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你可知道我喜歡了你十年!

沈遙低沉著聲音,輕輕的喊著木木的名字。

是的,他喜歡了她十年,整整十年,從十二歲到二十二歲。他記得每年都會在叔叔的書房裏,看到丁繁卿畫幾百張木木的畫像,堆滿書房。從一個胖嘟嘟的小女孩,到一個越來越清秀的女生,直到丁繁卿去了美國,他才沒有再看到她的畫像。每次當他覺得無聊的時候,他便會不知不覺得畫出她的容貌。她就像他童年成長裏的夥伴,一個隻見過一次麵的夥伴。當他在論壇裏看到她和子戌的照片的時候,內心的狂喜,又有誰知道?所以當秦笑琳離開他的時候,他並未覺得有多痛心。因為,在他的心裏,總有那麽個地方是一直有她的影子。

他常常皺著眉,為甚麽在這之前他就沒有遇見她呢?即使一起上課,他也從沒有發現她的存在……

緣分這東西,總會有那麽時刻,讓人哀怨。

哀怨它,為什麽不早出現,或更晚出現,偏偏在最沒有準備的時刻出現。當多年後,木木看到幾百幾千張她的畫像的時候,她忽然哀歎她為甚麽就以那麽戲劇的形象出現在沈遙麵前,使得每次沈遙看到她時總會用一副欠扁的懶懶的目光來看她。

這個冬天,又下了兩場薄涼的雪,便一直陰沉。陽光每次都偷偷的露個臉,便隱回去睡覺。但是這個冬天,也是木木最快樂的冬天。因為這個冬天,一直都有沈遙陪在身邊,他陪她一起上課,陪她一起背著相機,爬山拍景;他陪她一起背靠背在不上課的日子躲進圖書館裏;他陪她一起跟在戴維後麵做個跟屁蟲;他也會在每次戴維對木木過分熱情後,用沉默和更深沉的吻來懲罰木木。

就在冬末,就在所有人都慢慢像個動物般習慣這個冬季的時候,一場暴風雪淡淡的慢慢的一點一點的靠近,靠近那些需要經受考驗的人。

一日早晨,木木剛睜開眼睛,便接到丁嵐的電話,電話裏丁嵐的語氣顯得異常的

激動:“木木,小懶蟲,起床了沒?”

“姐,今天周末好不好。”

“木木,我跟阿和現在阿拉斯加。”電話那邊,風有點大。

“然後呢?難不成你跟我炫耀你跟阿和哥濃情蜜意的看風景?”

“我跟阿和領證了,剛領的。”

“什麽?”

木木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冷空氣立刻包圍全身,她立刻打了個大大的噴嚏。“你們,你們真的領了?”

“嗯。我已經讓安姐把機票給你寄過去,姐帶你去澳洲玩一圈。”丁嵐豪邁道。

“呃,你不嫌棄我這麽一個大燈泡?算了,我不去。”木木撅著嘴巴:“你們的蜜月旅行,我去幹嘛,瞎摻合啊!我不去,如果你真對我,就給我帶點好的紀念品回來!”

“你確定你不去?機會難得,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那個店了!”

“我確定,我不去。我才不要給你們當電燈泡!嘿嘿,先提醒擦搶走了火後小心中標~~~”

“去你的小妮子,就你烏鴉嘴。我現在還不想當老媽子!!”

“可我還想你早點給我生個小侄子玩。”

“要玩自己生去!好啦,不跟你說了,阿和已經在等我登機了。澳洲我來了……”丁嵐幸福的把電話掛掉。

木木看著電話,莫名的愣了半天,直到後背冰涼,才發現自己穿著單薄的睡衣,坐在床頭走神,連忙一滑又躺進被窩裏。

冬天,最舒服的就是躺在被窩裏,什麽都不用幹!不是有那麽一句話,叫被窩是青春的墳墓。但是每個人都希望,在冬天裏,像個動物一樣,呆在暖暖的“墳墓”裏。

新的學期,新的開始,木木正式奔向大三。

大三,專業課越來越少,更多的人,都把自己投入到新聞實習單位。木木本來就在電視台,這下省了不少心。

當木木再次回到電視台的時候,戴維告訴木木,她已經調去

當葉蘇宜的助理。沈遙依舊跟著戴維,隻是戴維更多的轉戰紀錄片的拍攝。

木木背著包,跟著葉蘇宜進了辦公室,木木明顯的感覺到,葉蘇宜沒有之前的和氣,有的隻是一副淡淡的冷漠感,似乎她每次看自己的眼神,都像看仇敵般的犀利。木木隱隱覺得以後的生活會更慘。

“木木,這個是今天的節目單,你先看下,然後把串聯詞整理出來給我。”葉蘇宜把節目帶子給了木木,木木拿去編輯室裏看節目。下午三點,開始錄節目,當葉蘇宜坐在演播室,整理麥克風,攝像機架好位置,調好光線,調音台也準備妥當的時候,葉蘇宜忽然問了句:“木木,提詞器準備下。”

“提,提詞器?”木木傻愣愣的看著葉蘇宜。

“你不會把提詞器忘記了吧?”葉蘇宜一臉驚詫鄙夷的目光。

“你並沒有跟我說要做這部分!”木木爭辯道。這時一個小女生立刻殷勤的對葉蘇宜道:“蘇姐,沒關係,我來幫你弄。”說完走到木木麵前,丟出了個不屑的眼神。

木木沉默的看著那個女生熟悉的把資料拷貝到提詞器裏,然後笑靨如花的看著葉蘇宜,葉蘇宜滿意的對她點點頭,導演看什麽都準備妥當,開始喊倒計時。

不得不說,葉蘇宜真的很有台風。淡淡的眉眼,爽利的聲音,咬字準確,眼神並不似其他主持人那般的時不時的對著提詞器死磕的那種。木木聽著葉蘇宜的主持,發現很多時候,她並沒有念木木寫的串聯詞,而是現場發揮。但是效果卻明顯比木木寫的串聯詞好多了,木木雖然對葉蘇宜心裏不舒服,但是心裏還是很佩服她的播音功底。

節目錄完,葉蘇宜把東西丟給木木,木木像個小跟班似的跟在葉蘇宜的後麵。

拐角處,木木看到沈遙在不遠處和一個女生聊天,滿眼的柔情,那女生背對著,看不清容顏。就在木木和葉蘇宜進到辦公室前,那女生不經意的轉過頭,木木驚訝的望著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