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不透,這個世界到底是如何般的變換。

猜不透,這個世界什麽時候變得這麽索然。

猜不透,這個世界為什麽總是暗波洶湧。

戴維的出現,立刻引來了幾個人的圍觀。戴維沒有理會所有人的目光,掏出電話打給木木,電話已經關機。戴維左右看看,隨手拉了個男生問:“您好,請問新聞係怎麽走?”那個男生隨便的看了戴維一眼,然後指著不遠處的一棟教學樓道:“看到那個有玲瓏鈴鐺的教學樓沒?那棟就是文學院的教學樓。”戴維看了看客氣的道了聲謝,男生甩手就走。

戴維把掛在胸前的墨鏡戴上,墨鏡遮了半張臉,快走到新聞係教學樓的時候,戴維抬了抬頭。接著戴維又看看了別處,發現隻有文學院的樓頂上掛著一顆鈴鐺。而文學院的樓頂也與其他學院有很大的區別。戴維走進文學院,此時正是上課時分,並沒有多少人。戴維看著榮譽榜,竟然發現榮譽榜上竟然有木木,木木淺淺的笑著,兩個酒窩也淺淺的。旁邊有木木拍的小電影的介紹。看似應該是很久的榮譽榜,都有點發黃。

戴維就一直看著看著,直到鈴聲響起,人潮如水。不停的有人擦肩而過,時而看他一眼,便直接從他身邊經過。戴維隨著人潮走到文學院門口,這是唯一能找到木木的地方。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就這麽肯定木木在上課,戴維找了個角落的地方看著不停進進出出的人群。年輕的臉上,寫滿著朝氣和蓬勃。有幾個男生的頭發,處於四處漂浮的狀態,一看就知道是睡醒了直接去上的課,也許一問,準定是連臉都沒洗。戴維想起自己的大學,是在學校裏拿著攝像機到處跑,努力的聽教授的每一節課,努力讓自己融入到那個群體當中。沒課的時候,去餐館打工或是去鄰城市一個人的陌生旅行。

這時,戴維遠遠的看到木木跟三個女生一起抱著書走出來。她一直低著頭,什麽話都沒有說,臉色蒼白,眼圈黑黑的還有些微微腫,一看就是哭過和沒睡好。戴維想喊,話到嘴邊卻又喊不出口。這麽大庭廣眾下,他喊她的名字豈不是更是雪上加霜。

他遠遠的看著

她從他的麵前走去,努力裝的很堅強,很努力很勉強的假裝微笑。遠遠看到有些人對著木木指指點點,木木裝作沒看到似的,勇敢的往前走。

“對不起,木木。”戴維忽然在心裏狠狠道。“沈清,你覺得我做的對嗎?她就像你一樣,堅強而又可愛。”

戴維跟在木木的身後,低著頭走。紛紛亂亂的人群,相互遮擋。直到人群少的地方,戴維才淡淡的喊了聲:“木木。”木木觸電般的回過頭。

竹林深處,木木“啪”一巴掌甩在戴維的臉上。戴維什麽都沒說的看著木木。“你無恥,你混蛋,你流氓,虧我一直把你當做朋友,原來你不過是個卑鄙無恥下流的人。”木木恨恨道。戴維沉默,沉默的接受著木木所有像針一樣的話語。

遠處,有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他們。

“木木,如果我娶了你呢?”

木木的手直接顫了下。

戴維走上前,抱著木木。“木木,我喜歡你。”木木直接推開戴維:“你休想。”“我說的是真的,木木,我喜歡你,真的喜歡你。從在電視台見到你的第一麵,我就喜歡上你。你那麽的可愛,那麽的倔強,那麽的純真……”“夠了!!!”木木直接的把耳朵捂上。戴維再次抱著木木,木木極力的掙脫戴維,戴維衝動的低下頭去吻木木,木木死死的咬著唇把指甲深深的嵌入戴維的胳膊裏。

遠處有閃光燈響起,可惜距離太遠,戴維並沒有發現。

戴維看著滿臉是淚的木木,怔了下,慢慢的放開木木。胳膊上留著深深的指甲印。“對不起,木木。”木木無聲的跑到一棵竹子旁邊,淚流不止。

“為什麽,為什麽這麽對我?”木木哭著道:“難道被他們拋棄不夠,還要忍受這樣的生活?難道我真的是個多餘的人?如果我多餘,當初為何要我存在於這個世界?難道真把我當玩笑看?為什麽誰都可以欺負我?為什麽?為什麽?為什麽?”木木撕心裂肺的喊。木木緊緊的抱著竹子,整個人忽然顯得那麽的單薄,那麽的軟弱。戴維心裏湧出一陣心疼感,他走上前緊緊的擁著木木,木木撲進戴維的

懷裏,狠狠的哭泣。像是把所有的怨氣都發泄出來,戴維的衣襟潮潮的。“對不起,木木。”

“木木,讓我來保護你吧,我願意用我所有的力量來保護你。”戴維緊緊的擁著木木。木木在戴維的懷裏哭了很久很久。

竹林入口處,沈遙遠遠的看著趴在戴維懷裏的木木。

丁嵐再次踏入A大,這次她讓阿和給她畫了最普通妝。所以不明顯看根本就不能一眼就認出她。阿和陪著丁嵐來到A大,空氣裏有淡淡的梔子花的氣息。丁嵐問了一路,來到女生宿舍大門前,中午時分,看門阿姨怎麽著不讓阿和進去,於是阿和呆在門外,丁嵐一個人進了女生宿舍。303門前,丁嵐敲了敲門,阿水淡淡的開了門,上下打量了下丁嵐,而後皺了皺眉像是在思考:“請問您找誰?”

丁嵐微笑道:“我找白木木同學,請問她在嗎?”

“哦,真不好意思,她不在。”

“那請問她在什麽地方,我打她電話,她電話關機了。”

“她在竹林那裏。剛才有個男人來找她……請問,您是不是丁嵐?”

丁嵐微微笑。

得到肯定回答的時候,阿水有些激動。丁嵐立刻豎起食指在唇邊,阿水立刻捂上嘴巴。“您快請進吧,木木快回來了。”

丁嵐進了宿舍,上下打量了下。

整個宿舍,很簡單。上鋪是床,下鋪是電腦桌子。門兩邊各是上下兩個櫃子。丁嵐一眼看到靠門這邊桌子上擺著木木的照片。丁嵐坐在屬於木木桌子的凳子上,看了一眼上麵攤開的書。除了一本攤開的書,其他的東西都很整齊的擺放著,當初自己給她買的電腦也在。書架上全是專業書,還有一些小說。東西相當簡單。

阿水倒了一杯水給丁嵐。

“謝謝!”

丁嵐隨意的翻著木木桌子上的東西,一張相片掉落下來。是一張發黃的舊舊的照片,照片上兩個年輕人一臉燦爛的抱著一個小女孩,背景是A大文學院。丁嵐終於知道木木為什麽非要考A大。

丁嵐隨手翻向背麵,背麵上有兩行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