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捧著花,望著沈遙默默的眼神,臉上綻出笑容。她瞥見秦笑琳蒼白的臉,卻第一次昂首的張開雙臂,擁入沈遙的懷抱裏,在沈遙的唇上淡淡的吻了下。

有掌上響起。

木木在沈遙耳邊低低的說:“謝謝你的花。”

他們宛如一對膩人的情侶,不顧眾人的目光,相互曬自己有多愛對方。這時戴維進了門,重重的咳嗽了幾聲,頓時其他看熱鬧的人,慢慢散去。

秦笑琳也恢複了神色,揚臉走向沈遙和木木。沈遙鬆開木木,木木捧著花看著秦笑琳。秦笑琳從包裏取出一個小盒子,淡淡的遞給木木道:“真不好意思,沒想到你今天生日。小小禮物,不成敬意。”

立在一邊的沈遙,在秦笑琳拿出盒子的時候有一瞬間的微變。

木木看了眼沈遙,沈遙伸出胳膊,親昵的摟過木木的肩:“寶貝,有人送你禮物,你要是不收的話,豈不是太不近人?”木木接過禮物,精致的藍色盒子,一看就是價值不菲。慢慢的打開盒子,木木怔住了,是蒂芙尼 (Tiffany)紀念版魚骨頭項鏈。木木曾不止一次的見秦笑琳在眾人麵前炫耀這款項鏈,因為它的吊墜是鏤空的魚骨頭。木木也曾深刻跟阿水討論過,那個魚骨頭代表著什麽含義?從來沒見過,會有一個女生把魚骨頭戴在脖子上。後來無意在網上看到,那款項鏈是蒂芙尼當家設計師帕洛瑪?畢加索( Paloma Picasso)以宣傳關愛地球為主旨特別純手工打造的,全球隻有十條。當時,木木看到那價格的時候,不禁哀歎,她要奮鬥N年,才能買下那條鏈子。她貪婪的看著這條項鏈,幻想著如果戴在自己的脖子上會是什麽效果。

秦笑琳鄙夷的看著木木的貪婪的眼神,一邊的沈遙神色越來越暗。秦笑琳也適時的在唇角給沈遙遞過去了一個微笑。

“啪”木木合上盒子,雙手奉還給秦笑琳道:“真不好意思,您這款項鏈實在是太昂貴,我授受不起。”秦笑琳還沒來得及掩飾的鄙夷的神色被木木盡收眼底。秦笑琳緩緩收回表情道:“真不好意思,我送出去的東西,我也從不

收回。再者這款項鏈也該歸你所有,不是嗎?沈遙。”說完,眼神落在沈遙身上。沈遙,這時目光懶散的把木木手中的盒子接過去,把花放在一邊慢慢道:“來,木木,我幫你帶上。”秦笑琳終於忍不住咬了咬唇。

周圍的人,都不動聲色的站在那裏,看著這一場好戲。

誰都可以猜想出來,三個人之間的關係。

三角戀,準確的說,前度女友遭遇現任女友,多麽精彩的一幕。這時有人暗暗的遺憾,沒有拿攝像機進來。

葉蘇宜冷著臉色的看著魚骨頭落在木木的脖頸處,輕輕的扯起秦笑琳的手道:“笑琳,這會兒我好想吃東西,你陪我去吧。”

“好。”

秦笑琳再次淡笑著對沈遙和木木道:“我先走了,以後有空再聊。”順便跟戴維和其他人打了聲招呼,秦笑琳一走,眾人也都默默的散了。就像一場戲,在硝火正焰的時候,戛然而止。始終沒有說一句話的戴維這時對著木木道:“好漂亮的蒂芙尼,木木,生日快樂!”說完,戴維把桌子上的資料交給木木後,便隨著秦笑琳一起追出去。

木木抬眸望沈遙的時候,沈遙的目光落在門口,淡淡的,懶懶的。“你要不要去跟她解釋下?”不知何時,木木已經摘下鏈子裝進盒子遞到了沈遙的麵前。“解釋?解釋什麽?解釋我跟你什麽都不是,解釋我跟你在演戲?”

木木的手,僵在那裏。

“你覺得我跟你在一起,隻是逢場作戲?”沈遙的眼神已經變的犀利。木木望著沈遙眼中的自己,那麽的茫然,那麽的渺小。“不是,我從來不覺得你跟我在一起隻是逢場作戲。隻是,隻是你的眼神告訴我,你並沒有忘記她!這條蒂芙尼,想必也是你送給她的吧。”木木忽然淡然的莞爾:“她無非是想在我麵前炫耀,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她用過的。不是嗎?”沈遙的眼中慢慢起了冷色。

“你想說我是破鞋?”

“沒有,我什麽都沒說。是你在介意,是念念不忘,是你對我若即若離。”

“我對你若即若離?那你呢?你何時又真的把我當做

你的男朋友?你有把我介紹給你的朋友嗎?”

“那你有把我介紹給你的朋友嗎?”

木木反唇相譏的問,沈遙頓時沉默。

他們就那麽互相望著,默然的望著。而後沈遙甩身出去。

木木望著沈遙離去的身影,久久沒有回過神來。末了,她背起包也離開了編輯室。剛走出兩步又倒回去,終究還是把那一大束的玫瑰花抱著,走出編輯室。那款蒂芙尼的項鏈,木木留在了戴維的桌子上,她知道戴維應該曉得她的意思。

出了電視台,阿水的電話過來。木木抱著花趕到了江湖菜餐廳,阿水她們已經在等她了。木木一坐下,劉玲就湊上來:“呀,你看看這麽束玫瑰花,都頂我兩個星期的夥食費了。沈遙呢?”

“他有事來不了。”

“怎麽趕到這個時候?不會是怕讓他付錢吧,他那麽一個富二代,難道還在乎這麽點小錢?”

“不是。好啦,說什麽呢?沒他我們就不吃水煮魚了?來,我們今天來個水煮沈遙!!”木木打了個響指,服務員立刻上前。木木巴拉巴拉的對著菜單發號施令。

其他三人互相望了眼,阿水伸出手放在木木的額頭:“木木,你今天發燒了?”

“發什麽燒,好不容易生日一次,難道就不許我奢侈一回?雖然我不是什麽富家女,但是最起碼我也餓不死,這點錢我還是出的起的。”

沒過多久,一桌子的菜便上齊了。一個菜比一個菜麻辣,她們越吃越覺得整個腦袋都處於鍋爐房的狀態,燒的慌。

“白木木,你想辣死我們?”四個人的嘴巴都處於微腫的狀態。“你該不會跟沈遙吵架,拿我們三個開涮吧!”劉玲夾著魚的筷子,顫悠悠的。木木,辣的眼淚都出來了。朦朧中看其他三人,皆同自己。但是每個人卻依然還想吃。

生活,有時候就如同麻辣魚。盡管魚上麵有刺,盡管麻辣的味道已經麻痹了神經,但是在內心深處卻依然還是渴望再吃一口。

就像,很多事,注定了結局,卻不服氣的想證明給世界看,結局不是那樣子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