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維帶著一絲嘲諷也是自嘲的笑:“你喜歡的,我從來都不跟你搶,因為我沒有資格跟你搶,不是嗎?在所有人的眼中,我不過是個私生子。”

空氣中,有什麽在沉悶的流動。

這也是戴維第一次跟沈遙這麽說。

“我也是他的兒子,就因為我媽媽是第三者,我就要被拋棄或是丟掉嗎?”戴維望著天花板:“從小沒有爸爸的滋味,你可知道?當我被送出國的時候,你可知道那時我多想回到我媽媽的身邊,可是我隻能呆在國外,看著那些金發人來人往。你可知道那是怎樣的一種孤單。當周圍所有的人都說著英語的時候,你可知道我多麽想說中國話。當我被他們欺負的時候,你可知道我心裏的難過?”

沈遙沉默的也望著天花板。

“我知道,我之所以能回國,是因為我媽媽臨死前求他答應的唯一條件……”戴維眼角濕濕的:“我已經對所有人忍讓了,但是我忍讓的也有極限。木木打電話要我解釋,可是我並沒有跟她解釋那個人不是我。我要讓她認定那個人就是我,我要跟她在一起。”戴維冷冷道。沈遙聲音也變得清冷:“你覺得被拋棄,那每年的學費是誰給你承擔?你覺得被丟掉,那麽誰給你這麽豪華的宅子給你住?你覺得你孤單,你可知道我有多孤單?如果不是你,我就不會失去我的妹妹。”

戴維沉默,那件事忽然湧現在腦海裏。如果不是他打架,如果不是沈清剛好出現,那麽所有的事情,就也許是另外一番模樣。

那時戴維高二,沈遙還在讀中學,沈遙遇上戴維是一次無意中相識的,那時沈遙有些叛逆,戴維身上的痞子習氣就那麽的吸引了沈遙。於是沈遙經常跟戴維在一起,偶爾戴維也去沈遙家裏玩上好的遊戲機。那時沈遙有個妹妹,叫沈清。戴維還記得他第一次見到沈清的時候,沈清紮著兩個小辮子,一笑還有兩個淺淺的酒窩。所以後來戴維看到木木兩個淺淺的酒窩的時候,腦海裏湧現出來的就是沈清。沈清不知道為什麽特別的喜歡戴維,於是常常的粘著戴維。那時的戴維和沈遙都年少輕狂,動不動就與人打架,常常受傷,沈清就特別仔細的給

戴維包紮。

端午節那天,戴維又與人發生口角。一時不歡,幾個人打起架來,越打越凶,當時沈遙也在,男生衝動起來,誰都阻攔不了。有個男生,不知何時拿來一把刀,對著戴維就準備砍。就在那男生刀落下的時候,沈清不知道從什麽地方冒出來,直接替戴維擋了一刀。那刀直接插在沈清的心髒上。當時眾人全都傻了眼,戴維看著落在自己懷裏的沈清,頓時驚慌失措,剛才還衝動的幾個男生,立刻撒腿就跑,隻剩下戴維和沈遙。沈遙和戴維抱著沈清就往附近的醫院跑。沈清虛弱的緊緊的抱著戴維。戴維的淚刷的落在沈清的身上,沈遙緊緊的咬著唇。“沈清,你堅持住,馬上就到醫院了。”“沈清你個笨蛋,幹嘛出現在這裏。”“今天是端午節……”沈清虛弱的看著戴維。“戴維哥,我……可不可以跟你說個秘密。”“什麽,秘密?”“你知道嗎,從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很喜歡你,很喜歡你。你喜歡我,喜歡我嗎?”“喜歡,喜歡,很喜歡。沈清是我見到的最漂亮的女孩子。”沈清忽然笑了,慘淡的笑。兩個淺淺的酒窩上,都是血。

醫院終於到了,可是沈清的呼吸越來越淺,越來越淺。

戴維和沈遙站在急救室外,一直站著站著,直到醫生出來說:“病人失血過多,急需要血。”戴維和沈遙一起把胳膊伸出去。

如果不是沈清,也許戴維永遠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如果不是沈清,戴維也許現在早已經不知道被勞改了多少次。如果不是沈清,他就不會擁有現在的一切。

當沈家的人和戴維的母親趕到醫院後,所有的事情,就像兩條平行線忽然在某個點成了交叉線。

沈清因為搶救無效,宣布死亡。

當沈家要戴維償命的時候,戴維的母親迫於無奈道出了他的身世……

後來,戴維被送出了國,隻有過年的時候,才可以回國。

沈遙從此一個人很沉默,沈家從此一直都很安靜。就像大地被皚皚白雪覆蓋,表麵看上去一片寧靜。

一直沉默的沈遙,直到後來遇上秦笑琳,才慢慢的開朗了很多。

傭人敲敲

門。

“兩位少爺……”

“木木是我的,你休想從我身邊把她搶走。”

沈遙淡淡的起身,靜靜的從戴維身邊離去。戴維也起身,看著沈遙離去的背影,久久的望著。“備車。”戴維靜靜的對傭人道。“好的,少爺。”

木木坐在教室裏,接受著眾人犀利的目光,她再次站在風頭浪尖上,被人指指點點。甚至她能清晰的聽到,“不要臉”三個字。還有一些碎碎念。

“唉,聽說,她在那個什麽地方坐台。”

“不是吧?”

“那否則怎麽那麽浪蕩的拍那種照片?”

“想出名唄。”

“也是,現在想出名的哪個不脫啊。不是有這個門,那個門,要不改天你也弄個什麽門,也一舉成名。”

“我才沒那麽賤。”

“聽說她媽媽以前是咱學校的校花,貌似應了那句話:上梁不正下梁歪。”

“喂,你們說夠了沒,我看你們才賤。有本事你們別在背後議論人家!”阿水實在看不過去,直接朝著那幾個女生丟了幾個鄙視的目光。

“我們雖然賤,但是比不上有些的人的更賤。”其中一個女生道。

阿水繼續回嘴,那個女生也嘴巴伶俐。幾個回合下來,阿水並沒有贏。坐在一邊的木木,隻是靜靜的聽著她們的吵架,而阿水和那個女生的爭吵引來了更多的圍觀。直到上課鈴響起,才慢慢的平息。可是,連講師上課點名點到木木的時候,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木木的臉,刷的紅了。她把頭低低的埋進桌子上。一堂課,什麽都沒有聽。眼眶裏,眼淚一直在打轉。可是這麽多的人都在看著,她怎麽可以讓自己哭。這時阿水悄悄的握著木木的手,木木抬頭看著阿水,阿水對著木木點點頭。木木感激的看著阿水,也點點頭。就在低頭的那刻,木木眼眶的淚,還是奪目而出,木木立刻把臉埋在書裏。旁邊的小陽悄悄的遞給木木一張紙巾,然後盡量的把身子直起來,遮擋著木木。劉玲看著木木,拿出手機發了條短信。

校門口,戴維一出現,立刻有幾個人對著戴維指指點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