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花兒,都因為遇見你而美麗。

丁嵐看著照片背後的字,輕輕的念著這14個字:“所有的花兒,都因為遇見你而美麗。”這字顯然是白木楚寫的。這個你,也應該指的是丁繁卿。當年,誰都知道白木楚對丁繁卿的寵愛,寵到了極點。這張照片已經舊舊的發黃,夾在木木的日記本裏。丁嵐望著照片上的一家三口站在A大文學院門口,笑的那麽燦爛。那時的丁繁卿那麽的漂亮,依然像是沒有經過什麽風霜的女子,而白木楚則顯得那麽的悶頭。丁嵐小時候不止一次聽到自己的老媽哀歎丁繁卿嫁給了個悶頭,這輩子肯定不會幸福。當時丁嵐剛青春期懵懂,老是說自己的媽媽舊思想。然而事實證明了老媽所說話。丁繁卿義無反顧的嫁給白木楚後,又對另外一個男人一見鍾情,不顧所有人的阻攔,跟那個男人私奔。至今家裏的所有人,都沒有她的消息。

丁嵐打開木木的日記本,準備把相片再加進去時,被日記本上的字吸引了。“義無反顧的拋棄了,為什麽還要回來?是看我笑話,還是良心責備?你害死了我爸爸,現在要帶我走,你有什麽資格?”丁嵐震驚的看著這幾行字,上麵的日期正好是自己上次來江城開演唱會的時間。“難道丁繁卿回來過?”丁嵐自言自語。丁嵐看了一眼阿水,阿水正在洗衣服。“你叫什麽名字?”丁嵐看著阿水。阿水受寵若驚道:“我叫端木水。”“問你個事,你見過木木的媽媽嗎?”丁嵐試探性的問。阿水立刻點點頭:“見過,木木的媽媽張的好漂亮,比木木都好看。”丁嵐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是不是上次我來你們學校開演唱會的時候?”阿水思索了下:“是在您開演唱會之前,那天我跟木木一人咬著冰棍,木木當時看到她媽媽,似乎沒有想象中的開心。”阿水便說邊轉著眼珠子,顯然是在想到底怎麽說的好。丁嵐微笑道:“木木有跟你們將她的事吧?”阿水點點頭。“嗬嗬,謝謝你。”阿水搖搖頭,之後臉紅的繼續低頭洗衣服。

沒過多久,木木回來了。失魂落魄的回來。後麵跟著阿和。

“阿和她怎麽了?”丁嵐輕輕的問。

“不知道,我在門口看到她走路不穩,差點摔倒,我就跟著進來了。”阿和輕輕道。

“姐,你怎麽來了?”木木淡淡的問。丁嵐看著木木一臉迷茫的表情,心疼的默默木木的臉。“對不起,木木,姐姐沒有好好關心你。”這時木木的臉上才有了表情,勉強的微微笑:“姐,你那麽的忙,不用照顧我了,你看我這不是還挺好的嗎?”木木訕訕的大笑了兩聲。阿水遠遠的在一邊看著他們。

“木木,我想帶你離開這個地方。”丁嵐看著木木蒼白的臉,眼眶濕濕的。“離開?去哪兒?其實這些東西,對於我來說不算什麽的。真的,姐。反正我從小都沒有人要,在哪兒都一樣。再說這些無中生有的事情,我真的可以堅強麵對,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木木故作堅強的看著丁嵐。

丁嵐看著木木,思索了下:“那個人,叫什麽名字?”“誰?”“你知道的。”“姐,這是我的事,我想自己解決。”木木很努力的壓製著自己的情緒。“對了,你這邊的活動結束了吧?!”木木忽然抬眼看了眼阿和,阿和不知道在想什麽。丁嵐點點頭:“差不多已經結束了,木木,要不你先休學?”

“真不用了姐,我什麽大風大浪沒有經曆。”木木忽然做了個誇張的表情。丁嵐無可奈何的看著木木。

“姐,你還有很多通告,別顧我這點事。你今天來,沒有被記者跟著吧……”丁嵐此時才警覺。“你看吧,你都不怕記者來拍你?好啦,不要擔心我,出來久了,安姐會說的,你們先走吧。阿和哥好好照顧我姐哈。”木木說著就把丁嵐往外麵推。丁嵐跟阿和互相看了眼,然後又看看木木,帶上墨鏡走人。

送走丁嵐跟阿和,木木立刻趴在桌子上,肩膀一顫一顫。一直沉默的阿水,忽然走到木木麵前,神色很不

一般的看著木木。“木木……”木木立刻的擦了擦眼淚,抬起頭:“阿水,怎麽了?”淚水還有些許掛在臉上。

“木木,剛才劉玲給我短信。她說秦瓊查出來是誰發的。”阿水恨恨的咬著唇。木木此時怔了下,然後聲音輕淡的問:“是誰?”木木此時心裏跳了跳,她害怕是她心中的那個人。“是秦笑琳。”阿水恨恨的念著這個名字。

“……”木木冷笑了下。

“也許秦笑琳不過是受人指使而已。”阿水欲語還休。木木揚起臉看著阿水,阿水目光中有一團火。木木怔怔的看著阿水。

“木木,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阿水蜷著手指,咬了咬唇。

賓館裏,一連串的事情,讓丁嵐覺得有些疲憊。阿和看了眼一進門就窩在床上的丁嵐,淡淡的說了句:“我去洗澡。”丁嵐淡淡的微笑道:“好。”

阿和進了衛生間,裏麵傳來水聲。

這時,丁嵐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查的怎麽樣了?”丁嵐的臉色,隨著通話,越來越差。

浴室裏,阿和站在淋浴下,任憑水衝刷著自己。

丁嵐掛掉電話,怔愣在那裏。

阿和穿著浴衣,站在衛生間的門口,看著走神的丁嵐。阿和走過去,擁著丁嵐,丁嵐回過神,靜靜的依偎在阿和的懷裏。

“阿和,我們要個孩子,如何?”

阿和抱著丁嵐的胳膊顫了下:“好。”

有人敲門,阿和打開,是服務員端著一瓶紅酒和兩個杯子進來。

酒醉的探戈,丁嵐勾魂似的,深深吸引著阿和,緊緊貼著的身子灼熱。阿和緊緊的呼吸著丁嵐身上的氣息,像是貪婪。隨著音樂,兩個人越跳越醉。

丁嵐身上的衣服慢慢的滑落,一點一點的呈現在阿和的眼前。阿和的眼神已經醉了,他緊緊吻著丁嵐,丁嵐慢慢褪去阿和身上的衣服。阿和一把橫抱起丁嵐,向床上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