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說過,如果天空下雨,我們微笑的看,即使再大的雨,我們也不會覺得很悲涼。

木木轉身的刹那,看到沈遙眼中的失落,那刻她覺得自己的心早已經遠離了自己,而是緊緊的貼在他身上。可是他卻總是把她拒之於千裏之外。

她很想問他,是否真的那麽在乎過她?是否真正的喜歡過她?是否隻是把她當做當初失戀後的替代品?還是隻不過是跟她的感情,隨便開了個玩笑。

可是一切都要有勇氣,木木提不起那個勇氣。即使這樣子,也總比讓他說出口的好。可是沈遙目光閃爍的眼神裏分明有很多的不舍與眷戀。

所有的一切,木木努力在心裏掙紮與隱忍。可她又多希望此時沈遙能跨過距離,緊緊的牽著她的手。她需要的不過是一點點的來自他的安慰。

踮起腳尖,我們是否可以離幸福更近一點?

木木忽然想起那日戴維的一句話:“木木,愛情在很多時候,並不是你表麵上看到的那樣子。”

沈遙,是嗎?

愛情,到底為何這般的折磨人?

在巷子的深處,有一家小店,那裏的茶很特別。阿和端著杯子,望著窗外,目光飄渺。當一個身影折射在他眼前的時候,他的目光落在來的人身上。

葉蘇宜穿著碎花裙,目光脆力的望著阿和。

阿和,第一次對葉蘇宜有了躲閃的目光。

“為什麽?為什麽不敢看我?”葉蘇宜坐在對麵,直直的望著阿和。“蘇宜,你別鬧了,好不好?”阿和語氣裏有無奈,有愧疚,還有一絲不耐煩。

葉蘇宜的心,在這麽久以來,終於落到了穀底。

自從那次在咖啡店裏,阿和當著丁嵐的麵對自己裝作不認識後,就再也沒有聯係過自己。任自己怎麽聯係,要不關機,要不正在通話中。她知道他想避開她。

“我今天來,隻是想問你,你是否喜歡過我?”葉蘇宜語氣淡淡的,淡的都帶著懇求。阿和看著葉蘇宜,臉上是自己從來都沒有見到過的柔弱,還有深深的蒼白感。

“沒有。”阿和淡淡的開口。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沒有愛過我,如果你真的沒有愛過我,那為什麽要跟我在一起?”葉蘇宜滿眼的不信。是不信阿和否認,還是不信阿和說的是真的?

“蘇宜,對不起。是我的錯,那時我……我隻是一時的寂寞意亂情迷了。”阿和極力壓製著自己的表情。

葉蘇宜握著杯子的手,恨不得直接落在阿和的臉上。她慢慢的冷笑,也帶著自嘲般道:“原來

我不過是你寂寞的時候的發泄品?!”

阿和的嘴角抽了下。可是他終究沒有解釋,也沒有否認。

葉蘇宜最終把手裏的茶潑了出去,水順著阿和的臉,一點一點的落下去。從跳動的心髒那邊,一路滑下去。

窗外,丁嵐帶著大大的墨鏡冷冷的站在不遠處看著兩個人。

“喂,安姐,你不是要我適時的公布我的婚訊嗎?後天,召開新聞發布會。”丁嵐回過頭去,就在轉身離去的時候,卻看到阿和緊緊的抱著葉蘇宜。

那晚,阿和很晚才回去。

丁嵐在黑暗中靜靜的聽著阿和開燈,洗澡,然後對著電腦愣神,半晌才站起身來到床上。阿和緊緊的抱著丁嵐,丁嵐裝作熟睡。

“對不起,嵐兒。我覺得好累,好累。”

丁嵐背對著阿和,黑暗中,眼睛裏滿是失落。

翌日,當丁嵐醒來,阿和已經不知所蹤。電話此時響起,丁嵐看了眼號碼,接通,對方傳來聲音:“葉蘇宜懷孕了。”

“什麽?她懷孕了?”丁嵐手握著的電話,瞬間落在地上。

門此時被推開,阿和難堪的站在門口,望著一臉震驚的丁嵐。丁嵐眼中慢慢升起了塵霧,阿和看著丁嵐眼中一點一點的冷漠。

“嵐兒?”

