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白的病房,蒼白的病床,蒼白的人。

當葉小天在被多次注入鎮靜劑後,她淡淡的睜開眼睛。燈光暗淡,窗外一片暗淡。葉蘇宜趴在床頭,已經睡著。不知道哪個病房的人,還沒睡,傳來口琴聲。葉小天看著手腕上的輸液,輕輕的抬手,慢慢移到自己的腹部,那裏已經沒有陣痛。“失去生育?”葉小天狠狠的抓著床單,死死的咬著唇。淚水像流水般從眼眶裏傾瀉出來,但是她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

空氣中傳來的口琴聲中,有淡淡的離愁,淡淡的相思,葉小天沒由來的想起喬子戌。想起他曾經在自己生病後,無微不至的照顧;想起自己任性的在大半夜想吃燒烤,喬子戌跑遍了整個江城,才買到她想吃的燒烤;想起每次他淡淡的吻自己,把自己當做寶一樣嗬護;想起他們對他越來越差的態度,想起他們最後一次吵架,想起她不屑的對他說分手的時候,他眼神裏的傷痛。

是的,是她對不起他。

她看不起他家庭的貧薄,看不起每次在朋友的聚餐中,他假裝出來的豪氣,看不起他每次穿上她送給他貴重衣服的珍惜。

於是她貪慕虛榮,於是她去廊橋酒吧尋找墮落的快感,尋找一種別樣的刺激,不過是想賺取別人對她的目光。

沒有任何時候,比此時的她想要喬子戌的擁抱。但是,她知道她的事,喬子戌早已經知道。她的淚水灑濕了枕頭,她緊緊的縮在一起。她第一次覺得自己髒的難受,她覺得自己身體上到處殘留著別人的氣息,像個索命的魂一樣,攀附不去。

手背上傳來淡淡的痛,她抬起手,看著手背上的針頭,久久的看著。半晌她用另外一隻手擦去眼淚,輕輕的拔掉針頭,輕輕的翻身下床。葉蘇宜微動了下,葉小天立刻回床,發現葉蘇宜並沒有醒,才又慢慢翻身下床,走向陽台。這間房應該是醫院的高級病房,葉小天很感激的看著葉蘇宜:

姐,謝謝你這麽照顧我。但是,妹妹已經墮落成這地步,真不值得你照顧。我對不起你,對不起爸媽,更對不起……子戌。葉小天走到桌子前,打開手機,輸入短信。這時,口琴聲淡淡的消散。葉小天怔了下,她把想說的話發給了喬子戌,一滴淚落在手機上,她擦掉眼淚,重新編入短信,編完後凝視了眼葉蘇宜,轉身走向陽台……

黑夜中,木木猛然從夢中醒來,滿頭的大汗,胸口像是被堵了似的悶著。

男生宿舍裏,喬子戌被短信聲音驚醒。

“啊!!!!”當樓下響起尖叫聲時,天剛朦朦亮。一陣涼意從地而起,幾片葉子輕輕的飄在地上,還有一片飄在仰天躺地的人身上。一個護士已經嚇的渾身顫抖,地上的人身邊滿是血,慢慢的有人被尖叫吸引過來,頓時被驚嚇住。有人大喊“醫生,醫生……”

葉蘇宜跑下樓的時候,整個人都懵掉了。一步跨過人群,走上前抱住地上人的身體,眼淚茫然的大朵落下。“醫生,醫生,醫生在哪兒?小天,小天,你醒醒,不要嚇唬姐姐,小天……”圍觀的人群,有人在交頭接耳,有人在指指點點。醫生此時趕過來,有一個醫生隻看了一眼,便道:“她已經救不了了。”說罷,其他人護士也都不再上前。

“不,不可能。醫生你再看看……”

“對不起,你們最好及時清理現場,這是醫院,請不要給醫院帶來麻煩。”一個領導似的醫生過來看了一眼習以為常的麵無表情道:“好啦,都先回各自的病房。擔架,過來,清理現場。”

當喬子戌趕到醫院的時候,葉小天的父母都在,兩位老人抱著葉小天的屍體哭死。葉蘇宜才看到手機上提醒的短信,打開手機,是葉小天的短信:姐,對不起。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我覺得我最對不起的就是你,還有爸媽。我的墮落,我不想爸媽知道……姐,爸媽,還有子戌,永別了。——

小天。

喬子戌遠遠的站在病房門口,看著裏麵的淩亂的場麵,呆呆的愣在門口。

人與人的距離,就這麽慘烈。昨日,還是自己身邊的女友。今日,已經陰陽兩隔。

阿和忙完合同回到賓館,勞累的躺在床上,打開電話,剛好在放丁嵐的演唱會,舞台上丁嵐一身黑色的燕尾蝶式樣的掉肩裙,披散的長發,柔順的落在肩上。燈光淒迷,眼神誘惑,聲音淡淡的散發著女人的慵懶。台下是歌迷瘋狂的呼喊,大聲的合唱。丁嵐每個極具誘惑的動作,都引發一場尖叫。阿和盯著電視裏的丁嵐,那個被萬人矚目的女人,那個屬於自己而又不屬於自己的女人。他想起每次和丁嵐**,每次兩個人都會在黑暗中互相折磨對方,互相撕扯對方,直到筋疲力盡後才罷休。做完愛後,她會趴在他的胸膛上聽他強有力的心跳聲,然後妖媚的喊他親愛的和。他喜歡她把那個和字念著婉轉動人,他喜歡她如蘭的氣息在他耳朵繞來繞去,他喜歡看著她像隻貓一樣,睡在他懷裏。

可是他回到江城這麽久,她都沒有一個電話過來追問他,為什麽留在這裏這麽久。他聽著電視裏她淡淡的聲音,終於繞不過自己心中的矛盾,輸入早已經爛熟於心的號碼,很久那邊才通:“喂?”

“是我。”

“阿和,你回來了麽?”

“沒有,還在江城。”

“哦,那什麽時候回來?”

“還得幾天。”

“那好吧,回來的時候,記得通知我。我還有點事,我先掛了,拜!”

“嘟嘟嘟……”

阿和還沒來得及說什麽,那邊已經傳來“嘟嘟嘟……”的聲音,阿和默然的掛上電話,在手裏握了幾秒鍾後,直接的把電話甩了出去。電話挨著地上碎開的那一瞬,鈴聲響起,卻馬上戛然而止。

阿和翻身睡去,什麽都不予理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