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厲害的病毒,是愛和謊言。

丁嵐一直都不說,但不代表她不慌亂。她第一次覺得,她忽略了阿和真的很久很久,久到已經習慣了阿和,久到隻是習慣阿和的存在。當她知道阿和跟葉蘇宜之間的曖昧,她才意識到阿和這個一輩子廝守的男人,也許某一天就那麽的離開自己,義無反顧的會離開自己。

回江城的路上,她一直沉默,沉默的思索她的愛情。

她想給她的愛情找一個出路。

因為她不想失去阿和。

於是,在回到江城的第二天,她用阿和的手機約了葉蘇宜出來。

咖啡館裏,丁嵐帶著大墨鏡,坐在落地窗的角落裏,葉蘇宜還沒來。上午的咖啡廳裏並沒有太多的人,輕柔的音樂淡淡的縈繞,冷不丁的傳來自己的歌《一個人旅行》,丁嵐坐在那裏靜靜的聽著自己的聲音:你願意把我打包/ 裝進你的行李箱麽/ 讓我陪你一起看風景/ 看那山長和水闊/ 那些旅途中的風景/ 是否是你最留戀的/為什麽你看她的目光/ 那麽的深情難訴說/ 我終於知道為什麽你/ 如此深愛一個人旅行……每一句話,都聽起來那麽的諷刺。“我終於知道為什麽你,如此深愛一個人旅行。”丁嵐頓在這句話上,大墨鏡裏看不清楚表情。

有些人,總喜歡像個孩子,倔強的不相信一切。總是以為所有的屬於自己的,就會永遠屬於自己。卻不知道,世事難料這個詞是對自己的天真最大的諷刺。

葉蘇宜站在門口,看著正在優雅喝咖啡的丁嵐,停頓了下才遠遠的走過來,顯然是很意外。當她想退出去的時候,丁嵐已經看過來了。她還不想跟丁嵐正麵交鋒,可是丁嵐已經先出招。就像小三永遠都不想讓男人的正室知道自己的存在,但是包不住的紙總會被翻開,所有的都會被曬在太陽下。

葉蘇宜雖然知道跟丁嵐見麵是遲早的事,卻不知道如

此之快。她故作淡淡的落座,立刻有服務員端上一杯黑咖啡上來。葉蘇宜顯然很意外,但是卻很快鎮定下來,顯然她的很多事,丁嵐也下了功夫,那麽接下來所有的事情就不必那麽遮遮掩掩。丁嵐靜靜的打量著葉蘇宜,顯然葉蘇宜比丁嵐小,卻比丁嵐更有女人味。

如果說丁嵐是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那麽葉蘇宜就是所有男人願意娶回家的女人。葉蘇宜的一笑一顰都顯得那麽的溫柔平淡,而不似丁嵐所給人帶來的高高在上的距離感。如果丁嵐沒有成為明星,那麽她也將是一位事業上的女強人。

所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當一個人在事業上很強盛的時候,那麽他必然會在愛情上有所失去。反之也一樣。當然二者兼得者,並不是很多。

在丁嵐細細打量葉蘇宜的時候,葉蘇宜也在悄悄的打量著丁嵐。葉蘇宜在心裏暗暗的承認,相比丁嵐,她的確差很多。最起碼容貌上,丁嵐是那種看一眼便會讓人覺得驚豔的人。氣勢上,丁嵐身上早已慣有的霸氣和強勢,已經讓葉蘇宜在心裏暗暗捏著汗。如果不是自己的介入,如果不是自己真的很傾心阿和,她真覺得自己完全沒有什麽資格跟她搶什麽。但是,所有的女人在麵對愛情的時候,都往往做不了自己。

在一陣沉默後,丁嵐淡淡的開口:“很意外吧。”葉蘇宜淺淺的啜了口咖啡,慢慢的放下杯子,道:“不意外。”丁嵐的目光中,有淡淡的不屑。因為葉蘇宜的故作,她並不是看不出來。“好,既然我們坐在這裏,要說的想必都心知肚明。”葉蘇宜依然淺笑:“那你什麽時候讓位?”丁嵐抬眸看著葉蘇宜,葉蘇宜也直直的看著丁嵐。兩個女人的交鋒對決。“你覺得你配嗎?”丁嵐不屑的笑著道。“那你覺得你真的適合阿和嗎?”葉蘇宜嘴角也揚起淡淡的嘲笑。“看來阿和的眼光還不錯,最起碼沒有我想象的那麽糟,最起碼也伶牙俐齒,想想也是,電視台的女主播嘛

!總要學會伶牙俐齒點,才好爬上領導的床。”“要說爬床,那大明星的您,豈不是比我更有經驗?”所有的氣焰凝聚在空氣裏,環繞著兩個人。

所有的小三,並不是吃幹飯的。

她葉蘇宜也不是吃幹飯的,電視台是什麽地方?絕對不輸娛樂圈,所有的潛規則,並不比娛樂圈晴朗多少。女孩子的美貌,從來都是風口浪尖的那一抹彩虹。

“你覺得阿和會離開我跟你在一起嗎?”“那你覺得他會一直呆在你身邊嗎?”“那麽我們來賭一把,如何?”“怎麽賭?”“阿和一會兒便會來,我們賭他跟誰走?如何?如果他跟你走了,我立刻打電話給律師簽離婚協議書。如果他跟我走,你從此斷了那個心,如何?”丁嵐拿她跟阿和所有的愛情做賭注,她想看看阿和的心到底還有多少在自己這裏。其實這個賭即使贏了,也會有個裂痕永遠亙在兩個人之間。

葉蘇宜看著丁嵐,她不敢開口答應,因為她並沒有把握阿和會義無反顧的跟自己走。因為她知道阿和跟丁嵐的感情的深厚度。她沒有想到丁嵐會拿自己所有的愛情做賭注。其實從她剛進門一眼看到不是阿和而是丁嵐的時候,就知道自己不會凱旋著走出這個咖啡廳。所以她努力讓自己在言語上不輸於丁嵐,可是她沒想到丁嵐會破釜沉舟的打這個賭。

丁嵐望著葉蘇宜,葉蘇宜沉默的看著丁嵐。

丁嵐忽然覺得關於現代的愛情製度真好,一夫一妻。愛情裏,真有哪個女人願意和別人一同來分享自己的男人?除非那個女人真的不愛這個男人,所以她才不在乎這個男人身邊有誰。丁嵐也突然慶幸自己不是在古代,三宮六院的女人隻為爭奪一個男人。

這時,丁嵐的手機響了。可她明顯的感覺到葉蘇宜頓時鬆的那口氣。

丁嵐打開手機,一個陌生的號碼出現在手機上。丁嵐隻是看了一眼,心便一下子沉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