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突然覺得好熟悉

像昨天今天同時在放映

我這句語氣原來好像你

不就是我們愛過的證據

差一點騙了自己騙了你

劉玲和秦瓊麵對麵站著在巷子口,他們互相對望著,對望了很久很久。然後劉玲淡淡的開口道:“謝謝你,陪了我這麽久。”

秦瓊沉默的看著劉玲。

一滴淚在劉玲的眼眶打轉,劉玲終究倔強的沒讓那滴淚落下,而是勉強的扯起嘴角道:“那,我們就此轉身。數一二三,各自向前邁步如何?”

秦瓊緩緩的開口:“好。”

當秦瓊慢慢的轉過身,劉玲卻依然原地站在那裏。“一,二,三。”秦瓊一步一步向前走,劉玲望著秦瓊的身影,那滴倔強的淚終於忍不住落了下來。狠狠的咬了咬唇,如果秦瓊這時轉過身,是否兩個人會是另外一種結局?劉玲也慢慢的轉過身去,一步一步向前走。邊走邊哭。這時,秦瓊停下腳步,淡淡的轉身,望著劉玲的背影,越走越遠。

之前所有的回憶,像是個閘,被打開後洪水般的湧動。

畢業,我們分手。以後我的人生,不會再有你的溫暖。

可惜不是你,陪我走下去。

阿水抱著吉他,坐在老宅子的樹下,看著兩個人越來越遠的距離,淡淡的唱著梁靜茹的《可惜不是你》。眼神悲切的望著,夕陽淡淡的灑在兩個人的身上。

可惜不是你

陪我到最後

曾一起走卻走失那路口

感謝那時你

牽過我的手

還能感受那溫柔

……

“停!”

所有悲傷的氣氛,在木木的一聲“停”裏,戛然而止。

“換地方。”

木木不知道為什麽自己要拍的畢業戀歌會選擇梁靜茹的這首《可惜不是你》。似乎所有能引起共鳴的歌的MV都很好拍。劉玲和秦瓊這次竟然表現的很好,一路下來,很少的NG。空氣中又傳來淡淡的梔子花。

巷子口,沈遙站在那裏淡淡的看著木木,看著木木指揮眾人搬運東西換地方。他看到木木眼中有淡淡的悲傷一閃而過,她那時想起誰?

當木木看到沈遙的時候,東西整理的差不多了。秦瓊扛著攝像機和錄音設備,跟沈遙點頭算是打了招呼,劉玲到是笑著對木木擠了擠眼:“木木,那我們先走,反正今天已經晚了,明天再繼續把剩下的鏡頭拍完。”木木想說什麽,沈遙一把拉住木木的手,木木隻好說:“好。”阿水對著沈遙點點頭,沈遙淡笑:“阿水,想不到你的聲音蠻好聽的。”

“謝謝。”阿水回了句,就隨著秦瓊他們離去。

“為什麽選擇那首歌?”

吃完飯,他們手牽手走在江邊。

“《可惜不是你》?”

“嗯。”

“因為,不是有那麽句話說:畢業,我們一起失戀!能在畢業後繼續的戀人,似乎都很少,所以很多人,都會歎一句:可惜不是你!”說完木木望著沈遙,夜色中沈遙的眼神顯得更外的亮。

“木木。”

“對了,戴維說他要去西藏沿著黃河的源頭拍一組紀錄片,我大概拍完這部MV就會跟著他去。”木木搶了沈遙還沒說出口的話。

沈遙沉默著緊緊的牽著木木的手。

“如果,我挽留你不去呢?”

“隻是三個月而已,三個月後我就回來了呀!”

江邊,江風淡淡的吹拂。沈遙抱著木木:“好,那你去吧,但是記得回來,別去了就跟別人跑了。”

“你在吃醋?”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在吃醋?”

“你不用陪校花?”

“我說這麽浪漫的晚上你提她幹嘛?”

“答非所問。難不成她又拋棄了你?”

“怎麽說話你?是不是想被罰咬舌頭?”

