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輪回,你會再次選擇現在的你嗎?

木木望著江湖兩個字,忽然想起這句話。“如果有輪回,我穿越去。”木木在心裏嘟囔著:“穿越去做個自遊自在的俠女,逍遙在江湖。”

當四個發神經的人,從江湖菜裏出來的時候,已經星星滿天。每個人身上都冒著熱氣,像是喝醉酒般的微醺。一個個摸著肚子,飽飽又愜意,又覺得很過癮的一臉滿足。沒吃完的蛋糕最後被她們幾乎用來美容了,整個包間裏全是蛋糕的味道和痕跡。夏天,再一次的降臨,到處都充滿了濕熱的空氣和人潮。

女生開始穿的一個比一個涼快,那大腿一個比一個性感,那絲襪一個比一個穿的妖嬈,那身段一個比一個嫵媚與多姿。

夏天,似乎比任何季節,都多情。

很多人說,春天是**的季節,但是木木卻無比的認為,單薄的衣衫,溫熱的濕度,還有空氣若有若若無的甜膩的夏天,才是最**的季節。因為她和阿水四人走進校園後,沒過多久就看到秦笑琳無比歡愉的挽著沈遙的手走在校園中,而後在藝術學院暗角吻了沈遙。

木木,微醉的看著兩個親吻的人。無名之火熠熠而發。在她21歲生日之際,她看到自己的男友送完自己玫瑰花後,就與前任女友在大庭廣眾下卿卿我我。什麽喜歡她有十年,什麽對她白木木在乎的可以為她去死,不過是花前月下的純屬瞎編亂造。

“TND,沈遙你混蛋。”

白木木腦袋發熱,直接奔了過去拉開沈遙,在沈遙還沒反應過來,直接一巴掌甩在他的臉上。秦笑琳的爪子也在木木的手落下的時候,也落在了木木的臉上。當時,三人直接愣了。當阿水她們趕到麵前的時候,場麵瞬時尷尬萬分。

木木怎麽也想不到,秦笑琳的反應速度有那麽的神速,很久後,木木才總結出來,不是秦笑琳反應快,而是她很早之前就看到木木,這一巴掌早就等在那裏。

“你真當你是誰了,沈遙是你隨便動的人嗎?”木木還沒發話,秦笑琳到是冷笑的先出招。木木此時一點都不覺得痛。原來,她的愛情也不過是如此。

秦笑

琳雙手抱肩的鄙夷的看著木木:“你以為我走了,你就可以趁虛而入?你也不看看你的樣子,一副賣火柴的可憐樣。”一邊的沈遙,始終一句話都沒吭。木木沒有看秦笑琳,隻是看著沈遙,黑暗中,沈遙依然是一副慵懶的樣子,手插口袋,微微的後挺倚靠著牆壁,看著木木站在那裏,任由秦笑琳鄙夷和辱罵。

“你罵夠了沒有,你TMD什麽東西,不知道被多少個男人上了,還在這裏裝良家婦女,你真當你爹是個官,你就不是婊子了。”劉玲看著沉默的木木,直接惱火了。阿水和小陽也憤憤的上前看著秦笑琳道:“原來所謂的校花,就是專門讓人看笑話的。嘖嘖,當年不知道是誰,大半夜的偷偷從“錦華苑”出來?”秦笑琳一聽“錦華苑”臉色立刻變了,目光似箭的看著阿水。“怎麽心虛了?沒做虧心事,就別怕別人說啊!”阿水也冷冷的看著秦笑琳。“你看錯了。”“我看錯?滿校園秦校花的婀娜多姿地模樣,我還能不認得?”阿水想起那晚的情景,就覺得惡心。“不要說了。”一直沉默的木木,終於大吼了聲。她一把扯過小陽懷裏的玫瑰花,重重的扔在了沈遙的身上。沈遙也沒有接,大束的玫瑰花直接落在了地上。

沈遙這時才慢慢的收回目光,看了眼今晚燦爛的星光,嘴角卻起了一抹笑:“木木,可不可以別鬧了。”跨過花,把手從褲袋裏伸出,在木木的臉上捏了捏道:“別忘了今天是你的生日,要開開心心的。”說完直接扯著秦笑琳離開。

剩下的人,都詭異的愣愣地看著木木。

一滴淚接著一滴淚的從木木的臉上滾落下來,她看著沈遙溫柔的牽著秦笑琳的手,向校外走去。背影越來越模糊。

從此,303所有的女生,都開始遠遠的避開沈遙。

那晚,木木不知道自己怎麽回的宿舍,又怎麽接了電話,又怎麽跟著戴維到了酒吧。木木站在舞池裏,瘋狂的跳舞,隨著音樂的節律,不顧一切的扭動著身體。閉著眼睛,隻感覺眼眶裏一陣陣溫熱,慢慢的舞池裏的人越來越少,但是閉著眼睛的木木並沒有感受到。所有的人都停下來看著木木,慢慢的響起了口哨聲,接著越來越多的口哨

聲,越來越響。一曲結束,竟然有些許的掌聲。木木這時才抬起眼眸,才發覺偌大的舞池隻有她一個人。她頓時低下頭走向吧台的戴維。

戴維隻是喝著酒,看著木木。這時有幾個男生端著酒杯過來搭訕,木木沒有回絕的一一端起酒杯,一幹而淨。那幾個男生頓時嚎叫的看著木木,連連說豪爽。然後有個男生得寸進尺的在木木的腰上蹭了一把,木木立刻笑著跟那個男生抱抱,那個男生驚訝,隻是下一個動作,令其他人更是驚訝了把。隻見那個男生痛苦的哀嚎,捂著腹部下方的一個地方,痛苦難忍。一個男生立刻抓著木木的衣服道:“你這個妞想找死,我們幾個玩你,是看你麵子。”“那我不需要你們的麵子。”“好,越是倔強的妞,越有挑戰性,是吧!”說完對著其他幾個人痞痞的笑,其他幾個人也立刻跟著笑。一瓶啤酒順著木木的腦袋,歡快的往下流。木木緊緊的握著拳,看著坐在吧台處的戴維,但是戴維並沒有起身要幫忙的意思。

木木終於忍不住的揮手,頓時還握著酒瓶洋洋得意的男生,落倒在地。

賓館內,戴維抱著木木進了房間,木木吐了戴維一身。戴維脫去了外套,用紙擦了擦身上的東西,無語的看著木木。躺在床上的木木,臉色因為喝酒的緣故,顯得特別的紅潤。戴維一瞬不瞬的盯著木木,終於俯下身在木木的臉上親了下。輕輕道:“木木,生日快樂!”而後幫木木脫去鞋子,蓋好被子,關上燈,把房卡放在床頭桌上,便出了門離去。

翌日,一隻腳踢開了被子。“渴死了,小陽,你起來了沒,可不可以給我倒點水喝,我好渴。”木木翻了翻身,停頓了下突然猛地坐起身看著周圍,大驚失色,掀開被子再看,頓時……

木木努力回憶昨晚的情節,卻隻記得在酒吧裏和一群男生打了架,然後跟戴維一起喝了好多的酒。戴維,戴維呢?木木找遍了房間,也沒看得戴維。

木木收拾好東西,跑去服務台詢問昨晚誰定的房,

這時賓館門口一片喧嘩。木木這才看到這家賓館今天格外的喜慶,再抬眼,天哪!木木想死的心都有了,那不是又不告而至的丁嵐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