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穿過雲層,飛往江城。

整個路程,丁嵐都處在沉默中,沈遙看著丁嵐慢慢的覆上她的手,丁嵐這時才淡淡的抬眸去看沈遙。

“謝謝你。”

丁嵐對著沈遙淡淡的微笑後,默默的抽出自己的手。

飛機一個小時到了江城,一下飛機丁嵐便匆忙的伸手攔了一輛的士。司機一見到丁嵐,便興奮道:“你是丁嵐吧?你是不是那個大歌星丁嵐?我女兒很喜歡你,把你的海報貼滿了屋子……”

“開車!”丁嵐麵無表情道。

的士顯然被丁嵐的表情嚇到,沈遙立刻道:“師傅,你認錯人了,我們急著去西路醫院。”的士司機這才慢騰騰的發動車。

沈遙掏出手機:“喂,lisen,不用等我們了,我們已經在去醫院的路上了。”

從上飛機一直到醫院,丁嵐都處在沉默中。

可是當丁嵐踏入病房的那刻,她的心,還是冷卻掉了。病房裏,阿和滿臉的血痕,和被白色的紮布包紮著。葉蘇宜正深情的握著阿和的手,說著深情的話語。丁嵐的手,就那麽的怔在那裏。

目光裏是那麽的心疼和不舍,眼淚在眼眶中轉了半天。最終丁嵐轉身離去,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沒有勇氣推開門。

也許葉蘇宜比自己更愛他。

丁嵐不知道,她的遲疑,最終讓她永遠失去了阿和。她不知道,當她轉身離去的時候,當葉蘇宜在病房裏深情對著阿和的時候,阿和在昏迷中口口念念的卻是丁嵐的名字。丁嵐沒有聽到,聽到的人深深的咬著唇。

“丁嵐。”沈遙在身後喊道。

丁嵐停頓了下。

“你不要進去看看嗎?”

“不用了,他現在根本就不需要我的我的看望。”丁嵐踩著高跟鞋離去。

沈遙看著丁嵐消失去的背影,又回頭看了眼病房裏的人。

正準備離去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視線裏,沈遙抬眸,木木就那麽的站在那裏,手裏提著一個飯盒。後麵跟著喬子戌。

喬子戌看到沈遙,準備接過木木手裏的飯盒,木木避開了,淡淡的說了句:“不用了,我自己送進去。”

木木不再看沈遙,提著飯盒進病房,經過沈遙麵前時,沈遙還是不自覺的伸出手攔下了木木。“

放開。”

“木木,我們談談吧。”

木木把飯盒遞給喬子戌,喬子戌拍拍沈遙肩膀便進了病房。

下樓的時候,沈遙望著木木不禁心裏一怔。木木看起來比以前更瘦了,也看起來更單薄了,單薄的孤單。

從下樓一直到醫院的榕樹下,沈遙的目光都沒有離開過木木。而木木則平淡的看著遠方,木木一直不敢去看沈遙,怕自己回頭對上他的目光。明明是他錯在先,為何她卻不敢看他?難道是怕真的從沈遙的目光中讀出那一絲目光?

“木木。”沈遙淡淡的開口,一副心不在焉的木木壓根沒聽到,繼續向前走。沈遙望著木木的腳步,再次淡淡的開口:“木木。”

“嗯?”木木這次無意識的應道,下意識的回頭,恰好對上沈遙的目光。

丁嵐走在街上,望著來來往往的人,覺得心裏一片失落。空空蕩蕩的失落,沒有魂魄的失落,曾經總是牽著自己陪在自己身邊的人,現在躺在醫院,身旁的人卻不再是自己了。丁嵐打開手機,手機上是兩個人的合拍照。

照片上阿和臉上的笑,是那麽的溫暖。

丁嵐望著手機,一滴滴的淚就那麽的衝動的落在手機上,根本就不受自己控製的落在手背上,地上。有人若有若無的望著丁嵐,丁嵐沒有帶墨鏡,沒有帶口罩,沒有保鏢,什麽都沒有的就那麽的走在街上。

一陣閃光燈對著她狂拍,她也沒有力氣去躲開。任由躲在暗處的狗仔隊消耗著膠卷。這時有個女生弱弱的走過來道:“請問你是丁嵐嗎?”丁嵐這時抬頭看著女生,很普通的一個女生,正熱切的望著丁嵐,丁嵐勉強的笑著搖了搖頭道:“不是。”女生很是失望的跟旁邊不遠處的同伴遞了一個很失望的表情,頓時她的同伴也很失望的看著她。那個女生正準備離開,想起什麽似的,從自己的包裏掏出一包紙巾遞給丁嵐道:“對不起,您的妝全都花了。”丁嵐無聲的接過紙巾,用盡力氣的對著那個女生笑了笑。那個女生卻一下子害羞道:“雖然我不知道您在悲傷什麽,但是無論多大的悲傷後麵總會有幸福的不期而至,希望您能找回您的快樂。”說完女生快速離去。

“無論多大的悲傷後麵總會有幸福的不期而至……”丁嵐一遍又一遍的念著這句話,忽然快色的轉過身,朝來時的路返回。

是的,悲傷過後總會有不期而至的幸福。

當丁嵐再次來到病房的時候,病房裏除了喬子戌守著阿和外沒有其他人。丁嵐推門而進,喬子戌看到來人後驚訝了下,對上丁嵐的目光後微笑的點點頭後便離去了。丁嵐來到阿和身邊,阿和還在昏迷中,她輕輕的摸著阿和的臉,淚水再次湧出來。

“阿和,我是你的嵐兒,我回來了。”

丁嵐一遍又一遍的叫著阿和的名字,緊緊握著阿和的手。

榕樹下,沈遙和木木四目相對的望著對方,最終還是木木先移開了目光。一時兩個人沉默。“你,最近還好嗎?”一陣風揚起了木木的發,沈遙這才發現木木的發長了不少。

“好,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戴維對我也很好。”

沈遙在聽到“戴維”的時候,目光顫了下。

“難道你不想問些什麽嗎?”

“問什麽?問你怎麽成了我姐的男朋友?問你為什麽拋棄我?”木木忽然冷笑問。

沈遙張了張嘴什麽都沒說,就那麽的看著木木。他看的出木木在強烈的抑製住自己的情緒。他朝前走了一步,在木木沒有反應前一把抱過木木,緊緊的抱著木木。木木怔了下,隨後在沈遙的懷裏掙紮道:“放開我,放開我……”此時正是下午,路過的人都不禁側目看他們。

“木木!”沈遙低低的叫著木木。

木木卻依舊的做著掙紮,沈遙俯首低頭,唇落在木木的唇上,木木的聲音淹沒在沈遙的唇裏,所有的聲音變成了含混不清,慢慢的低下去,消失。

側目的路人由最開始的警覺變成了隨即的微笑,不過是鬧了矛盾的小情侶。

沈遙霸道的侵占了木木的舌頭,在吻上木木的時候,沈遙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她。木木在沈遙的唇裏,慢慢的覺出了委屈,混合著眼淚,**在兩個人的口腔裏,沈遙沒有因為木木的淚水而停下來。

在跟丁嵐相處的這些天,他才越發了解了木木的過去。

才越發在無聲的夜裏想念。

如果說當初他有把她當做彌補秦曉琳時的空虛,那麽現在則是發自真心。

她早已經不知道什麽時候在他的心裏生根發芽。深深的占據了他的心,一如遇到秦曉琳之前的占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