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遙從文學院出門,便看到斜對麵藝術學院門口的那輛奧迪車。隻見秦笑琳款款的從裏麵走出來,像隻花蝴蝶。

“喂,那不是秦笑琳嗎?”

“看來……”

“明目張膽啊。”

“學校不是不允許私人開車進校園嗎?”

白木木和室友剛好也看到這一幕,而她們的對話也剛好落在沈遙的耳邊。沈遙淡漠的看了眼秦笑琳,然後直接轉身走掉。

白木木看著沈遙的背影,直到消失在拐角。

“走啦,走啦,餓了。誰去吃東西?”白木木忽然不耐煩道。

“你是豬啊,早上三個包子一根油條,你還沒吃飽啊。”

“哇,那麽囂張。”

“咦,那輛車的牌照似乎是政府機關車……”

劉玲最後的話讓其他三人驚訝了一把。

奧迪從她們麵前絕塵而去,這時白木木才發現,原來不止她們三人八卦,好多人也在怯怯私語。

男生宿舍。

“子戌,秦笑琳到底怎麽回事,就算……那什麽也不用這麽明目張膽了吧。”李威一邊在宿舍裏打遊戲一邊道。

喬子戌手腦並用,兩眼一心隻觀遊戲。“你不懂。”

“你懂那你說說。”

“她準備出國。”喬子戌不耐煩道。“你怎麽動作那麽慢啊。”

“準備出國,那……”

“那車是她老爹的。人家可是官員千金。”喬子戌手摁著鍵盤也不看李威。

李威嘖嘖砸吧了下嘴巴,一不留神拉了喬子戌的後腿。

喬子戌什麽都沒說的鄙視的看了眼李威,退出了遊戲。又看了看沈遙的空床,想了下道:“我先出去下。”

剪輯室

沈遙正在做片頭,喬子戌點了根煙倚靠著一邊的桌子。“難道你真不去送送?畢竟你們在一起也三年了。”喬子戌透著煙霧道。沈遙依然剪輯著片子,卻剪的不是多幾幀就是少幾幀,畫麵坑坑窪窪。

“還有三分鍾,你們的老地方。”喬子戌看了眼手表上的指針,眼睛去瞟沈遙的表情,依然是淡漠的沒有表情。

人工湖旁

秦笑琳一身綠色長裙的站在荷花邊,卻讓人覺得一切的花隻是因為她的存在而存在。手裏拿著一個信封,不停的看表。小道旁始終沒有那個身影出現。最終把信封放在凳子上,款款離去。

在秦笑琳消失的時候,沈遙出現在荷花池邊,拿起凳子上的信。讀完後隨手扔在了垃圾桶裏。

失去的,即使感覺到心痛又怎麽。

地久天長不過是誤會一場。

沈遙抬眸,白木木剛好拿著書走過來。白木木看到沈遙眸子裏的哀傷,不禁怔了下。不知哪來的思緒,竟然誘導著她走到他麵前笑著道:“有什麽不開心嗎?說出來一起開心下。”

沈遙瞳孔擴張了下,隨即的又恢複了正常。

“原來你喜歡尋人開心,不好意思,讓你不開心了,我現在很開心。”沈遙扯著嘴角看著白木木。

“某人就喜歡假裝,我明明已經聽到心碎聲了,某人還硬是把它們拚合在一起,假裝一切沒發生。”白木木嘲諷道。

沈遙沒理她,直接穿過橋離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