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打死都不相信,自己有這麽背運,在這種地方,這個時候,丁嵐會低調的出現在這裏!!!不過幸好自己是站在服務台,不然的話,自己怎麽解釋的清楚。該死的戴維,為什麽不送自己回宿舍,宿舍阿姨那麽好說話,他又不是不知道,真不該拿他當朋友看。

隻見丁嵐帶著鴨舌帽子大大的黑色墨鏡,最最普通的長裙,周圍幾個低調的保安似有似無的在她身邊。木木驚訝的看著丁嵐,這時丁嵐也看到了木木,眼神裏馬上有了歡喜。一旁的安姐看到木木,立刻走過去,快速的告訴了木木房間號。木木正準備掉轉頭時抬眼便看到阿和。阿和一身清爽的打扮,這時也看到木木,滿眼的驚訝,然後便走上前伸出雙臂,木木一下子投入阿和的懷抱,惹的服務台的幾個女人對他們行注目禮。

想想也是阿和那麽帥氣的男人,怎麽就讓木木那麽一顆菜花投懷送抱了?

“哇,阿和哥,你們怎麽又來江城了?怎麽又不告而至,也太不夠意思了吧。”木木扯著阿和的胳膊問。“怎麽,是不是有什麽見不得的事不想讓我們知道,怕我們在這裏妨礙你怎麽怎麽?”阿和把自己鼻梁上的墨鏡直接掛在木木的鼻梁上。“哪呀!我隻是好意外好不好。看你說的,跟我做了賊剛好被你們看到似的。”“先上電梯,我剛才看到後麵有個記者。”木木警覺的往後麵看,貌似有個狗仔。

“阿和哥,你剛和我姐結婚,就不怕別人說,又有個女人投入你懷抱什麽什麽之類的?”“瞎想什麽,你看看你發育的樣子,別人能承認你是個女人不?”

“我……”

406房間,丁嵐一下子把自己摔進床上。“喂,姐,你這模樣是會被偷拍的。”

“我都沒緊張,你緊張個屁啊。”

“哇,大明星爆粗口,我要去爆料。”

“爆你個大頭鬼。”

丁嵐把枕頭隨手丟給木木,說:“快點說,你怎麽會

在這裏?”

木木頓時漲了臉道:“我,我,我一個朋友在這裏?”

“朋友?男朋友?你該不會……”

“沒有,沒有,我真沒幹那事。他昨晚喝醉了,住這兒了,我隻是一大早過來看看,剛到吧台問清楚,你們就浩浩蕩蕩的來了。”

“哦?那把他叫過來給我們瞧瞧。”

“姐,你好八卦啊。”

“你的終身大事,我能不八卦嗎?”

“我,他,哦他已經走了。嗬嗬。”

木木訕笑。

“走了?”丁嵐狐疑的看著木木,不過路途的疲倦並沒有讓她問那麽多,隨口的她歎了氣:“不管了,既然不想給我們看,我們就不看了。”

“你還是多睡會兒吧,你看看你那黑眼圈。”阿和溫柔的把水遞給丁嵐。丁嵐喝了口水又遞回給阿和,阿和把杯子放在了離丁嵐最近的桌子上,而後對木木道:“木木,馬上要畢業了,你畢業後有什麽打算?”

“哎,畢業這不是還早的呢,我現在電視台實習,畢業應該會留在電視台等自己什麽時候成熟了,去做紀錄片導演。”

“紀錄片?那你有沒有想過進雜誌社?”阿和皺了下眉。“雜誌社?我怕我文筆不夠好,人家看不上。”木木轉著眼軲轆,阿和到嘴的話給咽了回去。

木木因為惦記著早上的事,並不想多呆,就急急的找了個借口告別了丁嵐跟阿和離開了賓館。出了賓館木木立刻電話戴維,戴維正在外采直接掛了電話。木木不死心的繼續打,很久戴維才接了:“喂,木木,我現在正采訪呢,有什麽回台裏再說。”木木還沒來得及說一個字,戴維就已經掛了電話。

木木此時想把戴維丟去喂狗。

木木心裏莫名的有點慌,但是身體上並沒有覺得異樣。如果戴維昨晚離開了,那自己身上的衣服是誰脫的?難道自己在夢中把衣服脫了都不知道?不可能,木木立刻

否定了這個想法。她敲敲自己的木腦袋,真是的,怎麽就喝醉成那樣子。

木木糾結著糾結著一路沒反應過來的已經到了電視台門口,木木從包裏拿出門禁卡,進了電視台。剛走進台2號廳,便感覺到一道犀利的目光直接射向自己。木木冷不丁的望過去,不望也罷,望過去後是沈遙清冷的目光。有別於任何時候的清冷。

木木沒有跟他打招呼,直接奔向編輯室。“白木木。”沈遙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木木的腳步頓了下,可是沒有回頭也沒有轉過身,而是停頓後繼續前行。

“你昨晚去哪兒了?”2號廳向來人少,沈遙的聲音清冷而帶著甕聲。木木一節一節樓梯的上去,把沈遙的聲音落在身後。就在最後一層,沈遙的腳步跟了上來。“你昨晚到底去哪兒了?”

酒店賓館裏,阿和的手機再次響起。阿和輕輕地接通電話,看了眼正在床上休息的丁嵐,出了門。咖啡店裏,葉蘇宜一身碧綠色的裙子,正在翹首等待。當阿和的身影出現在咖啡店門口的時候,葉蘇宜一臉的燦爛,就如同窗外的陽光。她選的是角落的位置,阿和的目光在咖啡店裏環了一圈才看到葉蘇宜。

“今天沒節目?”阿和落座,看著悠閑喝咖啡的葉蘇宜。“今天節目差不多錄播完了,所以一下午都有空。你呢?今天下午可有空?”服務員端著一杯黑咖啡上來,這時阿和臉上才起了淡淡的笑容。“謝謝。”阿和用勺子攪了攪咖啡。“跟我還那麽客氣,你的黑咖啡我已經交代了,什麽都不用放。”葉蘇宜一臉幸福的樣子。

不知道今天誰娶親,放了一路的鞭炮。丁嵐被吵鬧聲給鬧醒了,起床後發現阿和並不在。於是起身想去衝個澡。路過門口的時候,看到門角一個大大的信封,上麵沒有名字。丁嵐皺著眉撿起信封,信封的口是開著的,顯然是專門有人從門角塞進來的。

丁嵐疑惑的打開,當看到裏麵的東西的時候,手不禁愣在那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