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慢慢的要過去,空氣中慢慢的變冷。

木木感受著冷風淡淡的吹在臉上,臉上的紅暈淡淡的消褪。沈遙的手寬大而溫厚,手指細長,她能感覺到從沈遙身體

內傳過來的溫暖。他們彼此沉默著,木木感覺到自己的不規律的心跳。夜色中,木木第一次覺得心裏很安定。阿水的事

情讓她覺得說不出來的恐慌,而現在,她覺得所有的一切都離她很遠很遠。

“沈……沈遙。”

“嗯。”沈遙淺淺的停下腳步,回首看她。“怎麽?”

“我,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什麽問題?”

夜色中,木木看不清楚沈遙的表情,但是能感覺到他一直在注視著自己。“我想問你,你為什麽會喜歡我?”沈遙注視著木木,暗淡的燈光下,看不真切,但是他能感受到她急切的呼吸感。淡淡的輕笑:“那你為什麽喜歡我?”沈遙反將問道。“我……”木木頓住:“我不知道。”木木的確不知道,不知道是為什麽喜歡他,還是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喜歡他。

“你還記不記得你在校廣場看到的那副素描?”沈遙忽然把木木攬在懷裏:“我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喜歡你的。”木木在

他的懷裏怔住。那個時候……?

“你不知道吧,我小時候就認識你。可是你卻從不認識我。”沈遙想起第一次見到木木便是木木揮著拳頭衝著一個高年級的男生揮過去,而後把秦瓊一把護在自己的身後。那是他第一次見到一個女生可以那麽勇敢,勇敢的保護男生。沈遙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很討厭秦瓊。在他的印象裏,秦瓊一直就是懦弱的形象。

木木這才發現,原來,很多事情都在冥冥中注定。就像上天早已經知道她會遇到誰,會發生什麽。隻是,平凡的我們,在給上天演著一場我們自己都不知道劇情的戲。

沈遙忽然在木木的耳朵上咬了下。“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就隻屬於我一個人的。”

“啊,好疼。”

“我這是在烙印,記得,以後隻準我在你身上烙印,別的男人不可以。”

木木忽然想起之前沈遙的捉弄,想起剛去電視台實習的時候,沈遙的沉默,難道是……吃醋?想到這裏木木忽然興奮的

笑道:“怪不得之前在電視台,無論我怎麽跟你說話,你都不怎麽理我,難道你真的吃戴維的醋?”“誰吃他的醋,我

警告

你,你最好離他遠點。他可是出了名地花花公子。”“他花?我覺得你比較花!你的緋聞誰不曉得,前天跟這個什麽蘇錦啊,昨天跟那個徐菲菲李茉莉什麽的,明天指不定跟誰又怎麽怎麽了……”

“是嗎?”

“難道不是嗎?”

沈遙一低頭咬上木木的唇,撬開木木的牙齒,用舌頭**,然後含糊著道:“我們到底誰在吃醋?嗯?”沈遙用鼻音輕輕地問。第二次吻上木木的唇,木木依然和第一次一樣,半天沒回過神來,僵硬著舌頭。想跟沈遙的舌頭交纏,又有一點退縮。在沈遙的指引下,慢慢的與沈遙的舌頭接觸,心跳快的想直接從嘴巴裏跳出來。木木覺得自己的臉像發燒一般,火辣辣的熱。

黑色中,他們在暗角。沒有人看的到,隻有從他們身邊擦過的時候,隱約聽到淡淡的急促的呼吸聲。

木木覺得自己渾身麻麻的,沈遙慢慢的從唇下移,從下顎轉移至鎖骨,木木深深凸出來的鎖骨,讓沈遙流連忘返。當沈

遙的唇繼續下移的時候,沈遙猛然推開木木。木木頓時觸電般得清醒過來。

兩個人還微微的喘息。

木木怔怔的看著沈遙,適應了黑夜的視線,木木看到沈遙眼中的歉意。

“對不起。”

木木不明白的看著沈遙。沈遙沒有解釋,忽然撿起已經掉在地上的水,大口大口的吞咽。仿佛想把什麽澆滅掉。木木看

著沈遙,忽然想起剛才沈遙身體的變化,頓時臉色通紅。

沈遙喝完水,身體裏的衝動才慢慢消退。

沈遙第一次有這麽強烈的衝動感,難道自己內心早已經對木木有所渴求?

木木看著大口喘氣的沈遙,提起包拉起沈遙的手:“我想吃冰棒,你請我吃冰棒吧!”說著便往超市走去。沈遙看著木

木,暗淡的燈光下,顯得異常的特別。漂亮的女生,他遇到過很多,從上中學開始,他便收到很多女生的情書,他也跟

很多漂亮的女生接過吻。但是從沒有像跟木木接吻般得讓他衝動的難以自控。沈遙一直看著木木,他不知道,木木到底

什麽地方如此的吸引他?他想起,在新聞課上她聰明的回答他所有針鋒相對的問題;他想起他第一次看到她躲在老圖

書館的階梯上哭泣;他想起她臉色蒼白的躺在醫院裏;他想起每次遠遠看到她大大咧咧的笑,她大大咧咧的吃飯,大大

咧咧的咬著冰棒;他想起她看到他和徐菲菲在一起從他麵前經過後,她跑去買了三根冰棒吃。他想起,他那麽看不得秦

瓊那麽溫柔的看她;他想起,他那麽討厭戴維說她有多麽多麽好;他想起,他那麽的討厭她對著別的男生笑……

從何時開始他那麽在乎她?

“木木。”

“嗯?”

木木回頭,沈遙在她額頭印上一個吻。

木木的臉再次燒了下。

“跟你說,沒經過我允許,不許隨便親我,再親我,就要收費咯。”

“你確定?”

“確定!”

“確定什麽呀!你就是我手心裏的孫悟空,你就算再翻筋鬥,都還是逃不出我的爪子!!”

“對啊,逃不出你的豬爪子!!”

木木咧著嘴大笑。

沈遙冷不丁的在木木的冰棒上咬了口:“嘿嘿,好好享受我的口水!”

“你……”木木也在沈遙的冰棒上咬了口:“唔,還是你這個好吃。”木木嚼著沈遙的冰棒,頓時把自己手上的冰棒跟

沈遙的換了下。“嘿嘿,這下扯平了。”

黑夜,在他們身後落下,他們的笑聲也落在夜幕裏。

“對了,沈遙,阿水的事,你到底是怎麽知道的?”木木咬了口冰棒,猶豫了下問。

沈遙咬了口冰棒看著茫茫的黑夜,眼神中一閃而過的冷冽。而後道:“木木,以後無論遇到什麽事,最好學會先保護自己。”木木看到沈遙眼神裏一閃而過的冷冽。“木木,李善和跟葉蘇宜,他們到底什麽關係?他到底是喜歡葉蘇宜,還是丁嵐?”

木木,這才想起,因為阿水的事,她把阿和在江城的事,忘得一幹二淨。

“聽說,李善和一直都在醫院裏陪葉蘇宜照顧葉小天。”

“葉小天醒了嗎?”

“醒了!”

木木看著沈遙沉默了許久才道:“我不知道阿和哥跟葉蘇宜到底是什麽關係,他們誰都沒有跟我說。也許,是丁嵐跟阿

和哥之間發生了什麽吧。”

醫院裏,葉小天終於醒了,在打了幾次鎮靜劑後,才慢慢的安靜下來。所有的消息都被封鎖,葉家人都還被蒙在鼓裏。

阿和跟葉蘇宜連日來第一次鬆了口氣。

隻是,阿和從遇到喬子戌後,對葉蘇宜的眼神,變得有些異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