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笑琳震驚的看著桌子上的東西,絲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詫異的看著葉蘇宜,當然葉蘇宜聰明的想到她眼神裏所蘊含的話語。

“不是我找人拍的,是今早我出門的時候在我家門口發現的。我當時就跟你現在一樣詫異。”葉蘇宜淡然的喝著咖啡,仿佛這些照片真跟她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這些照片我不知道為什麽會出現在我家門口,顯然拍照片的人誤會我跟戴維了,想拿這些東西來要挾我。不過,他不知道這些照片對我沒有殺傷力。所以我想這些東西雖然對於我來說沒什麽用,但是對於你就不一定了……其實這照片我準備給戴維的。”說完葉蘇宜眼中閃過一道不可察覺的光。

秦笑琳一張張看過去,照片上木木臉色發紅,背景一看就是賓館。白色的大床上,她chi luo luo的躺在那裏,還擺著各種各樣的撩人的姿勢。戴維淡淡的親吻著她,吻著她各個地方。“太過分了,沈遙知道她嗎?不行,我要告訴沈遙,他心目中所謂純潔的白木木到底是個怎樣的女生?哼!!!”說著秦笑琳就準備拿著照片起身離去。

“等等,笑琳。這些照片不知道是真是假,你這樣貿然拿給沈遙,沈遙要是一怒之下找了戴維,戴維否認這些照片。那麽沈遙有可能誤會這些照片是你找人偷拍的。”葉蘇宜拉著秦曉琳的手,秦曉琳望著葉蘇宜,思索了下重新坐下來。

“如果這些照片,隻是不小心泄露了出去,那麽……”葉蘇宜淡淡的舀起一小勺冰糖放進咖啡裏慢慢的攪拌著,然後抬眸看著秦曉琳,似乎在等,在等對麵的人如何做決定。

秦笑琳忽然笑著對葉蘇宜道:“蘇宜姐,這些照片可否先讓我保存幾天後再歸還你?”葉蘇宜嘴角的笑更濃:“好,反正這些照片對於我來說,也沒有什麽用。不過就是戴維……”說完故意皺著眉:“真看不出來她跟戴維竟然有這層關係,怪不得每次看到戴維的時候,戴維都對著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看她平時一副純純的樣子,原來也不過是這樣。這麽一看來

,她哪裏有什麽資格跟笑琳你比?不知道沈遙看過這些照片後,會是什麽樣子的感想。唉。”葉蘇宜一副很可惜的樣子。

有些人,早已經習慣了猩猩作態。

有些人,早已經習慣了,不露痕跡的勾心鬥角。

而又些人,永遠都不知道自己總是處在別人的惺惺作態和勾心鬥角中。

電視台,木木在好多天後才第一次見到戴維,幾天沒見戴維似乎更成熟了。滿下巴的胡子,顯然好多天都沒有刮了。戴維一看到木木,臉上不自覺的溢起了笑容。“我可愛的木木,你終於再次出現在我的視線裏。我都快想死你了。”木木一把把戴維拉到一個僻靜的角落裏,低低的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了,便一副惡狠狠的樣子看著戴維:“戴維,我都快找死你了。你這幾天跑那裏去了,電話都打不通,人也沒來台裏。跟失蹤了似的。”戴維眯著眼睛笑著道:“怎麽?想我啦?難得啊!”木木白了戴維一眼:“別跟我貧,快告訴我,那天我喝醉酒了,是你把我放在賓館的吧?”戴維思索了下點點頭:“是啊,那天本來是要送你回學校的,但是我臨時有事,我就到附近的賓館給你開了間房,怎麽啦?你當時可是吐了我一身,害的我髒兮兮的去赴約會。”戴維蜷著手指在木木的腦袋上敲了下:“真不知道你一個女孩子家喝那麽多的酒。不過真看不出來木木竟然會功夫,一個人打四個人!改天教教我。”“你還說,我都那樣了,你都好意思坐在吧台一動不動的看著我受欺負。對了,你那天什麽時候走的?沒對我做什麽吧?”戴維看著木木的眼神壞笑道:“你想我對你做什麽?”戴維在木木的胸上掃了下:“你看看你,都沒發育成熟,你想讓我對你做什麽?”木木看著戴維的眼神,立刻雙手抱胸。“得了,別搞得我要非禮你。”木木不相信的看著戴維:“你那天真沒做什麽?”“你要我確定幾遍啊?所謂朋友妻,不可欺。你是沈遙的女朋友,最算我有什麽非分之想,沈遙能饒了我嗎?嘿嘿,告訴你個秘密,我想這些你應該不知道,沈遙可是

打架能手。他一個人可以打十個,改天你們可以切磋切磋。”

木木皺著眉,難道自己真喝酒喝多了,自己把賓館當宿舍把衣服脫了?再看著戴維滿臉的胡子,木木嫌棄道:“你還是先去刮刮你的胡子吧,跟個老頭子似的。”戴維看著木木主動換話題,鬆了口氣。走出角落,剛伸出胳膊想放鬆下,迎麵沈遙走過來。“嗨,沈遙。”沈遙隻是淡淡的跟他點點頭:“早。”這時木木走出來,沈遙的目光便一下子落在木木的身上。木木驚奇的看著沈遙:“你今天不是學校有事?怎麽會在這裏?”沈遙看看木木,看看戴維。戴維無所謂的聳聳肩,木木則疑惑的看著沈遙:“怎麽了?”“沒什麽。”沈遙拉起木木的手,連招呼都沒跟戴維打就帶木木走。“哎哎,你慢點。”戴維看著沈遙緊緊牽著的木木的手,轉身離去。

“你怎麽和他出現在這裏?”沈遙終究忍不住開口問道。“我,我問戴維一些事。”木木心虛。“問事需要站在這裏?”沈遙責備的看著木木,木木一副很無辜的表情看著沈遙:“不是,是剛好走到這裏了。”“以後沒什麽事,不要跟他單獨在一起。”沈遙捏捏木木的耳朵:“聽到沒?”“聽到啦,聽到啦!!沈遙大人!!”木木笑嘻嘻的挽著沈遙的胳膊。“好啦,我先去做事了,今天要跟著譚記者出去采訪,你去編輯室吧,我的那台機子上有條新聞,就算你的了。”“OK,保證完成任務。”沈遙笑著看著木木臉上淺淺的小酒窩。“對了,戴維去西藏拍紀錄片的事,是你隨口拈來的吧?”“呃……”木木看著沈遙,不好意思的點點頭:“是的,因為我想看看你到底在乎我多少?嘿嘿?”

“好吧,我把心掏出來給你,如何?”

“好啊,剛好我可以看看你對我的心是否堅定?”

“好你個頭。”

“不準再打我的頭,打傻了,你負責。”

“我負責,我會對你負責到底的。”

……

誰都不曉得,一場風暴慢慢的席卷而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