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和醉眼迷離的看著丁嵐,所有的氣息都充滿著曖昧。阿和把丁嵐放在床上,從額頭一路吻下去,沒喝完的紅酒,撒了一地。阿和的手機此時突兀的響起,阿和頓了下,丁嵐緊緊的看著阿和,阿和放棄了接電話。

“阿和……”

“嗯?”

“你愛我嗎?”

“嗯。”

“真的嗎?”

“真的。我對你的愛,海枯石爛。”

阿和看著被壓在身下的丁嵐,狠狠的吻下去,阿和沒有看到丁嵐眼角的濕潤。丁嵐也沒有看到阿和眼眸的愧疚,不安和深深的說不出的哀歎。

兩個人互相撕扯著,都想把自己狠狠的融入到對方的身體裏。

丁嵐輕輕的shen yin 著,阿和重重的在丁嵐身上律動。丁嵐把指甲緊緊的嵌在阿和的背上,阿和卻感覺不到疼痛。阿和承認,每次跟丁嵐**,她都會讓他有種情不自禁的感覺。無論什麽時候,他都覺得丁嵐身上有股東西深深的吸引著他,讓他即使她對他若即若離都不願意離開她。

他忽然想起第一次跟丁嵐**。

那時的丁嵐剛被星探發現,作為一個新人,常常的受到欺負。不懂得周旋,也不懂得應付,更不懂得人情世故。

於是經常暗暗吃了很多的啞巴虧。

那時阿和隨著丁嵐一起來到北方的一座陌生的城市,那個城市的巷子,狹小而又擁擠,卻又有很多很可愛的名字。

阿和常常的會在丁嵐沒有錄歌的時候,帶丁嵐去逛這座充滿曆史的北方城市。偶爾他們也會在夏日坐在陽台上,一起抱著哼唱陳升的《北京一夜》。

那天,他們坐在陽台上,丁嵐抱著吉他,低低的唱著:“隻想靜靜的聽你呼吸/ 緊緊擁抱你到天明 / 路遙遠,我們一起走。/ 我要飛翔在你每個彩色的夢中/ 陪著你……盡管有天我們會變老/ 老得可能都模糊了眼睛/ 但是我要寫出人間最美麗的歌/ 送給你……”阿和淺淺的重複著:“我不再讓你孤單/ 一起走到地老天荒……”

陳升的歌,他們都喜歡的歌。

那天,夕陽落在丁嵐的臉上,丁嵐就那麽唱著唱著淚流滿麵。阿和輕輕的吻去丁嵐所有的淚水。

那晚,丁嵐緊緊的貼著阿和,在阿和進入的時候,緊緊的咬著唇。阿和望著丁嵐咬著的唇,很輕很輕的在丁嵐耳邊呢喃。丁嵐才慢慢的放鬆。

“你就是這麽倔強,即使再痛,都不願意告訴我。一個人在心裏痛。”阿和溫柔的把丁嵐緊緊的護著。

那時的他們,多麽的相愛。

彼此對於對方,多麽的重要。

丁嵐每晚都要跟阿和牽著手,才會慢慢的睡去。

如今……

時光,像一個魔術手,總是不停的跟所有人開玩笑。

翻雲覆雨,可是心卻空了一段!

葉蘇宜聽著電話裏的嘟聲,掛掉後繼續打。卻依然沒有人聽電話。她透過窗看天空,天空是灰色的。一片片的雲,壓著天空。那麽的低,陰鬱的空氣裏充滿了濕熱,雨,似乎馬上就要降臨。

葉蘇宜忽然覺得胃裏像是有什麽在翻滾。

她跑進衛生間吐了N久。

電話在客廳裏震動,她急忙趕過去,卻不是心心念念的人。她失望的看著陌生的號碼,直接摁掉。對方過了兩秒,再次電話過來。葉蘇宜看著電話,接通。“喂?”

葉蘇宜通完電話,眼神裏閃過一絲陰冷的光。“調查我?好,既然是你先挑起的,就別怪我不客氣。哼!!”葉蘇宜自言自語。這時窗外已經開始在下雨。斜斜的雨敲打著窗,葉蘇宜打開窗子,深深的呼吸著雨腥味,卻還是覺得胃裏陣陣的泛著惡心。

她把手放在窗外,感受著外麵的清涼。

“阿和,難道我在你心裏,一點地位都沒?”葉蘇宜任由著雨滴落在手心裏,卻怎麽也握不著。

很多人,就像手裏的沙,就像落在手心的雪和雨滴。隻可看到,隻可摸到,卻不可擁有。可是很多人不明天,於是去爭去搶,勾心鬥角,最後落得個下場。

葉蘇宜把自己扔在床上,

旁邊的桌子上放著一盒煙。是阿和沒有抽完的煙。葉蘇宜抽出一根,點上。感受著煙氣進入胃,進入肺,然後不停的咳來咳去。

A大,藝術學院門口秦瓊遠遠的看著秦笑琳款款走來,臉上卻湧現出不屑。秦笑琳越走越近,就在即將擦肩而過的時候,秦瓊淡淡的開口:“做人太過於卑鄙,早晚有一天,會自食其果!”秦笑琳的腳步抬起來,卻很慢的放下來。扭頭看著秦瓊。

秦瓊笑著看著秦笑琳。

“你什麽意思?”

“沒什麽意思,就是吃飽飯了,無聊,想看美女。還真湊巧,給看著了。校花就是校花,什麽時候都讓人覺得賞心悅目。唉,我要是許老板該多好!”這時秦笑琳的臉色刷的變了。“你想幹什麽?我似乎跟你無冤無仇?”秦笑琳故作冷笑。“哎,人家說美女蛇心。我之前一直不這麽認為,不過我現在似乎覺得也是。你說這麽漂亮的臉蛋下,怎麽可能有一個那麽惡毒的心?”秦瓊答非所問:“不過,我想很多人,也想看看校花的寫真啊,裸照啊,浴照啊,什麽的。是吧,秦校花?”

“你……無恥!!”秦笑琳伸手就想甩出一巴掌,被秦瓊直接截了下來。“喲,這麽點的承受能力都做不到?真不配校花這一稱號!”秦瓊臉上的不屑帶著鄙視。“我不過是說要看看你的裸照,你都已經成這樣了,那你可否想到被你害慘的人?”

“你說什麽?我聽不懂?”

“聽不懂?你要是聽不懂,就沒有人聽的懂。你以為你做的手腳夠幹淨,卻不曉得現在的科技有多先進。我想校花也肯定很想看看自己在網上的知名度吧?”秦瓊掏出手機,在秦笑琳的眼前晃了晃。“我想這個肯定比什麽白木木的裸照什麽來得有看頭。嘖嘖,你看看,這腰,盈盈一握。”說著,秦瓊還趁機摸了一把。

“你怎麽會有這些照片?”秦笑琳大驚失色,也顧不上秦瓊的手。

“我怎麽會有?那我還想問,你怎麽會有那些照片?”秦瓊的臉色變得冷冽。“哼,相信,江城日報的明日的頭條新聞,將會熱鬧非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