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風有興,秋月無邊,

虧我思嬌的情緒好比度日如年,

雖然我不是玉樹臨風,瀟灑倜儻,

可是我有我廣闊的胸襟,加強健的臂腕!

當沈遙站在涼風裏深沉的望著木木的時候,木木的腦袋裏蹦躂出這麽句話。

“你怎麽還沒睡?”

“我在等你。”

“都這麽晚了,有什麽話明天再說吧。”

“木木。”

門口的管理員阿姨打著哈欠道:“我說,這都大半夜的你們還睡不睡?就算再你儂我儂,也分個時候啊!”

木木抬眸看了眼沈遙,沈遙沉默了下,終是開口道:“那你先回吧,夜涼如水,別感冒了。”路燈下沈遙的眼眸,陰霾著淡淡的失落。“好,那我先回宿舍了。”木木強歡著對沈遙輕淡的揮了揮手。就在轉身的刹那,沈遙突然向前奔過來,緊緊的抱著木木低低的叫著她的名字:“木木。木木。”

木木一晚上沉悶的心忽然在這刻釋懷了。沈遙還那麽在乎她,還那麽喜歡她。可是,為什麽,非要等有傷口了,再來解釋?

“木木,我好想你,好想好想你。”沈遙低低的在木木的耳邊道。木木覺得自己都快被沈遙揉進他的身體裏麵去。“木木,你可知道,我等了你五個小時?”沈遙把自己的臉埋進她的後背上。

緊緊相抱的兩個身體,木木感受到沈遙急促有力的心跳聲。驀地木木鼻子酸了起來,開口的時候,嗓音有淡淡的顫:“那你可知道,我等了你四天?”沈遙在她身後沉默,一陣風吹過來,木木才感覺到自己的後背有淡淡的不一樣的濕度。

“木木。”

宿舍裏,木木躺在床上,抱著自己剛才穿的衣服。上麵的濕度還沒幹掉,淡淡的一小點。木木怔在黑暗中。

電話在枕邊震動,打開手機,是沈遙的短信:你男朋友是我,不是戴維。我不想下次再看到他牽你的手。微弱的光,打在木木的臉上,木木忽然笑了。合上手機,躲在

被子裏暖暖的笑,一直笑到眼淚流出來。那晚,是這幾天來,木木睡的最深沉的一晚。夢裏,木木看到沈遙微笑的向她走來,一臉的溫情。

翌日,木木心情很不錯的來到電視台。

戴維正在編輯室裏剪片,木木接到戴維的短信便一蹦一跳的蹦躂去了編輯室。令她卒不及防的是,當她踏入編輯室的時候,秦笑琳正含笑的望著她。

戴維看到木木進來,立刻招呼木木道:“木木,你今天得去藥監局那邊再補錄些鏡頭。”說完戴維很有深意的看了眼秦笑琳:“白木木,你們學校的。沈遙的現在女朋友。”秦笑琳倒是很平淡的看著木木:“我知道啊。沈遙有跟我說過,一直說要見見,沒想到在這裏碰到。”

“你好。”

“你,你好。”

木木在秦笑琳的目光下,迥然的站在那裏。她無力的去打量秦笑琳,之前她無論在學校任何地方見道秦笑琳的時候,目光總會在她身上流轉了再流轉。如今她卻像是一個小偷當場被失主抓到般的迥然站在那裏。

無論哪一方麵秦笑琳都是木木渴望不可及。比家世,明顯人家是官宦子女;比能力,秦笑琳琴棋書畫哪方麵都樣樣精通;比樣貌,一個絕對的白雪公主,一個絕對的灰姑娘。換誰,都會把目光緊緊鎖在秦笑琳的身上。木木想起那天,看到沈遙和秦笑琳穿著情侶裝穿越校園的場景,不禁在心裏給自己一個深深的嘲諷。

“笑琳?”就在木木愣神的時候,門口的聲音,再次令木木無措。葉蘇宜一身職業裝的站在門口,笑意瑩然的看著秦笑琳,完全忽略自己的對著秦笑琳一個大大的擁抱。

“真的是你啊?!”

“嗯,真的是我!”

“你什麽時候回國的?”

“前幾天。”

“準備呆多久?”

“一個月左右,家裏有點事要處理。所以就飛回來了。”

“在那邊可否習慣?”

“剛開始老是想家,眼淚都嘩啦啦。現

在好了,有蠻多人給予我幫助的。”

“蠻多人,我看都是帥老外吧!”

“蘇宜姐說笑了。”

“你今天過來有什麽事?”

“我今天過來本來是找沈遙的,沒想到他不在。遇到戴維了,就多聊了幾句。”秦笑琳說的很是平淡,恍如並不介意木木的在場。葉蘇宜挑挑眉道:“哦,沈遙?”說完,眼角撇了撇木木道:“沈遙,我來之前見他了,他去了花店。該不會又準備給你送玫瑰花吧。”木木無聲的坐在那裏。“嗬嗬,看蘇宜姐說的,我和沈遙早就過去了。”眼角卻有按耐不住的得意。兩個人都不動聲色的用眼角撇向木木,木木裝作一臉認真根本就沒聽到她們談話似的看片子。所以當沈遙捧著花進來的時候,葉蘇宜臉上的笑意更濃,木木把頭低的更低。葉蘇宜眼神中的不屑更深。

很多事情,就是那麽的不湊巧。

最不想看到的場景,卻偏偏齊齊的湊在眼前,恍如一場熱鬧非凡的喜劇。

沈遙望著眼前的場景,怔愣住。

秦笑琳正以一副羞澀卻也誌在必得的樣子望著沈遙,葉蘇宜也充滿笑意看看沈遙看看秦笑琳,而木木則是低著頭,拿著筆,假裝在筆記本上記筆記。時間在那刻凝固了兩分鍾。

編輯室陸陸續續來了些其他人,大家都看到沈遙捧著一大束的玫瑰花。“木木。”當沈遙喊出這個名字的時候,秦笑琳的臉色刷的變成菜色。葉蘇宜也驚訝的看著沈遙。沈遙對著秦笑琳淡笑了下後,直接穿過秦笑琳和葉蘇宜,來到木木的身邊。木木死死的咬著唇,當沈遙把花遞到木木麵前時,木木頓時一把笑臉的揚起頭,看著沈遙。眼眶裏閃爍著一絲光。

“木木,生日快樂!”

頓時,編輯室炸開鍋的看著木木,無不以羨慕的目光看著她。其中不乏嫉妒者。

秦笑琳一臉冷色的看著沈遙滿臉溫柔的看著木木,木木驚訝的捧過那一大束的玫瑰花。秦笑琳後麵門口處,戴維也以同樣的臉色看著木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