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上輩子肯定欠了誰的債,沒有還。

所以,這輩子一直在還債,還債。

可是,她到底欠了誰的債?

當木木的手機上看到自己的照片時,那刻她覺得天昏地暗。如果可以選擇一覺睡過去,木木真的想睡過去,可惜現在到藥店買安眠藥都要開證明。想好好的死,都不行。木木摁通戴維的號碼,過了很久,對方才接電話。顯然,戴維還沒睡醒。“喂?”懶懶的聲音,什麽都不知曉。“戴維,你TMD的還在睡,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麽?”木木的聲音裏已經帶著哭腔。“木木?你怎麽了?我對你做什麽了?”戴維摸不著頭腦的問。木木死死咬著唇,電話裏隻有木木沉重的鼻息聲和極力壓製的聲音。“那天,那天在賓館,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麽?”木木一字一頓道。“那天……那天我什麽都沒做。”戴維回答道。“對不起,我有個電話進來。”“喂?什麽上網?什麽照片?”戴維沒有掛掉木木的電話,所以戴維驚訝的聲音在木木的耳邊。隨即木木聽到起床的聲音,打開電腦的聲音,和敲擊鍵盤的聲音。之後,很久很久沒有聲音。

“木木,還在不?”

戴維試探的問了一句。

“在。我等你給我解釋。”

木木的聲音冷冷的。

戴維很久都沒有說話。

“從此以後,別讓我再看到你。”木木直接把電話丟出去,砸在宿舍的門上。看著桌子上的電腦,眼淚頓時落下。心裏從未有過的慌張。

咖啡店裏,丁嵐不相信的看著手機上的照片,木木赤裸裸的躺在床上,旁邊是戴維的側影。對麵的葉蘇宜暗暗的鬆了一口氣,丁嵐鎮定的把手機合上,抬眼敲了敲葉蘇宜。葉蘇宜依然淡淡的喝著咖啡,這會兒她給自己的黑咖啡加了點糖,慢慢的攪拌。

丁嵐的手機再次響起,丁嵐接通電話:“喂,阿和。”葉蘇宜明顯的手顫了下。

“我在咖啡店,你過來接我吧。那件事我已經知道了。”丁嵐沒有再說話,靜靜的喝著咖啡,葉蘇宜也沉默的喝著咖啡,氣氛就僵在那裏。沒過多久,阿和的身影就出現在咖啡廳。阿和看到丁嵐和葉蘇宜和氣的喝著咖啡的時候,怔了下。硬著頭皮的走過去,丁嵐對阿和淡淡的笑,葉蘇宜卻直直的看著阿和。阿和沒有看葉蘇宜,直接來到丁嵐的身邊,溫柔的對丁嵐道:“你怎麽在這裏?我們先回酒店吧。”丁嵐笑著看著阿和:“好,我今天忽然有空,剛好在這裏遇到了電視台的葉主播,然後就多聊了幾句。是吧,葉主播?”丁嵐挑著

眉看著葉蘇宜,葉蘇宜也笑著道:“是啊,難得在這裏遇上大明星,真是我的福氣。什麽時候,邀請您去我們電視台做客,讓我們電視台也跟著沾沾您的光。”“好是好,不過我近期的通告已經排滿了,可惜騰不出時間來去電視台做采訪,真不好意思。”“沒關係,我已經對您做了前期的采訪了。”“那好,真是打擾您的時間了,有機會再見。哦,不是,看來我們以後都沒有機會再見了。”丁嵐的話裏話,葉蘇宜咬著牙聽著,可是麵上還是淡淡的微笑。阿和的目光,弱弱的看過來,葉蘇宜緊緊的抓著阿和的目光,但是阿和怎可曉得她們之間的賭約?阿和直接的撇開了目光。

“阿和,我們走吧,我有點累了。”丁嵐握著阿和的手,往阿和的懷裏依偎。阿和緊緊的擁著丁嵐。“葉主播,我們先走了。”阿和從來到離開,唯一的話便是這句。不過這句足以說明了一切。丁嵐嘴角一抹嘲諷的笑,那麽的刺目的拋給葉蘇宜。葉蘇宜緊緊的握著拳頭,她葉蘇宜都已經勇敢麵對丁嵐了,而他阿和隻是淡淡的說一句:“葉主播,我們先走了。”

葉蘇宜冷冷的坐下,靜靜的看著阿和跟丁嵐的背影,消失去。“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為你今天的行為,付出代價。”葉蘇宜冷漠道。“到時候,看誰才笑的最好看。”

