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著流淚,卻哭著後悔。

江邊,風拂過。一列火車從不遠處的鐵軌上經過。帶起更大的風,有船在江上,一船的男人赤膊在甲板上。公園的靠江邊的地方,秦笑琳和沈遙並肩而站,沈遙依然手插在口袋裏,看著逝去的火車的背影。終於沉默後,秦笑琳先開了口:“我要你離開白木木。”

“為什麽?難道因為你看著我們很幸福很快樂,你嫉妒了?”秦笑琳沉默的看著沈遙:“你喜歡她什麽?”“我喜歡她什麽似乎不關你什麽事吧?”沈遙嘴角起了一絲諷刺的笑:“當初是你拋棄了我,不是嗎?難道現在你回來了,就非得要我死乞白賴的敞開懷抱迎接你?”秦笑琳咬了咬唇:“沈遙,你知道的我當初為什麽要走!”“知道,為了你的前途,為了你的夢想。可是現在呢?你站在這裏幹嘛?”秦笑琳忽然擁入沈遙的懷抱,沈遙的手依然插在口袋裏。“我知道,當初是我的錯,但是我現在回來了,我回到你的身邊陪著你……”“晚了。”沈遙一把推開秦笑琳。“當初你走的時候,我是如何的挽留你,而你呢?你連我們最後一麵都等不及的把信直接扔在凳子上人消失去,你可否想過我的感受?”“那我回來你為什麽那麽對我?”秦笑琳不甘心的問。

沈遙忽然沉默。

“我知道,你對我還有心,否則我回來你不可能那麽溫情的對我,你明明對我還有一絲情,為什麽不原諒我?”秦笑琳再次抱著沈遙:“沈遙,原諒我好嗎?我們重新開始!”

沈遙望著日落染紅的江水,卻莫名的想起木木。

“對不起,我們之間不再有可能了。”沈遙再次推開秦笑琳。

“難道你真的為了白木木,而拒絕我?”秦笑琳瞪著眼睛望著沈遙。“木木,雖然沒有你漂亮,但卻是我從小到大的唯一的朋友。她所給予我的,你又何曾知曉?”沈遙淡淡的看著秦笑琳。“我希望,我們以後隻是朋友。”說完,沈遙轉身離去。秦笑琳絕望的看著沈遙的背影,越走越遠。“不要,沈遙,不要離開我,不要,求你了。”秦笑琳追上去從背後抱著沈遙懇求道:“我

真的很愛你,不要離開我。”沈遙沒有推開秦笑琳,隻是淡淡的任由她抱著。

沈遙想起他第一次見秦笑琳,她穿著一件碎花裙,卻美的像個可愛的洋娃娃公主。那天中午他一覺醒來聽到有琴聲從琴房傳來,是他最為熟悉的曲調《獻給愛麗絲》顯然彈奏者不是很熟練,他循著琴聲到了琴房,便看到洋娃娃的她。而她並沒有注意到他,而是認真的看著鋼琴架上的琴譜。他便一直那麽的看著她,直到她磕磕絆絆的把整首曲子彈了四遍後才發覺到門口有人。那也是沈遙第一次見到有人對做某一件事那麽的執著。

她發覺沈遙後眼睛裏有淡淡的訝異,但並沒有像所有女孩子見到男孩子般的羞澀,而是揚著下巴高傲的看著沈遙。“你就是沈遙吧!” 沈遙第一次看到這麽傲氣又可愛的女孩子,她的眼睛那麽的明亮,她的鼻子那麽的高挺,還有她有點淡淡卷曲的頭發,在從窗子裏投過的陽光下,顯得淡淡的發黃。她就像媽媽給自己買的洋娃娃一樣。

“我叫沈遙,你叫什麽?”

“我叫秦笑琳。”

“哦,你就是秦叔叔的女兒?”

“怎麽,有什麽問題嗎?”

“你長的真像洋娃娃,我好喜歡。”

秦笑琳忽然臉有些微微紅。

“我來教你彈琴吧,你剛才彈錯了好多個音。”

“你會彈琴?”

“嗯。”

“你知道嗎?《獻給愛麗絲》是貝多芬獻給他喜歡的女孩子的,我也把這首歌獻給你。”沈遙和秦笑琳一起坐在凳子上,沈遙熟練的在鋼琴鍵上手指飛舞。

那天的記憶就像一個童話故事,從那以後秦笑琳常常會出現在沈遙家的琴房,而沈遙每次在彈琴的時候,身邊必定會有秦笑琳。仿佛他的琴隻為她而彈。她身邊經常出現很多的男生圍著她打轉,而他也努力的使自己更加優秀,因為他覺得這樣她才會是屬於他的。很多時候,他都會在無聊的時候,不自覺的把木木畫成秦笑琳。

可是,愛情總是那麽的多變。

大學後,她常常的

陪他爸爸去參加各種宴會,久而久之,時光在他們身邊隔出了一段距離。她的心思慢慢的從他身上分離出去。

終於,當她知道她所欣賞的音樂大師正在美國招生的時候,她義無反顧的跑去美國,當時她多麽的自信她可以成為那位大師的學生。然而……

有人願意為了愛情而放棄事業,有人願意為了事業而放棄愛情。

有的人在放棄後得到了,有些人放棄後並未得到想要的。

於是,有人開始後悔。

如果後悔的事情可以重新來過,那麽這個世界還會有後悔這一存在麽?

放棄的,就不可能再重新來過。

就如時間不會倒流而讓你重新再選擇一次。

所有的事情,選擇都是一次性的。

愛情也是,選擇了放棄,就不一定還能再次擁有這份愛情。

沈遙越走越遠,曾經的愛麗絲,在她拋下他奔去美國的那刻就已經不再屬於他了。秦笑琳望著沈遙的背影,狠狠的咬著唇。“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我得不到的,你白木木也休想得到!”

不遠處正在約會的秦瓊和劉玲剛巧完整的目睹了這一整個過程。

“喂,蘇宜姐,我想見你。”

秦笑琳合上手機,朝沈遙相反的方向走去。

咖啡廳,葉蘇宜和秦笑琳彼此想著心事,都默默的攪拌著咖啡,淡淡的抿一口。“怎麽啦?那麽不開心?”葉蘇宜揚著嘴角看著一臉失落的秦笑琳。“蘇宜姐,為什麽?難道因為我當初的離開就把我打入十八層地獄?就一刀否決了我們之前所有的感情?”秦笑琳低低的悶聲道。“沈遙跟你真分了?我還以為你們重新開始了呢?”“都是那個白木木,哼,我得不到的她以為她可以得到?她憑什麽?”

葉蘇宜望著秦笑琳憤怒的眼神,眼底泛起一絲光:“笑琳,我這裏有份東西,我想你現在應該很有興趣看這個東西。”

“什麽東西?”

當葉蘇宜從包裏拿出那疊東西的時候,秦笑琳滿是訝異和不相信的看著桌子上的東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