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

葉蘇宜望著雙眼緊閉臉色蒼白的葉小天,緊緊的抓住葉小天的手:“小天,你放心,姐姐一定會幫你把那個人碎屍萬段!”葉蘇宜的聲音中帶著清冷與冷漠。這話剛好落在推門而進的阿和耳朵裏,阿和淡淡的抬眸,看到葉蘇宜眼中的殺氣。

門聲打斷了葉蘇宜,她轉臉看到阿和後,眼神中的殺氣逐漸淡化,變成濃烈的悲傷感。

“蘇宜,吃點早餐吧。”阿和淡淡道。“嗯,謝謝你,阿和!”葉蘇宜接過早餐隨手放在旁邊的桌子上:“對不起,我沒有多少胃口。”

阿和看了眼病床上的葉小天:“蘇宜,昨晚……你有沒有看清楚那個人是誰?”

“沒有,我推開門,他便跳窗而去。”葉蘇宜眼眶馬上紅了:“我真的好沒用,為什麽沒有早點發現!”“那你記得他背影不?”阿和皺著眉。“屋裏有點暗,但是如果他出現,我應該認的清。”葉蘇宜仔細回憶著。

“嗡嗡……”葉蘇宜的電話在震動。葉蘇宜拿起電話看了眼號碼,又看了眼阿和,淡淡道:“阿和,你先幫我看著小天,我接個電話。”“好。”阿和點點頭。葉蘇宜出了門,找了個拐角僻靜的地方才接電話:“喂,你查清楚了麽?”聲音極其的溫柔,但溫柔中帶著清淡的疏離。

“查到了。”

“是誰?”

葉蘇宜睜大眼睛,咬著唇,眼神中帶著冷冽的殺氣。阿和出來叫護士的時候,再次看到葉蘇宜眼神中的冷冽。他低頭沉默的經過,不期撞上迎麵而來的人。喬子戌慌亂的道歉:“對不起。”阿和抬頭:“喬子戌?”

303宿舍,其他三個人震驚的看著阿水。

“天哪,這,這可是……”小陽最終也沒說出那三個字。

木木抱著阿水,阿水的淚水沾濕了木木的肩膀。“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會這麽做,我以為他隻是說說而已,沒想到真的這麽做了。”阿水渾身顫抖。葉家在江城雖然算不上什麽,但是誰都聽說了葉蘇宜背後有個權勢的人。

“我剛才打給喬子戌,他說,他說葉

小天,從此以後不可能再有生育。”

三個人再次陷入沉默。

失去生育,尤其是一個正青春年華的女孩子,她們都可以想象葉小天聽到這個消息會是什麽反應。三個人都很慶幸自己沒有被他看到過。木木掏出電話,撥通了沈遙的號碼:“喂,沈遙……”

“阿水在嗎?”

“她在,你怎麽知道葉小天的事跟阿水有關?”

阿水驚詫的看著木木:“沈遙?”阿水一把搶過木木的手機:“沈遙,我求你了,請你別說出去。如果把我哥供出去,我哥會死的。”

“真的是你哥?!”沈遙低沉道:“為什麽要害小天?”阿水怔了下:“因為,因為……”阿水忽然把電話掛掉:“不行,我要馬上通知我哥,否則他死定了。”

“阿水,你冷靜點。你現在不要聯係你哥,否則你也脫不了幹係,反正你哥是無論如何跑不掉的。”木木雙手鉗著阿水的雙肩:“你不要把事情越弄越糟,告訴我,沈遙怎麽知道這件事?”

“他……前天,我哥來找我的時候,我們的對話被剛好經過的沈遙聽到了。因為他離我們距離不是很近,我以為他沒有聽到的。因為他臉上什麽表情都沒有,很正常。沒想到他還是聽到了。”阿水抽泣著。“但是沈遙為什麽沒有阻止你們?”劉玲懷疑的問。“我不知道。”阿水搖著頭。

外麵的陽光暖暖的照過來,但是宿舍裏的空氣卻冷的讓人快要窒息。

“咚咚……”宿舍們被敲響,四個人心裏都驚了下。“咚咚咚……”顯然敲門人很著急。

小陽走過去開了門,沈遙走進來,阿水看到沈遙,更止不住的顫抖。沈遙看了眼木木,看了眼木木拉著的阿水,木木也看著沈遙。

“阿水,告訴我你哥現在什麽地方?”沈遙的聲音很清冷。阿水掙脫開木木,一把跪在沈遙麵前:“求你了沈遙,沒有人知道那天是我哥。”其他人馬上去拉扯阿水,阿水死活不起來。木木嗔怒的看著沈遙,沈遙才淡淡道:“你先起來。”“不,你不答應我,我就不起來。”沈遙看著阿水,瞳孔慢

慢的放大,聲音冷漠如刀:“你要我怎麽放了你哥?他怎麽可以殘忍到那種地步!他的行為本應該去死。你要小天以後怎麽活下去?你也是女生,你應該知道如果你失去生育能力,那將是怎樣的一種痛苦!!”

“可是,我就隻有我哥這麽一個親人。如果,如果我哥也沒了,我不知道我活著還有什麽意思!”阿水哭著道。此時木木她們才知道,原來阿水也是個孤兒。相比木木,還有個哥哥。“我從小失去父母,是我哥哥照顧我長大,供養我讀書。我欠我哥的,我這輩子都還不清。”

很多人,總是喜歡把自己的悲苦全部都一一細數給別人看,獲取別人的同情感。而有些人,總喜歡把自己的傷口掩藏起來,不給任何人看,因為她們不是靠別人的同情而活著。比如木木,比如阿水。她們都是孤兒,但是她們從不把自己的悲苦一一呈現在眾人麵前。

木木才知道,原來阿水和自己一樣,從來都是裝作一副正常家庭孩子的模樣,混跡在人群中。靠自己的實力來跟任何人平等生活,而不是靠賺取別人的同情心而活。木木一下子跪在地上深深的抱著阿水,抱著痛哭的阿水。那麽一瞬,木木覺得阿水就像是自己,就像是自己的親人,自己的姐妹。她要幫阿水,她知道失去親人的痛苦。她知道挨餓的滋味,她知道無依無靠的滋味,她知道躲在人家屋簷下生活的悲慘,她知道這個世界把整個清冷給自己的傷口深度。

“阿水,你放心,我會幫你,我不會要你失去你的哥哥的。”木木努力控製自己的眼淚,卻還是一大顆一大顆的落在阿水身上。

沈遙看著木木,他知道,阿水的身世必定讓她想到了自己。她了解孤兒的滋味,她了解失去這個世上唯一帶有血緣關係的人的痛苦。沈遙淡淡的斂起臉上冷漠如刀的表情:“好,我答應你。我會幫你哥的。”木木抬頭望著沈遙,沈遙把木木拉起來緊緊的擁在懷裏。阿水被小陽和劉玲攙扶起來。

“木木,你還有我,你以後的生命裏還有我。”沈遙在木木的耳邊輕輕道。

木木的大顆的淚水落在沈遙的肩膀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