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工作人員吼了聲,老板大駭,這時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裏躥出幾名農民大漢,手裏拿著警棍。戴維一看不妙,立刻大叫:“木木,快走。”戴維拉起木木的手,三人撒腿就往門口跑去,幸虧大門開著。戴維邊跑邊拿出車鑰匙解鎖。車剛被發動,藥廠的人員已經追出來,警棍頓時揮在車上。戴維看著幾個圍追的人,毫不猶豫的加速油門,從他們麵前撞過去,幾個人就在車即將撞到的時候,立刻躲開。戴維以最快的速度撤退現場。

當車子駛出了村子後,木木仍然看到後麵有人跑著追出來。

“戴維,你快點,他們都快追上了。”

“老子已經在加速度了,這幫人還真是膽大包天。”

戴維加速車油門,一路狂奔向江城。

當車子駛入江城後,三個人才長長的舒了口氣。戴維和木木互相看了眼,小蘇用他胖乎乎的手摸著自己的胸口,有點惱怒道:“我說白同學,你差點害死我們。”

木木也驚魂剛定,立刻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真對不起。”

“好了,不用說對不起了,咱這不是逃出來了嘛。”戴維從後視鏡裏看了小蘇一眼,小蘇用哀怨的眼神看了眼副駕駛的木木,低下頭整理東西。“牌照,戴維牌照。”小蘇大叫著。戴維輕笑了下:“等你想起來就晚了,牌照在後備箱裏。”

小蘇這才真正的舒了口氣:“還是你聰明。”

木木默默的拿出包裏的攝像機,打開。倒帶回放片子。戴維看了木木一眼,沒吭聲的繼續加速度。到達電視台的時候,天色已經接近黃昏。木木一路都在沉默,下車的時候,戴維拉了下木木的手,木木停頓了下:“戴維?”

“木木,你今天似乎一直都不開心。”

“我,沒有啊!哈,哈,哈。我挺好的。”

“是因為沈遙,還是剛才的采訪?”

“…… 當然是剛才的采訪,我覺得他們也太黑心了吧。這是救命的藥,他們都敢那麽的摻假,這不是直接害人命!”木木義憤填膺道。戴維深深的

看了眼木木,才淡淡的放開了木木的手。“一會兒一起吃頓飯吧。”

“不了,我想今天把這片子剪出來,怕是要到很晚才吃飯了。”

“沒關係,我等你。”

木木還想說什麽,戴維已經下車。木木隻好跟著下車,下了車,木木直接去了編輯室。編輯室裏,很多人都去吃飯,所以人不是很多。木木站在上載機上,愣神的看著。腦袋裏沈遙和秦笑琳親密的笑,藥廠裏的刷瓶子聲音。像畫中畫一樣,在腦袋裏同時呈現。木木惱恨的拍著腦袋。

片子被木木反複的剪,反複的看。短短的十幾分鍾的片子,被木木磨蹭了兩個小時。等木木終於邁著腳步走出編輯室大門的時候,沈遙剛好抬頭看過來。木木刹那的把腳步頓在那裏。沈遙站起身,望著木木,卻沒有走向她的意思。木木也站在編輯室門口,望著沈遙。他們彼此對望,那刻木木生出一絲陌生感,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響了,卻是蕭亞軒的《最熟悉的陌生人》,木木一整天壓抑的心情,開始一點一點的沉寂。

他們此刻就像最熟悉的陌生人般,兩兩相望。中間隔著一條鴻溝,無法逾越。

最終還是木木走向沈遙,在沈遙的目光下,她覺得腳步沉重。木木強迫自己慢慢的揚起笑容:“你怎麽在這裏?”她裝作偶遇般得驚訝,沒有直視他的目光,而是用手理了理散下來的頭發。“我在等你。”沈遙淡淡的開口:“你們今天去采訪了?”“嗯。”木木低著目光。“木木。”沈遙終於向前邁了一步,把木木緊緊的攬在懷裏。木木在沈遙的懷裏,死死的咬著唇,睜大眼睛,不讓眼眶裏的眼淚落下。

“木木,你在生氣?”

“沒有。”

“那為什麽不理我?我打了所有人的電話都沒找到你!”

“我剛才在編輯室,所以才把手機關機了。”

“木木,我跟秦笑琳……”

“我肚子餓了。”

“好,我們一起去吃東西。”

“木木!”他們身後,戴維的聲音響起。木木掙開沈遙的懷抱

,訕笑著對戴維說:“我剛從編輯室出來。”

戴維笑著跟沈遙打招呼:“沒打擾你們吧?”

木木笑著搖搖頭。

“木木,你不是說跟我一起去吃飯嗎?我肚子好餓。”說著戴維便上前來拉木木的手,戴維的手剛要觸到木木的手,沈遙便搶先的一把拉過木木的手道:“木木已經答應跟我一起去吃飯了。”

“是嗎?可是她先答應跟我一起吃飯。”

沈遙和戴維互相用冷淡的目光看著對方。

“讓木木來選。”

戴維說完看著木木,沈遙也淡淡扭過頭看木木,木木看著兩個人,猶豫了下驀然仰起臉對著沈遙道:“沈遙,對不起,戴維先約的我,我……不能爽約。”戴維的臉上立刻洋溢著笑容,溫柔的牽起木木的手道:“木木,你今晚想吃什麽?”

“呃,我想吃火鍋,麻辣的那種。”木木微微的翹著嘴角道。

“好,我陪你去吃,不過不許吃多,容易上火,上火就要長痘痘,我可不想看你滿臉痘痘的樣子。”戴維的聲音前所未有的溫柔。

“放心,我怎麽吃都不會長痘痘的。”

“那沈遙,真不好意思,我們先走了。”戴維牽著木木跟沈遙揮手告別。

木木也淡淡的看著沈遙,淡淡的揮揮手。

沈遙站在原地,看著戴維牽著木木的手,漸漸的遠離他。他一貫懶散的目光,看著木木一臉幸福的笑容。

江邊。

木木靠著欄杆,望著滾滾的長江。夏天,再次的要來到。

輕暖的風,吹著她的發,在風中飛舞。戴維站在一邊,緊緊的望著木木。一輛輛車從他們旁邊經過,戴維忽然煩躁的從口袋裏掏出一支煙,點燃。很久之後,他開口:“木木,你……什麽時候跟沈遙在一起的?”

“戴維,讓我跟一起拍紀錄片吧。”

這時木木輕輕的轉過頭,戴維夾著煙的手立刻抖了下。

因為木木一臉的淚水。

“好。我……帶你去拍紀錄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