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宿舍的人,一直都鬱鬱寡歡。

一旦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聽到有關葉小天的事,她們都會變得緊張兮兮。

劉玲實在受不了這種緊繃弦的狀態,在一次下課後,不禁對著阿水抱怨了句:“我受夠了這種日子,為什麽我們什麽都沒做,卻像是個賊一般,整天緊張兮兮?!”木木看了一眼阿水,瞪著劉玲:“劉玲,事情都不是大家所能掌控的。阿水也知道他哥的這行為,太……但是,我們應該盡我們的努力幫阿水一下。”“幫,怎麽幫?這事早晚會被查出來的。你沒發現,現在警察每天都會在學校裏巡邏一番。”阿水的臉色難堪到極點:“對不起,劉玲。”劉玲一看到阿水的樣子,到口的話給硬生生的逼了回去。“好了,都少說一點。”小陽吼了一句。

醫院,喬子戌望著葉小天,滿臉的自責。

“子戌,不是你的錯,你就不要自責了。”阿和淡淡的道。“怎麽不是他的錯?若不是他跟小天鬧分手,小天會這樣子?說,你跟端木水是什麽關係?”葉蘇宜推門而進,滿眼的紅絲。喬子戌茫然的抬頭:“蘇宜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不知道,你可知道你的變心給小天帶來多大的恥辱?小天對你那麽好,有你這麽害她的嗎?”葉蘇宜上前一把掌甩在喬子戌的臉上:“你滾,你給我滾,我妹妹瞎了眼才會喜歡上你。”“蘇宜姐……”葉蘇宜撕扯著喬子戌,往門外推。“蘇宜,你到底怎麽了?”阿和緊緊的從後麵抱著葉蘇宜,葉蘇宜的淚水大朵大朵的往下落:“為什麽這麽對待我妹妹?”“子戌,你先走。”阿和對喬子戌使眼色。“不,我不走。”“你滾,不要讓我再看到你!”“子戌,你先回去吧,這裏有我照顧。”阿和催促著喬子戌,喬子戌看看情緒激動的葉蘇宜,看看病床上的葉小天,臉色難堪的走出病房。

葉蘇宜哭倒在阿和的懷裏。

阿和等葉蘇宜平靜下來,淡淡的問:“蘇宜,你知道是誰?” 葉蘇宜沉默的看著阿和。“怎麽可能是阿水?”“你認識她?”葉蘇宜驚訝的看著阿和。“她是木木的室友。”“室友?白木木!原來……”“蘇宜,到底怎麽回事?”“你為什麽不去問木木?”“難道你的意思是木木?”葉蘇宜看

著阿和眼神中的冷淡和疑惑,慢慢道:“對不起,我情緒太激動。”阿和沉默。“是端木楚, 端木水的哥哥。”“阿水的哥哥?”阿和眼角莫名的跳了下,他覺得事情遠遠沒有想象中的簡單。

這時葉蘇宜的電話響了,她接聽完後馬上奔了出去。

一座破敗的工廠,坐落在郊區的一片荒地中。

端木楚和其他兩個男生被雙手反綁著,八個男人對著他們拳打腳踢。他臉上暴滿青筋,嘴角不住的流血,左眼腫的已經睜不開眼睛。他死命的咬著牙齒,任憑拳腳落在身上。葉蘇宜出現的時候,端木楚已經奄奄一息。

一個帶著墨鏡的男子揮手,所有人都停手看著他。

“李哥,就是他們三個嗎?”葉蘇宜掃了眼地上三個滿身是傷的人,目光落在端木楚的身上。帶墨鏡的男子道:“蘇宜姐,他是端木楚。”他一個眼神,旁邊的人立刻把端木楚從地上拽起來拉到葉蘇宜身邊,並被踹了一腳跪在地上。“我妹妹和你們有什麽仇?你們竟然置她於死地!”葉蘇宜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哼,有種你咬死我?”端木楚硬氣道。“你!”立刻有人上去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他咬著牙,半晌淡淡的把口裏的血吐了:“葉小天她活該,她不是什麽好東西,你……想必也不是什麽好貨。都他媽的賤貨。”立刻一飛腳落在他身上。

“你妹妹早跟他媽的N個人上過床,如今出了事,倒是裝起貞潔婦,要不要給她立個貞潔牌坊?”端木楚說完大笑。“喬子戌算個屁,她葉小天什麽時候正眼瞧過他?她在廊橋酒吧誰不認識?天天在那兒像個J一樣賣弄**,如果不是她遇到我,早他媽死十次了。我不過是想上她一回,還給老子裝純潔。她以為她是礦泉水,純的要死?”端木楚立刻被一個大個子抓起來像泥巴似的扔在牆上,立刻口吐狂血。其他兩個人早已經看傻了眼,嚇得屁滾尿流。

葉蘇宜的臉色難看到極點。

戴墨鏡的男子對著屬下揮揮手,剛才的大個子拿著繩子朝向端木楚。“等一下,要他說完。”葉蘇宜走到端木楚麵前:“你認識我妹妹多久?”端木楚艱難的睜開眼睛,滿臉是血的冷笑的看著葉蘇宜:“從第一次在廊橋酒吧見到

她我便喜歡上她,可惜她身邊有個喬子戌,還有成群結隊的追求者。”端木楚一副很不甘的表情:“為什麽她看我的時候從來就像看一條狗似的?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哼。我找了兩個人玩她夠便宜她了。哈哈,她可真不要臉。在迷藥的作用下,可真是個蕩婦……”

葉蘇宜身上一陣寒冷,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會是這樣的一種人。

“她,從來都是個虛情假意的人,貪慕虛榮,不就是那男人有點小錢,她便跟他去開房。”端木楚眼神裏是嘲諷,是譏笑,是不屑,是羨慕,是嫉妒。“是,我是個孤兒,是個低下的人。但是我的錢,是我一點一點自己賺到的。我才不是什麽肮髒的人,她才是。她葉小天才是。”端木楚嘶吼著。

葉蘇宜看著幾乎快要瘋癲的端木楚,她才不相信自己的妹妹會是那樣一種人,他肯定是在胡說。她一把抓住他的頭發一字一句道:“我妹妹要過什麽樣的生活,是她的事,你卻那麽殘忍的將她毀掉。我發誓,我會以牙還牙,你對我妹妹怎樣,我就找人對你妹妹怎樣。”

這時,端木楚才像一頭冷水潑在頭上般,清醒過來:“你要是敢動我妹妹一指頭,我做鬼也要死纏著你。”

葉蘇宜挑著眉道:“是嗎,那我們就看看,到底是誰狠?”葉蘇宜轉身走到一邊,拿著繩子的大個子一把套住端木楚的脖子。

“我不想留下任何線索給警察。”葉蘇宜抱著肩膀道。“我知道了。”戴墨鏡的人打了個響指,三個人牽著一條狗出來,那條狗一看到血,便發狂似的奔向端木楚。

當阿和到達廢工廠的時候,一切又恢複了平靜。連一絲血跡都沒有。回來的路上,阿和看到喬子戌,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子戌,子戌,你怎麽了?”阿和拉著喬子戌,喬子戌半天才回過神來:“沒,沒事。”

學校,阿水收到一張圖,打卡看了一眼,立刻嚇得把手機給扔了出去。木木立刻奔到阿水身邊。“阿水,怎麽了?”阿水的眼淚奪眶而出。“我哥……”

木木撿起已經摔出電池的手機,裝好開機後,打開信息。立刻被上麵的畫麵嚇了一大跳。一條狗咬著端木楚的人頭,在一片荒草地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