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昧是什麽?

木木坐在圖書館裏看書,忽然旁邊有個女生遞過一張紙條,上麵寫著:“對不起,打擾下,可否問你一個問題?”木木看著那個女生,點點頭。

“曖昧,你覺得什麽樣的情況下,才叫做曖昧?”那女生的問題放在麵前,木木看著曖昧兩個詞,忽然笑得很淒涼。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麽就忽然笑的那麽淒涼,是因為忽然讓她想起沈遙,還是因為她忽然覺得,她跟沈遙的感情,還不如來一場曖昧來得痛快。

最起碼不用這麽悲催的讓自己的情緒,反複無常的隨著他而變化。還記得阿水曾那麽義正言辭的告訴自己,不可以愛上他時,自己覺得阿水有多麽的可笑。現在忽然覺得阿水,當時是多麽的用心良苦。

“曖昧,曖昧是個傷心的詞。可是你連跟我曖昧的機會都沒有,不是麽?”這是戴維的話。木木拿起筆在紙上寫了幾個字遞過去,那女生驚訝的看看木木,然後又轉去問別人。因為木木隻寫了六個字:“曖昧是TMD混蛋。”

曖昧,不過是TMD的混蛋。

沈遙一路走出了學校,在回學校的路上,他看到阿和開著葉蘇宜的車從他麵前擦肩而過。“他就是阿和?”沈遙望著揚起的塵皺著眉。沈遙的電話在口袋震動,打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接通電話:“喂?”

丁嵐獨自飛往了上海,進行為期三天的廣告拍攝。記者探班時,有個記者故意問了句:“聽說您最近在玩姐弟戀?是否屬實?”一句話頓時讓在場所有記者都為之一愣。這消息從何處空降下來?為什麽大家從來都不知道這個消息?難道狗仔隊不夠專業?隻見丁嵐故作害羞狀:“感情的事,就是緣分,很多時候,不是我們所能阻擋的。”沒有正麵回答,但是也沒有否認,頓時所有的記者都紛紛的把話筒更靠近一點。那個記者再次發問:“聽說他是江城A大新聞係的一名大三學生,是否屬實?”丁嵐這下子裝作很慌張似的,訕訕的笑:“沒有啦,那個孩子隻是弟弟了。”但是丁嵐說完這話,卻眼角眉目流轉。在記者後麵,有個人手捧著大束的鮮花在等待。丁嵐隻是淡淡的把目光望過去,立刻有記者順藤摸瓜的看過去,這時丁嵐走向沈遙:“你怎麽來了?”語氣嬌喘,媚語如絲。沈遙淡淡的笑

著把手裏的花遞給丁嵐,丁嵐臉上的笑,就像她手裏的花。“丁嵐,你跟這個人是什麽關係?你們是否真的姐弟戀?”沈遙看著閃光的不斷的在眼前晃,不自覺的伸出手拉著丁嵐便衝出了記者群。記者跟著邊跑邊拍,一輛車適時的出現,他們上了車揚塵離去。

沒過多久,網絡上便流傳著丁嵐大玩姐弟戀,更有甚者發出在江城時的一張照片,丁嵐用手捂著臉,沈遙低著頭站在一邊,而那個角度剛好就是沈遙低著頭吻在丁嵐的發上。當晚的晚報上一整版都是關於丁嵐的新聞。

有人人肉搜索出沈遙,把沈遙的身家全部貼在網上。這時很多平時都隻知道沈遙優秀卻不知道沈遙家底更優秀的人,現在才明白原來沈遙也是個富二代的公子哥。怪不得都能跟國內一線歌星丁嵐牽手卿卿我我。