說完沈遙低下頭去,溫暖的唇覆上有點涼涼的唇。木木雙手環保著沈遙的腰,閉著眼睛,兩個人糾纏在一起。

江水晃動,有月亮淡淡的爬上來。

“木木,你這輩子都要跟我在一起。”

“好。”

兩個人低低的耳邊廝磨。

月亮越來越高,夜色越來越暗。在城市的另一個角,兩個人正在黑暗中互相撕扯著。

丁嵐坐在黑暗中,房間裏的電腦發出微弱的光,從電腦裏傳來低低的音樂聲。一杯接著一杯的紅酒。

“在我們的心中,其實早已經有了裂紋,隻是我們互相不承認。你臉上的笑容依然那麽溫柔,可是我為什麽感覺不到溫柔。到底是哪裏出了錯,讓我們對彼此沉默。是我不夠好,還是對你的關心從來都不夠……”

丁嵐低低的聽著這幾句話,杯中的紅酒再次落進胃裏,一點一點的摧殘著殘喘的胃,讓自己感受到那種真實存在的痛。丁嵐想起在江城演唱會的那次記者會,那個記者嘴裏的“葉蘇宜”難道是她嗎?阿和臉上的笑,那麽的溫柔。而一直愛沉默的阿和,原來也是那麽開朗的一個人,為什麽這一切自己都不怎麽曉得?

敲門聲響起,丁嵐卻懶得起。

敲門聲繼續,丁嵐這才起身,打開門卻是木木。一片黑暗的房子裏,木

木聞到濃濃的酒味。整個房間除了電腦發出的微弱的光外,沒有其他的亮度。

“姐,你怎麽了?”

“我?沒事,無聊,於是就開了瓶紅酒。”

木木打開燈,丁嵐整個臉都是紅的。“姐,阿和哥呢?”

“他出去了,說約了朋友吃飯。”

“都這麽晚了,他都沒有回來?”

“沒有。”

“這麽晚了,你怎麽過來?”

“我來拿樣東西。”

木木皺著眉,把散落在地的被子,紅酒瓶,書籍,還有衣服都一一撿起。但是丁嵐再次坐在地上,靠著床,低低的發呆。

“姐……”木木忽然低低的叫著丁嵐。

丁嵐抬眼,看到木木手中的照片,淡笑了下:“放那裏吧。木木,關下燈,陪我說說話吧。”

“好。”

木木關了燈,黑暗中在丁嵐的身邊坐下。丁嵐起身把紅酒再次拿過來,倒在兩個杯子裏,一杯給了木木,一杯自己飲盡。木木端著杯子,在微弱的光中望著丁嵐,有一絲晶瑩的光順著丁嵐的眼角滑落。木木沒有做聲,端起酒杯一口一口的喝完。

“木木,你覺得我跟阿和幸福嗎?”

木木沉默。

門外,阿和準備開門的手停在空中。

“其實,很幸福。阿和真的是個好男人,他對我萬分的寵愛,有一次我在台上暈倒,他不顧一切的抱起我衝向醫院。他知道我肯定是胃疼的厲害,才會堅持不住暈倒。他每次都會在我趕完通告的時候,給我煮一碗粥或是熬上一鍋湯逼著我喝完才行。他會在我半夜踢被子的時候,起來幫我蓋被子。他為了我的特立獨行研究了很多造型。他會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充當稻草人任我打罵發泄。他會在給打電話的時候,低低的叫著我嵐兒,叫著很是婉轉。”丁嵐又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他真的對我很好,這麽多年,都不離不棄,從我被星探發現,他就為了我放棄他的畫畫而轉去學服裝學造型,就是為了能陪著我。”

丁嵐舉著杯子,看著紅酒在杯子裏,呈現的暗紅色。

“姐,其實你又何時在乎過阿和哥的感受?其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朱麗倩,都可以為劉德華隱瞞自己那麽多年,直到青春年華都已經失掉。看的出阿和哥一直都在隱忍自己,他多麽希望你有那麽一次緋聞是跟他有關,他應該希望你的世界裏有他的影子。如果可以選擇,我覺得阿和哥寧願你是個普通人。”

這次換丁嵐沉默。

卡鎖的聲音響起,門輕輕的被打開。

阿和站在門口,打開燈,丁嵐一臉的淚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