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與人之間的相遇就像是流星,瞬間迸發出令人羨慕的火花,卻注定隻是匆匆而過。

葉蘇宜望著阿和失神的目光,不得不承認,她輸了,從頭輸到尾。她以為她有了阿和的孩子,無論阿和怎樣,都會義無反顧的跟她在一起。可是她錯了,她發現她竟然沒有任何一樣東西可以拿來向阿和做威脅。她對於他來說,也許真的不過是寂寞的發泄,或者是偶爾**的偏離。他對丁嵐的愛,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她在心裏深深的嫉妒,為什麽丁嵐可以在他心裏那麽的重要,即使她已經有了他的孩子,他也可以那麽狠心的說出那樣的話。

“李善和,你簡直就不是人。你混蛋,你滾,你給我滾,給我滾的遠遠的,別再讓我看到你。”葉蘇宜的淚,頓時雨落。

這是在她愛上眼前這個男人後,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那麽的幼稚,是那麽的不可理喻竟然看上這樣的男人。就像一場悲劇,就在將要落幕的時候,男主角忽然悔心了,決定義無反顧的回到女主角的身邊。

多麽可笑的一場鬧劇。

可是誰又真正明白,這場鬧劇後麵的傷痕,到底有多深?

阿和望著葉蘇宜蒼白的臉,想再去抱一下葉蘇宜,無情的被葉蘇宜推開。都已經不愛了,又何必假惺惺作態。

葉蘇宜嘴角掛著冷笑,冷笑裏帶著嘲諷。當初是自己死乞白賴的要跟阿和在一起,耍了那麽多的手段,可是又如何?這個男人口口聲聲要自己打掉他的孩子,他竟然那麽無情那麽絕情的說不要她肚子裏的孩子。

愛情,都到了這份上,還談什麽愛與不愛。

葉蘇宜一直以為,阿和不過是覺得愧疚丁嵐,隻有她有他的孩子,就可以拿來做賭注。她想起丁嵐的賭注。

她最終敗下陣來。

可是,她有多麽的不甘。

阿和轉轉身,頭也不回的離去。

“好,你走,你走了就永遠別後悔,我會讓你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的!”葉蘇宜眼神中,帶著冷漠。走至門口的阿和頓下腳步,回過身:“蘇宜,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混蛋,如果你要我現在死,我都不會找一個借口。但是如果你要找丁嵐的麻煩,就別怪我不念情分。”“情分?”葉蘇宜可笑的念叨著這個詞。“你何時念過情分?我對你如何?你對我如何?我恨不得丁嵐現在就死!”“蘇宜……當初是你

找人偷拍我們在一起的照片寄給丁嵐吧?”

“難道我愛一個人就有錯了?”

“木木的照片也是你找人拍的?”

葉蘇宜沉默。

阿和看著葉蘇宜的眼神越來越淡,越來越冷漠。“你拿我做要挾就夠了,為何牽連到無辜的人?你讓木木如何生活?”

“那你又知道我如何生活?你可知道,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喜歡上你。我這麽多年,都在四處查你。當我知道你要隨著丁嵐回到江城,我有多麽的歡喜嗎?你可知道,當我為你擋的那一下,換來你多日的照顧,我有多麽的幸福!”

阿和終於知道,那天不是木木的錯,是繩子一開始就做了手腳。

所有的都是已經算計好的,就等著他入套。他卻那麽的傻的,真上了套。丟了愛情,害了自己的親人。

“那你所謂的孩子,莫不是也隻是你做做樣子吧?!”阿和一字一句道。

葉蘇宜慢慢的從口袋裏掏出醫院的化驗單,阿和此時沉重的低下頭。

一個造了孽,是否幾輩子都要還?

阿和緩緩的開口道:“我欠你,我早晚會還!”這次,阿和不再停留,頭也不回的離去。真正的消失去。

葉蘇宜就那樣的看著阿和的背影消失去。

模糊了眼睛,模糊了心。葉蘇宜不自覺的把手放在腹部,多餘的東西,什麽都多餘。她對與他來說,不過是多餘的東西。

就像小三,在男人醒悟後,永遠都隻是多餘的東西。

葉蘇宜狠狠的咬著唇,直到咬出血來。

“喂,小蘇,幫我聯係醫院。”

多餘的人,多餘的世界,多餘的孩子。

要不起,隻有丟掉。狠狠的丟掉。丟掉她最愛男人的孩子,丟掉她最愛卻不愛她的男人。

阿和走在大街上,就像走在冰寒之地一般。

所有的事情都在意料之中,卻又在意料之外。孩子是無辜的,可是他卻不能要那個孩子,如果那個孩子是他和丁嵐的孩子,那該多好。阿和深深的歎息。

前方的路,似乎一片迷茫。

大屏幕上,在放著丁嵐的歌,阿和就那麽的站在那裏,看著大屏幕上的丁嵐,依然是那麽的耀眼,那麽的光彩動人。“嵐兒,我要怎樣,才能讓你再回到我身邊?”這時,一輛車,急促的奔過來。

血濺了一地。

在飛出去落地的那刻,阿和卻忽然覺得像是一種解脫。

醫院裏,葉蘇宜躺在手術台,慢慢的閉上眼睛,一滴滴淚,順著眼角,止不住的流。她忽然發現,她心裏是那麽的不舍。她寧願拋棄一切,拋棄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可是沒有那個人在身邊,即使拋棄了又如何?

到頭來,不過是一場夢幻。

現在,不過是夢醒了。

剛趕完通告的丁嵐,在後台化妝。不知道為什麽,一整天都覺得心神不寧。無論做什麽事,都覺得心裏像是有塊石頭堵著,剛才在攝影棚裏,任她怎麽擺姿勢,攝影師都覺得不是很滿意。

安姐這時進來,看著丁嵐道:“你今天怎麽了?一副心神不寧的狀態?是不是出了什麽事?”

“沒什麽事,可能是昨晚沒睡好而已。”

“那你一會兒先回酒店休息一下,晚上還有個通告要趕。”

“好。”

丁嵐望著鏡子裏的自己,以前每次自己趕完一個通告,都會有阿和的笑臉相迎,如今覺得身邊空空蕩蕩的。

門被打開,一臉悲傷表情的沈遙走進來。

“怎麽了?那麽不開心?”在外人麵前,他們表現的是情侶。而現實中,不過是單純的姐弟。

“你一會兒還有事嗎?”

“沒事了,我準備回酒店休息,覺得好累。”

“那好,那你先休息吧。”

說著沈遙便準備走。

“等等。”

沈遙站住腳,丁嵐起身看著沈遙:“怎麽了?是不是誰出事了?”

沈遙抬眸望著丁嵐,丁嵐莫名的生出了一絲悲傷。“難道……”

“阿和出事了。”

“不可能!”

“真的,在江城濱江大道。現在正在醫院搶救。”

“你怎麽知道?”

“我一個朋友剛好經過看到的……”

沈遙還沒說完,丁嵐就已經衝出去。她一出門便電話安姐:“我要回江城。”安姐立刻跑過來:“為何現在回去?”沈遙跟在後麵:“阿和出事了。”

安姐立刻叫司機去開車。

江城,木木和喬子戌站在急救室門外,看著急救室一直亮著的燈。

彼此沉默著。

凡事皆有代價……愛的代價,更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