木木打開著電腦,看著今日的頭版新聞,看著沈遙牽著丁嵐的手,忽然覺得自己的世界,一片混亂。

而在城市的另一個地方的秦笑琳,拿著報紙看著丁嵐大大的微笑在沈遙的眼前,她有多麽的憤慨。她終於覺得她完全的失去了沈遙。

原來不是白木木有魅力,而是他對她早已經失去了興趣。隻不過白木木剛好填補了他的這一時期。報紙上添油加醋的描述沈遙對丁嵐的深情。更甚者說沈遙為了討丁嵐開心,不惜花大價錢買鑽石項鏈送她。兩個人手牽著手一起逛超市,一起吃飯。彼此濃情蜜意的相互喂對方。

盡管有眾多人不看好他們兩個,但是由於沈遙的帥氣,並沒有多少人反對他們。相反丁嵐的粉絲很興奮的看著自己的偶像跟那麽帥氣的男生在一起。但是也不排除有些粉絲把目光投向沈遙的身上。於是沈遙也通過丁嵐,一舉拿下當紅最帥的男人。而沈遙為丁嵐唱的那首《全世界失眠》也讓所有的粉絲為之動容。

沈遙的嗓音,低沉的唱著陳奕迅的歌。

雖然沒有陳奕迅的專業,卻也不輸什麽。

一時間眾人演義公司看中沈遙,邀請沈遙加盟簽約。可是沈遙都搖搖頭道:“我希望能一直這麽守著嵐兒,就好。”

一時間,所有的粉絲都覺得姐弟戀也沒有那麽的讓人覺得不靠譜。沈遙和丁嵐一同登上《男人裝》的雜誌。沈遙故作成熟,丁嵐妖媚

的緊貼沈遙。兩個人那麽看過去,就真的那麽般配。而丁嵐第一次在眾人麵前展現她的小女人模樣。

當全世界都在為這麽一對姐弟戀而瘋狂的時候,有些人卻看著生不如死。

比如阿和。

阿和望著電視裏丁嵐親密的挽著沈遙的胳膊,小鳥依依的依偎在沈遙的懷裏。那麽的溫柔,那麽的一副恨不得馬上退出娛樂圈做一個相夫教子的賢良淑德的小女人。當阿和看到沈遙為丁嵐唱《全世界失眠》的時候,眼神裏滿是失落。他不耐煩的把手中的遙控器丟在一邊,因此他沒有看到電視裏的丁嵐,眼眸裏閃過的失落與失望。

這首歌,是他們之間最親密的歌。

是在丁嵐無數次失眠的時候,是在他們都互相不在對方身邊的時候,經常唱起的一首歌。如今,如今她失眠了,是否已經有人在她睡不著的時候,為她唱《全世界失眠》?

阿和知道,這一切不過是丁嵐做戲給他看。沈遙所做的很多行為,不過都是在演練從前,演練從前他們在一起的場景。阿和知道,丁嵐不過是想拿這些來做賭注,喚回她曾經的愛情。

阿和心裏覺得有根刺,在刺痛。

是他先背叛了她。

而她從來都沒有背叛過他,即使她身在娛樂圈的大染缸裏,依然為著他守身如玉。所以她寧願陪酒喝到胃出血,都不願去接受潛規則。但是阿和背叛了她,深深的背叛了她。他想起那日丁嵐知道葉蘇宜懷了他的孩子時候的表情,多麽的震驚與不相信。她容忍自己跟葉蘇宜的往來,即使知曉所有事情,都假裝不知道。可是他呢?

葉蘇宜站在廚房前,望著阿和的神情。哀怨的看著電視裏的丁嵐的笑臉,臉上起了更惡毒的表情。

葉蘇宜跑向衛生間假裝再次吐,不過這次阿和很久才回過神來去安慰。

她心裏隱隱覺得不安,終於,他聽到阿和緩緩的開口:“蘇宜,我不想你再痛苦下去。”她慢慢的直起身子,看著阿和,阿和眼中已然有了淡淡的層霧。

“你什麽意思?”

“把他打掉吧。”

葉蘇宜的心,一下子寒徹骨。

有些恨,是注定的。

有些愛,是一定沒有結果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