木木窩在宿舍裏,門忽然被重重的打開。“木木,木木。”阿水和小陽喘著氣的奔進來。“到底,到底怎麽回事?你電話關機了?”阿水帶著驚慌失措的聲音問。顯然阿水和小陽已經看到那些照片。“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木木坐在床上抱著雙腿。“那個男人是誰?網上說電視台的一個記者。是不是?”小陽皺著眉問。“木木,沈遙知道這事嗎?”阿水直接問出了木木心裏最不想麵對的點。

“我不知道。”木木搖著頭,眼淚一顆一顆的往下落。之前木木就因為照片在網上風靡而大受傷,現在……木木覺得自己在欠債,不知道在欠誰的債。可是為什麽要用這樣的方式來對待自己。小陽無意中看到木木的手機在門旁邊,電池早已經散落出來。小陽爬下床,撿起木木的手機。剛裝好,沈遙的電話就過來了。小陽看著電話,又看看木木,不知道該接還是不該接。阿水看著一直響著的電話,知道是沈遙打的。於是搖搖頭,小陽把電話摁掉。“關機吧。”阿水歎了口氣,對小陽道。小陽直接關了機。

沒過多久,宿舍的門再次被打開,秦瓊和劉玲出現在宿舍裏。“木木……”劉玲奔回來,看到木木窩在床角,什麽話都說不出來。秦瓊靜靜的看著木

木,緊緊的蜷著手指。而後走出宿舍,掏出電話。“於亮,你現在馬上回宿舍,我想讓你幫我黑一台電腦,我想知道這個人是誰?”

男生宿舍裏,沈遙緊緊的盯著電腦上的照片,一張一張的看過去。當看到戴維的時候,他握著鼠標的手幾乎快要把鼠標捏碎。

他直接合上電腦,奔出宿舍。掏出電話:“十分鍾後在學校門口等我。”十分鍾後,學校門口有輛黑色的寶馬,沈遙直接上了車。車子快速的朝戴維的家裏奔去。沈遙摁了門鈴,戴維家的傭人過來開門。“戴維呢?”沈遙冷冷的問。

“他正在房裏呢。沈少爺,戴維少爺還沒起呢。”沈遙推開傭人,進了大廳,直接上了樓梯。“戴維,你給我出來!”沈遙推開戴維臥室的門。戴維此時正在盯著照片。沈遙走上前一把抓住戴維的衣服,一拳戴維便倒在地上,沈遙再次把戴維拉起來,接著又是一拳。“你個混蛋,你明知道我喜歡木木,你幹嘛那樣對待她?你讓她以後怎麽生活。”沈遙又一拳落下,戴維的左邊的臉已經腫了,右眼也有淤青。嘴角有淡淡的血。“我已經容忍你了很久。”沈遙一拳落在戴維的腹部,戴維慘叫了一聲。傭人這時才過來,一看到這場麵,立刻驚嚇的拉開沈遙,沈遙對著地上的戴維直接一腳踹上去。

戴維一句話都沒有解釋,隻是讓沈遙打。一直等沈遙打夠了,才慢慢的爬起來,淡淡的擦掉臉上的血跡。

“你以為就隻有你喜歡木木嗎?”戴維此時才還手,直接對著沈遙就是一拳。“我也很喜歡她,你知道嗎?”戴維比沈遙手上的拳更重。沈遙右眼也立刻黑掉。“她喜歡你,那麽的喜歡,我隻好成全。可是你呢?你有保護過她嗎?你有真心對待過她嗎?你可知道她為了你掉了多少的眼淚?你知道她看到你跟秦笑琳在一起有多痛?”“那是我的事,木木是我的女朋友。”“正因為她是你的女朋友,我才保護不了她。”戴維和沈遙糾纏在一起,兩個人重重的摔在地上。傭人無奈的站在一邊。

“你可知道,她為了你有多努力?!”戴維趴在地上悶悶道:“我那麽的喜歡她,可是她的眼裏卻從來都沒有我的影子,你知道嗎?”

兩個人打累了,停在那裏,沈遙躺在地上,恨恨的擦掉嘴角的血。戴維也仰臉躺在地上。“那個不是我,我沒那麽齷齪。”戴維淡淡道。沈遙扭過臉來看戴維。“你喜歡的,我從來都不跟你搶。”戴維有一絲嘲諷的笑。“從小到大,凡是我喜歡的女孩子,到最後都會喜歡你。我一直很懷疑這到底是為什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