦,阿水,我跟沈遙……”“木木,其實隻要沈遙對你好就行,我也隻是那麽一說,就當我什麽都沒說!”說完阿水翻開書:“趕快聽課吧,老師要我專心的,一會兒指不定真提問我了,你說這老師怎麽跟小孩子似的,還耍脾氣!”阿水嘻嘻哈哈哈道。

木木皺著眉,看著阿水也沒多問。

醫院裏,葉蘇宜焦急的等待在手術室外。手術室的燈一直都亮著,亮的葉蘇宜心慌的要命。“蘇宜,蘇宜……”阿和氣喘籲籲的跑過來:“小天怎麽樣了?”

葉蘇宜一見到阿和,便一下子崩潰的抱著阿和道:“小天,小天還在手術室呢,這手術都做了三個小時了……”淚水從葉蘇宜眼眶裏,大朵大朵的滾下來。

“怎麽會發生這事?”阿和驚訝的問。

“我也不知道,你走後,我便聽到隔壁有聲音,我開門一看……”葉蘇宜頓時說不下去。

阿和輕輕的把葉蘇宜抱在懷裏,葉蘇宜緊緊的抱著阿和,身子不停的在顫:“我都不知道小天什麽時候回來的……小天的臉色好蒼白,我好害怕……阿和。”

“不怕,有我在。”阿和輕輕的拍著葉蘇宜的身子,安撫道。阿和扶著葉蘇宜坐在凳子上, 兩人一同望著手術室上麵的紅色燈。

教室裏,阿水的電話不停的震動,阿水看了眼號碼,躲在桌子底下,低低的問:“是不是你?”阿水接完電話,神色變得慌張。過了一會兒,電話又響了,阿水直接把電話摁掉,對方似乎很急,剛被摁掉接著便再次打來。阿水直接把手機電池扣掉。

兩節課下來,阿水都沒在焉過。後麵沒課,老師下課這兩個字剛落地,阿水便抱著書衝出外麵。木木疑惑的看著阿水,小陽莫名其妙的看著木木:“阿水怎麽了?”木木搖搖頭。

“一看就知道,肯定出事了。你們什麽時候看到阿水這副神色過?”劉玲望著阿水離去的身影道。“莫不是喬子戌出什麽事了吧?”木木擔憂道。“剛才旁邊的兩個女生說喬子戌的女朋友葉小天出事了,不知道出什麽事了?難道跟阿水有關?”“不會吧?阿水一直跟我們在

一起,她能出什麽事?”小陽自我安慰道。“貌似葉小天被什麽人怎麽了?”劉玲看著木木和小陽:“剛才那幾個女生說的意思好像是……”三人互相望了眼。

“不會吧?”木木和小陽一口同聲。

“不一定。”劉玲淡淡說了聲,抱著書隨著人流走出教學樓。

木木的手機響了,是沈遙。

“喂,沈遙。”

“木木,你有沒有見到阿水?”

“阿水?她一下課就急急忙忙走出教室,不知道她去哪兒了。怎麽了?出什麽事了?”

“以後再說吧。”沈遙淡漠了句:“今天下午我去不了電視台了,你要是去的話,幫我跟戴維說下,我先掛了。”

“哎,沈遙,到底出什麽事了?”木木著急的問:“是……關於葉小天的事嗎?”

沈遙遲疑了下。

“嗯。”

“跟……阿水有關。”

“木木。”

“好,我知道了。”

木木把電話掛了,心裏卻像有塊石頭似的被堵著。到底出了什麽事?劉玲和小陽也看著木木。“難道葉小天出事跟阿水有關?”三個人互相看著也看不出什麽,一時間三個人都很寂然的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木木打阿水的電話,依然是在關機的狀態。這天,三個人誰都沒出宿舍,都焦急的呆在宿舍裏,等著阿水回來。

一直等到午夜零點,阿水都沒回來。

小陽擔心道:“木木,怎麽辦?阿水到現在都沒回來?”

“我也不知道!葉小天到底出什麽事了?”木木皺著眉始終想不明白,阿水跟葉小天會扯上什麽關係。“誰有喬子戌的電話?”小陽和劉玲都搖搖頭。“劉玲,問下秦瓊,看他知道喬子戌的電話不?”

劉玲打了電話,問出喬子戌的號碼。

可惜,喬子戌的電話也不通。

三人一夜未睡,就在天亮的時候,三人才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砰!”宿舍們被打開,阿水一臉茫然的表情。

木木一看到阿水,便急忙下床。

“阿水,阿水……你怎麽了?”阿水看著木木,一把撲在木木的懷裏:“木木,木木你說怎麽辦?不是我,真的不是因為我!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阿水的淚水頓時像淚珠似的。

小陽和劉玲也醒來奔下床。

“阿水,葉小天……到底怎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