“葉蘇宜懷的是你的孩子?”

阿和沉默的關上門。

丁嵐覆手桌子上的東西,悉數落在地上。

對麵,葉蘇宜拿著望眼鏡,望著丁嵐跟阿和,嘴角漾起一抹冷笑。“我倒要看看你丁嵐,現如今怎麽辦?”葉蘇宜摸著肚子,望著對麵的大廈的房子。掏出電話:“喂,把這新聞發布在網上。”

勾心鬥角,誰的心思比誰更勝一籌?

丁嵐望著沉默的阿和,直接摔門而出。安姐剛好來找丁嵐商量新聞發布會的事,卻不巧的聽到所有的內容。

安姐望著丁嵐,沉重的歎息了一聲。看了眼沉默的阿和,眼神中遞過去一個深深的不可思議和同情。作為丁嵐的經紀人,這麽多年,阿和對丁嵐的好,是每個工作人員看在眼裏,羨慕在心裏。誰都覺得他們那麽的金童玉女,誰都覺得他們是那麽的相配。曾經安姐想把阿和也捧紅,但是阿和拒絕了。阿和說,他不想跟丁嵐分開,這樣單純的守候就很好。

如今……

愛情,是不是就這樣?不管多麽相愛的人,在一起久了,都會厭煩了,都會膩了?

安姐無奈的搖搖頭。

江邊,依然是江邊。是不是滾滾長江,才可以盛納所有人的不

開心不幸福不愉快?丁嵐站在江邊一動不動。

這條生養自己的江,日複一日的向東流去,那麽的堅貞,那麽的執著,從來不改變自己的方向,也從來沒有放棄過。

為何人,就這麽容易改變自己呢?

丁嵐手捂著臉,肩膀一顫一顫。

很久後,她感覺到身邊有個人,慢慢的停止抽泣,抬眸看去。是沈遙。沈遙遞過一張紙巾,丁嵐接過紙巾道:“謝謝。”

擦幹眼淚。丁嵐早已經學會不再任何人麵前哭泣,所以她很快抑製住自己的情感。“你,怎麽會在這裏?”“路過。”沈遙淡淡說道。“你是沈天平的兒子吧!”“你怎麽知道?”丁嵐忽然自嘲的笑:“他曾經花大錢來捧我的場,我怎麽不知道?我還知道你有個妹妹叫沈清,不過早年夭折。”“你是白木木的表姐?”“你認識木木?”“嗯。她是我女朋友。”

世界,就是這麽的小。

“那秦笑琳是你的前任女朋友吧?!”丁嵐問。沈遙點點頭。“是。”“那秦笑琳與葉蘇宜是什麽關係?”丁嵐想起什麽問道。沈遙皺了下眉:“沒什麽關係,不過秦笑琳跟葉蘇宜的妹妹……葉小天是朋友。”“親密朋友?”沈遙點點頭。

“原來,原來真的是這樣。”

“什麽樣子?”

“你想知道關於木木的一切嗎?”

“想。”

丁嵐講過故事,沈遙沉默了很久才道:“原來她這麽悲涼。”“可是她從沒有覺得自己悲涼,她總是那麽堅強的過著生活,就像所有完整家庭的孩子一樣,過著自己開心的生活。”

“如果你真的喜歡木木,那麽就努力愛她。其實她真的是個很需要愛的女孩子。別人對她一點點的好,她就會深深的記在心裏。”丁嵐歎息了聲。“那些照片,不是她自願的。是有人對她動了手腳,那晚她喝醉了,有人找了個跟電視台叫戴維的長得有些相似的男人製造的假象。我去查了當天的錄像,那個叫戴維的人很早就走了。你如果不相信去賓館查,那個賓館就是我現在住的那個賓館,當天的錄像一清二楚。”

沈遙這一刻,忽然覺得心裏輕鬆了很多。

是因為證實木木並沒有做過對不起他的事,還是證實戴維的確沒有對木木禽獸?不過,沈遙心中卻有個聲音。

“那個人,是葉蘇宜?”沈遙突然問。

丁嵐沉默看著沈遙。

沈遙不明白的看著丁嵐,丁嵐眼神中有一絲的殺氣。

“準確的說,是因為我,才讓木木受到那樣的侮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