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木,我告訴你,你甭想著逃,老巫婆那裏你可是掛著名號的。”阿水看穿了白木木的小心思,白木木真想死給她看。不清不願的拿著書跟在她們三人後麵。

一直橫著走的四隻螃蟹,現在短了。

白木木躲躲閃閃在室友三人背後。

可惜冤家路窄,喬子戌在教室裏遠遠的看到朝著教室走來的白木木的身影。本來神采飛揚的跟身邊的女生調侃,這下像是中了錯骨軟筋散,怎麽坐怎麽覺得別扭。

“白木木,喬子戌在這裏。”不知道誰高喊了句。頓時眾人目光集體向白木木望去。

白木木心裏咯噔了下。

眾人目光如刀,白木木這下終於體會到什麽叫做主角。

“淡定。”白木木告誡自己:“人生如戲,全靠演技。”於是白木木假裝沒事人似的,和室友扒拉著找坐位。

剛坐定,老師就進了教室。白木木頓時長舒了口氣,因為采訪寫作老師是個典型的囉嗦型老巫婆。誰也不想被她看上。

可是越不想被看上就越被看上。

隻道老巫婆用她一貫矯情的聲音道:“今天,我們來模擬下現場采訪,下麵找兩位同學來示範。”於是眾人目光閃爍,老巫婆眾裏尋TA千百度,驀然回首道:“第三排的六號和第八排三號。”

眾人回首,不禁都樂嗬了。

所謂冤家路窄。

阿水拍著白木木的肩膀小聲道:“你去吧,我們會閉著眼睛的。”白木

木甩了阿水一個眼神,顫顫的站起來走向講台。

喬子戌看到白木木都已經行動了,是個男人都不會服輸的。隻是心裏的陰影還在。

白木木的整個模擬訪談糟糕透了,說話結結巴巴,問的問題及其白癡。看的一旁的老巫婆直搖頭,看的眾人直樂嗬。

就在快要結束的時候,沈遙忽然站起身道:“老師,我能不能上去和白木木同學一起演練下。”老巫婆頓時眼睛閃著光道:“當然好了。”

眾人訝異,眾多女生此時也換上了羨慕的眼光。

喬子戌一看到救兵來了,就站在那裏挨了訓後回到座位上,白木木也驚訝的看著沈遙。隻見沈遙笑著對木木道:“請白木木同學不要緊張,就當私底下談話一樣。”

角色調換了下,接下來的模擬訪談出奇的順暢,沈遙的問題提的都很專業,白木木作為被訪之人回答的也都很巧妙。即使在沈遙針鋒相對的問題上,也清風拂麵的避過去。

結束後,老巫婆讚賞的看著沈遙,不過對白木木也相對的表揚了翻。回到座位上的時候,白木木覺得渾身是汗。“哇,你們兩個簡直可以去唱雙簧了。”劉玲羨慕加讚賞的看向白木木,白木木則像是還沒回過神來。

“他叫什麽名字?”白木木冷不丁的問了句。

“你不會是被手機輻射傻了吧,新聞係才子沈遙你都不曉得。”阿水一臉驚歎加鄙視的看向白木木,還不望略帶掃一下在白木木過道對麵坐著的沈遙。

“沈遙?”白木木驚訝的左轉頭看向正在跟旁邊人說話的沈遙。這時沈遙似乎聽到了白木木的驚呼,轉過頭剛好看到白木木驚訝的表情,於是扯起嘴角淡笑了下,算是打了招呼。

“聽說他女朋友是藝術學院的院花秦笑琳,男才女貌,還真是天生一對。”室友韓小陽無不羨慕道。

“人家沈遙可是有才有貌的。”阿水打抱不平道。

“再有才有貌有個P用,沒聽說前幾天秦笑琳上了一輛奧迪車。”劉玲不屑道。

“不是吧。”韓小陽驚訝道。

“才奧迪車啊,秦笑琳的檔次也太低了吧?”阿水懷疑的看著劉玲。

“那天我也看到了。”韓小陽點著頭讚同劉玲的話。

阿水唏噓了一番,又對沈遙遞了同情的眼神。

白木木聽著室友的對話,不免跟著阿水也唏噓了一番。

“謝謝你。”下課鈴聲響起的時候,白木木對著整理書本的沈遙道。

“謝我什麽?我隻是在解救我的室友而已。”沈遙淡淡道。

白木木本來還心存感激的心,這下立刻冷卻,原來喬子戌是他室友,怪不得剛才在台上,問的問題都那麽針鋒相對。白木木對著沈遙的背影齜牙咧嘴。

“走啦,過多豐富的表情隻會加速你的衰老。”韓小陽笑對木木道。

“天沒降大任於我,照樣苦我心誌,勞我筋骨。簡直太過分。”白木木一邊走一邊嘟囔。“回去我要狠狠的打怪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