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高,路長長,你有誰同行?

戴維和丁嵐一起出了咖啡廳,戴維臉上滿是柔情,誰都沒有注意到拐角處站著的阿和,滿臉傷情的看著丁嵐,丁嵐的臉色雖然蒼白,但是卻在戴維的籠罩下,顯得特別的清麗。

阿和就那麽的看著自己跟丁嵐的距離越來越遠,卻無能為了力。他無法邁動自己的腳步,他隻能看著丁嵐。阿和身後是木木和沈遙。而他們的目光則是落在戴維的身上,沈遙皺著眉看著戴維,似乎在思索什麽。木木輕聲道:“姐怎麽會認識戴維?”說完淡淡的看了眼沈遙,沈遙沒有說什麽。隻是把目光轉移到阿和的身上,阿和失落的站在那裏。木木也不禁把目光落在阿和的身上,阿和左臉上的疤痕還沒有消退,過路的行人都有意無意的看向阿和,阿和卻一點不為所動。

仿佛世界就隻剩他自己。

“阿和哥,我們回去吧,你身上還有傷。”木木走近一步,阿和這才像回神似的,扭過身看了看木木,然後點點頭。“好。”

回到醫院,阿和便電話了律師。沒過多久律師便來了,手裏拿著一份丁嵐差人送來的離婚協議書。阿和拿著那份離婚協議書,在最後落款人的名字上,怔怔的望了很久,很久。最後才在上麵簽上自己的名字。

“阿和哥……”木木忍不住道。

“木木,沒用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是我害的嵐兒成現在這模樣。”阿和把協議書交給了律師後便不再說話。

木木不知道該說什麽,一切都不

是她所能掌控的。

一直沉默站在角落裏的沈遙,此時淡淡的開口道:“丁嵐,她懷孕了。”

他不過是平淡的說出來,卻向雷一樣,炸向木木和阿和。

“什麽,我姐懷孕了?”木木第一個先開口,而後看向阿和,那一刻阿和眼中馬上浮起震驚的神色。他沒想到丁嵐真的願意給他生孩子。

為什麽會是這個時候,讓他聽到這個消息?為什麽?以前無論阿和怎麽要求,丁嵐都會偷偷吃藥,這次她竟然……阿和陷入了頹唐之中。 一切的一切,到底是天注定,還是自作孽?

丁嵐獨自走在回酒店的路上,江城的景色依然這麽好。可是她都沒有心情來欣賞,心裏再次湧現莫名的思緒。她來到長江邊望著大江東去,滾滾江水一去不複返。

很多時候,我們的生活,也如這大江一樣,去了就不會再有回頭的機會。隻能一路奔騰下去,阿和也這般想象,如果沈遙沒有開口的那句話,也許一切都是另一番模樣,但是偏偏沈遙開了口。隻是誰都沒有想到有些事情,總是在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去。

丁嵐摸著肚子,望著沉靜的江水。怔怔了半天,才被電話驚了回神。電話是安姐的,安姐在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麽,丁嵐緊緊的皺著眉。

剛掛掉電話,丁嵐的電話再次響起,丁嵐看了一眼電話,猶豫了半天,才接通電話。

“喂。”

“嵐兒,是我。”

丁嵐默默的看著瘦消的阿和,臉上的傷痕還在。丁嵐抑

製住自己的情緒,淡淡的別過目光。阿和的目光則一直落在丁嵐的臉上,從來到現在都沒有離開過。阿和現在才發現,丁嵐臉色和自己一樣,蒼白。阿和淡淡的把目光落在丁嵐的肚子上,心裏像是忽然生出一根刺。

“什麽時候發現的?”

丁嵐這時轉過目光看向阿和,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

阿和沒有說什麽,隻是眼神裏閃爍著掩不住的失望和失落。曾有多親密的兩個人,一旦有過背叛,便會產生南極北極一樣的距離,即使他們站的很近很近。

“真希望有一天,能聽到他叫我爸爸。” 阿和失落的淡淡道。聲音淺淺的,像是說給丁嵐,卻更像是說給自己。

“我想,你是弄錯了。對不起,我沒有懷孕。”丁嵐冷冷道。阿和淺淺的看著丁嵐,忽然臉上湧出一陣淡淡的笑:“嵐兒,你還記得你曾說過的話麽?你說有一天,你願意放下所有的一切,陪我去天涯海角。陪我去旅行,陪我看遍所有的風景……”

“都已經是往事了,對於往事我不想再回憶了。”

“如果,我說我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你願意麽?”

“阿和,我是個自私的女人。”

阿和抬眼看著丁嵐,丁嵐眼中是無聲的堅定,阿和沉默下去,隨後的淡笑道:“那,祝你幸福,離婚協議書,我已經簽好了。那,再見!”

丁嵐看著阿和離去的背影,想叫卻叫不出來。阿和走的那麽的慢,他的心隨著距離,一點一點涼掉。

(本章完)