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小天的事,不知道是誰走漏了消息,一夜之間傳開了。

校園裏沸沸揚揚的散播著,茶餘飯後都是葉小天。男生宿舍裏,喬子戌把自己蒙在被子裏,他沒有去參加葉小天的葬禮。沈遙走進宿舍,拉開他的被子,他怔了下。喬子戌的一臉淚水。他慢慢的把被子還給喬子戌,喬子戌無聲的蓋上被子,繼續躲進被子裏。

“子戌……你,還是去送小天一程吧。”

喬子戌不語。

葉小天的葬禮很簡單,除了父母親屬外,並沒有其他人。所有人都為她歎息:唉,這麽漂亮的孩子,不過是失戀這麽個小事,怎麽就輕生了呢?真真叫人可惜啊!

很多時候,很多事,知道比不知道的更讓人覺得心裏好過點。最起碼歎息的人還會單純的認為葉小天不過是一個還沒有懂事的孩子。

所有的事情,在葉小天的死後,歸於平靜。但是活著的人,卻都在心裏埋下個很深的傷口。

喬子戌從此患上沉默症。

當第一場雪,淺淺淡淡的落在江城後,當所有的河水都已經結了薄薄的冰的時候,所有人都迎來了寒冬。

但是這個冬天似乎特別的冷。

雪後,木木百無聊賴的拿起畫本去了桃林深處,挨著桃林的幾處梅花開的爛漫。每棵梅枝上都有幾朵梅花獨立分叉開在枝頭,迎風而綻。芳香冷冽。

木木打開畫本,從包裏拿出鉛筆,久久的望了眼梅花,筆在紙上沙沙作響。簡單的線條,淡淡的勾勒,沒幾分鍾,幾支傲然枝頭的梅花,迎風抖擻。她細心的勾勒花瓣的樣子,相對於花瓣,她更執著於勾勒梅枝的紋理。一邊跑到梅枝邊仔細觀摩紋理,一邊哈著氣,細心用鉛筆勾勒。不遠處有個人靜靜的望著木木,久久的沒有移動。等木木終於畫完了,從包裏拿出一塊通體白色的印章,在上麵蓋上自己的大名:木木小豬。

“木木小豬?”一個揶揄的聲音響起。

“啊?”木木回頭是沈遙,隻見沈遙自顧拿起木木的畫。“哎

,誰允許你看我的畫呢?”木木想搶過來,誰道沈遙高高的舉起,看了很久:“你還真遺傳了丁繁卿的天賦!”說完,想起什麽,看了眼木木,木木倒是沒什麽表情。“我承認,我是遺傳了她,沒有她就沒有我!”木木抬眸看沈遙,承認的聳聳肩。

“木木小豬?這個名字誰起的?”

“我爸起的,這個章,也是我爸爸親手刻得。我小時候很懶,除了喜歡吃,就是喜歡睡。我爸爸每次都喜歡看我睡覺的樣子,他說他看我睡覺的樣子,就覺得很香。他說我就是他的豬寶寶。”木木臉上有一些淡淡的一閃而過的幸福表情。“現在我除了這個印章,什麽都沒有了。本來還有個小木人,在圖書館的時候,被我不小心弄掉了,找不到了。”木木很失落的看了眼印章。

沈遙想起之前在圖書館撿到的那個小木人,他知道是她的,他一直放在身邊。偶爾拿出來看看。“是這個嗎?”沈遙從口袋裏掏出那個小木人。“你,怎麽會在你那裏?”木木驚訝的看著小木人,忽然想起丟失小木人那邊自己還被徐菲菲羞辱了一番,而被羞辱的原因還是因為眼前這個人,木木想想就覺得生氣。一把奪過小木人,珍惜的放進包裏,憤怒道:“我就知道那天是你撿到了,你幹嘛不還我?”

“因為,我覺得它在我身邊,就像你在我身邊。”沈遙淺淡道。

“你……我……”木木忽然說不出話來。剛才他說,他說這個小木人就像自己一樣,呆在他身邊……一陣冷風刮過,木木卻覺得像是一團火淡淡的在心裏燃了,有一絲暖暖之意。

“如果,我像你要了這個小木人,你會給我嗎?”沈遙把手伸向木木,木木望著沈遙,心裏掙紮了下,把小木人拿出來。“好,想要可以,除非先被我非禮下。”“好啊,你想怎麽非禮?”沈遙懶散著目光,看著陽光下的木木,悄悄地揚起嘴角的笑容。“你先閉上眼睛,快點啊!”木木催促道。 “好。”沈遙閉上眼睛,木木悄悄地走進沈遙,然後把雙手迅速的伸進沈遙衣服裏,一陣冰涼立刻

從肚子上傳遞給心髒,沈遙睜開眼睛看到木木狡詐的對著自己笑:“嗬嗬,我手冷,既然你說我是你女朋友,這點職責應該盡的吧。”沈遙收縮眼孔的看著木木:“可以,那麽作為男朋友的我,是不是也可以從你這裏汲取點溫暖呢?”說著把木木朝自己一撈,雙手快速的伸到木木後背的衣服裏,木木立刻冷的把自己的手抽出來,躲避沈遙的襲擊。

沈遙繼續把自己的手伸進木木的衣服裏,與木木的肌膚相觸,沈遙感覺到溫暖的細膩。“我投降,我錯了。”木木立刻舉手投降。沈遙把木木撈進懷裏:“木木。”木木在沈遙的懷裏淺淺的“嗯”了聲。

“木木,我們私奔吧。”

“私奔,私奔到哪裏?”

“我們私奔到月球去。”

“月球?你要是能給我造架飛船,我就跟你去。”

“木木,如果有一天,我們因為某些原因,不能在一起,你願意和我一起私奔嗎?”沈遙把木木暖暖的抱在懷裏,就像抱著很珍惜的東西。

“如果,真的有那麽一天,我不願意。”

“為什麽?”

“因為沒有那一天啊。”木木壞笑著。

沈遙把臉放在木木的的頭上,木木把臉埋進沈遙的胸膛來汲取溫暖。木木想起阿水的那句話,不禁輕輕地把眉頭皺起:我們真的有那麽一天嗎?

“沈遙,你真的這麽在乎我嗎?阿水曾經說,我們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在乎,很在乎。”沈遙知道,這次他是真的在乎,剛在遠處看木木邊對著手哈氣,邊畫梅時就想狠狠地把她抱進懷裏,給她最溫暖的懷抱。

“真的嗎?”木木閉上眼睛輕輕地肯定的問。

“真的!”沈遙眼神懶懶的看著枝頭的梅花肯定的回答。

陽光下,兩個人靜靜的抱著。

微弱的太陽光,微弱的溫暖,縈繞在兩個人身邊。一朵俏麗的梅花,靜靜的開放在他們身邊。木木,你可知道,我已經喜歡了你十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